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重生大唐皇太子 > 第六十五章:论如何忽悠老爹!
    “父皇明鉴,儿臣今日或许手段欠妥,可恳请父皇暂息雷霆之怒,给儿臣一个解释的机会!”

    说罢,竟是不顾头上的鲜血,一下下的对着李治叩头。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你……”

    李治看着李弘的额头上汩汩流出,心中又急又气,这个孩子,平时那么机灵的人,怎么连躲都不知道躲。

    当下急声说道。

    “吴良辅,还愣着干嘛,快去传御医!快去呀!”

    吴良辅追随了李治这么多年,还从未见过李治如此发火,不由得有些愣神,等到李治第二次催促方才反应过来。

    手忙脚乱的指挥着内侍把李弘扶进了后殿,又急召了太医院的御医前来包扎。

    如此这般忙活了一阵,众人才又回到了大殿上。

    不过与方才不同的是,经过这么一闹,李治心中的怒火已经消减了大半,托李弘的福,原本跪在地上的几位大佬。

    也和李弘一样都被赐了座。

    “弘儿,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治的脸色仍旧是十分难看,可跟刚进殿相比,却是好了许多,闷闷不乐的坐在御座上,问道。

    声音虽冷,可却多了几分平静,甚至隐隐间有些关切。

    “朕明明与你说的清清楚楚,你为何就是……唉……”

    话说到最后,李治又有些激动起来,可是看到李弘额头上刚刚包扎好的白布,最后还是叹了口气。

    “父皇,儿臣自然知道父皇的顾虑,也不曾想过忤逆父皇的心意!”

    李弘平静的说道。

    “不要跟朕玩什么文字游戏,你以为你那套技俩真能瞒得过朕?”

    一提起这个,李治就生气,没想到自己竟然栽在了自己儿子挖的坑里,这么简单的文字游戏,竟然也能让他上当。

    “父皇容禀,儿臣的确不曾想过忤逆父皇的意思,只是这贺兰敏之的确留不得,何况事出紧急,儿臣无奈之下,方才不得不在大堂之上让贺兰敏之伏法认罪!”

    李弘眨了眨眼睛,心道果真是这样。

    其实李治今天这么大的反应,并不全是因为李弘执意要置贺兰敏之于死地。

    说实话,李治虽然想要保住贺兰敏之,可不过是顾及着武后如今尚在孕期,情绪不能过度起伏,而且贺兰敏之毕竟是韩国夫人的儿子,李治还顾念这当年的一点情分,所以才出手相救。

    至于贺兰敏之的命,李治心中真是不大在意,凭他这些年的罪过,杀他八百遍都够了!

    真正让李治心中气急的是,李弘竟然敢公然哄骗他,要是别人,李治早就一刀下去,砍了这个罪犯欺君的家伙。

    可这个人偏偏是自己最喜爱的儿子,就算是李弘不想放过贺兰敏之,也不必如此欺骗于他。

    说白了是李弘的行为让李治感到自己受到了背叛,所以才会如此暴怒。

    “儿臣知道父皇心地仁慈,不愿相信自幼看着长大的子侄犯下如此大错,可父皇可知,如今这贺兰敏之在京中已是臭名昭著,仗着父皇母后的宠爱,肆无忌惮,横行霸道,四处败坏母后的名誉!

    父皇母后兢兢业业,宵衣旰食,为我大唐劳心劳力,可就是因为这贺兰敏之在长安城中横行无忌,让天下百姓都大骂母后扶植外戚,把控朝政,让母后多年来的辛苦付诸东流……”

    李弘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

    “胡闹!”

    李弘的话说了一半,李治就狠狠了拍了一下御座,恨声说道。

    他不是不知道贺兰敏之在外的行径,可一直以为他不过是年少无知而已,况且虽然有人弹劾贺兰敏之,可都是些小事,所以李治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想到如今竟然在百姓之中造成了如此恶劣的影响。

    更何况在李治的心目中,他自己身患风眩,这么多年武后都是在替他治理天下,并且这么多年以来一直背负这骂名。

    加上当年韩国夫人的事情,让李治愈发的觉得对不起武后,如今陡然得知,武后的名誉竟然是被这个自己放纵的侄子给毁坏,如何能够不怒?

    “如今这贺兰敏之更是猖狂至极,且不提他丧心病狂欲要在皇城行刺儿臣,便是他这些年为了敛财,不知道有多少良家女子被他拐卖到了青楼楚馆,就凭此罪,便是将他杀了也不足以平民愤!”

    李弘的声音很轻,并不是慷慨激昂,但是一字一句的说的清清楚楚,不难让人听出他声音中蕴含的愤怒。

    “这……”

    李治也是一时语塞,的确,纵然贺兰敏之是国公,可凭他这些年犯下的罪孽,早就不知道足够死多少次了。

    “殿下此言差矣,拐卖女子的乃是平康坊一干人等,周国公许是受了蒙蔽也说不定,何况就算是周国公有罪,也应当由陛下裁决,如今太子殿下越俎代庖,不顾陛下旨意,强行审理此案,说不是为了私仇,着实让老臣有些难以相信。”

    看到李治脸上犹豫的神色,李弘心中一喜,情知李治的心中已经有所动摇,正准备一鼓作气继续说下去。

    却听见李义府阴测测的声音响起。

    句句致命,分明是在说他李弘罔顾圣意,肆意胡闹!

    “李卿言之有理,不管怎么样,他也是你的表弟,大唐的国公,就算要问罪,你也要和朕商议之后再决定,怎可如此鲁莽行事?”

    李治的话里带着几分怪罪之意,不过却是没有了刚刚的怒意,但话语中的不快却是谁也听得出来。

    李义府你这个混账王八蛋,老子跟你没完!李弘心里早就不知道骂了李义府多少遍。

    不过李弘的确也没打算就这么就能把李治给哄好,眼下李治的确好像是没什么大事了,可实际上李弘的心里清楚,自己的确是明知道李治要保着贺兰敏之,还执意要置他于死地。

    这无疑是真正的违抗圣旨,更何况昨天晚上李弘的的确确是把李治给摆了一道。

    所以这一点,李义府倒是说得没错。

    虽然眼下李治可能心疼李弘的伤势,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可等李治真正冷静下来,以他多年的帝王阅历,必然会在心中埋下一个怀疑的种子,而这个种子对于李弘来说,无疑就是一颗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将李弘打入万丈深渊。

    所以不管李弘说的再多,都必须拿出一个足够让所有人信服的理由,让李治相信,他今天的所作所为的确是迫不得已!

    “陛下,兵部尚书姚崇求见!”

    ps: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