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重生大唐皇太子 > 第六十三章:叫你老小子跟我作对!
    “殿下,何事?”

    张文瓘疑惑的对着李弘问道。

    “张大人,这个人孤要带走!”

    李弘脸上带着一丝狡黠,指着地上被忽略已久的王启年说道。

    “呃,殿下,这刺客……”

    这下不仅是张文瓘,就连在场的其他人也开始疑惑起来。

    “孤何时说过这个人是刺客了?”

    李弘瞪着无辜的眼睛,望着在场的诸位,表情要多纯洁就多纯洁。

    什么?

    你坑爹呀!这货不是刺客你在这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干嘛?!

    “殿下,你分明说……”

    周允元一时气急,怒声说道。

    “周中丞慎言,这堂上的一言一行,都有人记录,孤没有说过就是没有说过,周大人莫不成想在这青天白日之下污蔑不成?”

    李弘一甩袖袍,沉下了脸色,不过眼中却是逸出一丝笑意。

    看着李弘小狐狸一般的脸色,许敬宗暗叹一声,又被耍了!

    许敬宗不用翻也知道,李弘肯定没有说过王启年是刺客,不然他现在不会如此理直气壮,可笑自己一世英名,竟然连着两次在李弘的手里栽了跟头。

    难道自己真的是老了?

    “殿下真是好手段……”

    许敬宗苦笑着说道,他已经记不清自己是第几次对李弘这样说了。

    “许相谬赞了!”

    李弘罕见的带着一丝得意,笑嘻嘻的说道。

    事到如今,许敬宗也反应过来了,那个人是不是刺客根本不重要,李弘的目的也不是要用那个刺客的证词来定贺兰敏之的罪!

    李弘真正的目的是,让贺兰敏之在众目睽睽之下承认自己就是皇城遇刺的主谋,这才是最要命的地方。

    只要有了贺兰敏之的那句话,就足够定罪了,不管那个刺客究竟是真是假!可笑贺兰敏之那个沉不住气的东西,就这么往李弘挖的坑里跳了进去,想救他就没法救。

    看着许敬宗一脸无奈的表情,李弘心中偷笑。

    可算把你这只老狐狸绕进去了,

    自从上次庭审结束之后,李弘便料到平康坊一干人等的证词作用有限,经过上次这么一闹,必定会有人借此发挥,至少,那些人的证词是派不上用场了!

    可是李弘又不甘心就这么放过贺兰敏之这个混账,所以才想出了这么一个歪主意,诈一诈他!

    也是托了狄仁杰的福,上次在平康坊,狄仁杰说贺兰敏之此人好大喜功,急躁易怒,所以李弘才敢冒险一试,若是换了许敬宗这个老狐狸,铁定是咬死了不松口,哪有今天这么容易。

    其实这事很容易想明白,遇刺那天晚上事出突然,李弘怎么会知道那刺客提前服了毒药,更何谈去救人!

    再说了,李弘要是真的有刺客在手,直接就定了贺兰敏之的死罪,何必搞那些毒药试验那么麻烦。

    事情是很容易想清楚,可真正身在局中,就不是那么简单了,李弘先是拿狗试验毒药,又是引诱贺兰敏之发怒,就是为了让他相信那刺客是真的。

    再利用贺兰敏之心虚的过激反应,成功的骗过了许敬宗和在场的所有人,毕竟贺兰敏之是真正的幕后主使,他反应那么激烈,其他人自然也就认为李弘带上来的就是真正的刺客。

    这时候,刚刚去翻了堂上记录的周允元一脸闷闷不乐的走了过来。

    他翻遍了整个记录,发现李弘的确没有明确的说过那王启年就是刺客,不过周中丞大人却是很不服气,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殿下,你明明每句话都暗指那王启年就是刺客……”

    “哦?孤怎么不知道自己说的话还有这么一层意思,莫非周大人说话和其他人不同?有什么弦外之音也全都能听得出来?”

    李弘摊了摊手,无辜道。

    开玩笑?

    他早就算计好了,从始至终他都很小心,只是暗指,绝对没有一句话明言王启年就是刺客。

    最过火的一句话也是贴着贺兰敏之的耳朵说的,只有他们两个人听到了,所以李弘丝毫不担心周允元能够在庭审记录上翻出什么东西了。

    何况暗指这种东西,都是主观臆测,只要李弘没有明确说出来,谁都无法指责他!

    你说我暗指是这个意思,我还说是另一个意思呢!

    这种事扯起皮来,谁也说不清楚。

    “好,好,好!殿下手段高明,那请殿下解释一下,这人的真正身份,又是不是周国公的家奴,右臂上又是如何受的伤?既然他不是刺客,殿下又为何将他带到此处?”

    周老同志一向自诩智计无双,今天被李弘摆了一道,心里相当的不服气,一连串的问题就砸了过来。

    “这人的身份嘛,当然是东宫的洒扫太监,当然,说是内侍省的也无不可但是入宫前不是周国公的家奴,而是英国公府下人,至于右臂,这个内侍素来喜欢舞枪弄棒,拿了孤的宝剑偷偷习练,不小心伤了手臂也是有的。”

    李弘笑眯眯的答道。

    让在场的众人一口老血喷出!

    自己伤了自己?这话您自己信吗?真好意思说出口!

    不过仔细一想,王启年当时说的是“国公爷”,却不是“周国公”!只是当时所有人都下意识的认为他说的就是贺兰敏之。

    “这……这……那殿下又为何要将他带到此处?而且还穿着犯人的衣物?”

    周允元哑口无言,虽然李弘说的很不靠谱,但是他的确也想不出理由来反驳,只好不服气的抓着最后一个问题问道。

    “这不是很明显吗?”

    李弘一脸惊愕的望着周允元,不过眼中一丝调皮的笑意却出卖了他。

    “这个大胆的奴婢偷拿了孤的宝剑,孤对他小惩大诫,关在大理寺的牢房里让他吃吃苦头,才会明白什么叫规矩!至于为什么要把他带出来,当然是因为罚的够了,要提出来训斥一顿!难道周大人以为,孤会为了这么点小错就把他一直关在牢里吗?”

    李弘惊讶的说道,看着周允元的目光充满了不解。

    “殿下你……这是强词夺理,若真是如此,何必在这个时候在大理寺处置?”

    周允元有些气急败坏。

    不过听见这句话,李弘却是沉下了脸。

    “周大人这说的什么话,难道孤处置一个东宫的奴才,何时处置,在何地处置还要征求周大人的同意吗?这御史台的手未免伸的太长了吧!”

    叫你这个老小子跟我作对,气死你!

    ps: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