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重生大唐皇太子 > 第六十一章:老家伙被气疯了……
    贺兰敏之的话一出口,李弘就知道大局已定。

    这次和上次在平康坊可不一样,上一次在场的人尽是李弘的心腹,就算说了也没人会相信。

    可如今却是在三司会审的大堂之上,堂上坐的无不是位高权重之辈,贺兰敏之如此口出狂言,承认自己主使皇城刺杀一事,简直就是在自找死路。

    他这句话一出,无论是谁,也别想再保住他,就算是李治和武后,也要考虑群情汹涌!

    何况,刺杀太子的大罪如果都不杀,那大唐皇族的威严就丢尽了!

    “诸位大人可都听清楚了?”

    李弘沉着一张脸,对着大堂上的几位问道。

    “太子殿下,周国公一时激动之下,难免口误,怎能……”

    大堂上静悄悄的,几位大佬都默不作声,良久,刘仁轨硬着头皮说道。

    哼!

    到现在这个地步了还是顽固不化吗?

    “口误?若非心虚,他贺兰敏之何必如此激动,孤一未动刑,二未诱供,哪来的口误!”

    没想到事到如今刘仁轨这个老家伙还是看不清楚情势,李弘心下恼怒,口气也变得咄咄逼人。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刘仁轨不是第一次领略李弘的口舌之利了,可仍旧忍不住被李弘毫不客气的话气得满脸通红。

    不过李弘却没有就此放过他,步步紧逼的继续说道。

    “何况刘相你身为一介监审,屡屡破坏案情审理,袒护人犯,莫非在刘相心中,我大唐的律法只是摆设不成?”

    “太子殿下你欺人太甚!”

    刘仁轨一下子气得跳了起来,气急败坏的喊道。

    以前李弘虽然对他也是毫不客气,但总算还留有几分体面,毕竟刘仁轨乃是宰相之尊,面子上的工夫还是要做的。

    可是刚刚李弘的一番话,却是毫不掩饰,几乎等同于指着刘仁轨的鼻子开骂了。

    让他如何能够不怒?

    “欺人太甚?孤还有更过分的话呢!刘正则你身为宰相,罔顾律法,媚上欺下,如今皇城遇刺真相已明,你却屡屡阻挠,莫不是这皇城刺杀的案子背后也有你的一份不成?”

    李弘本就身材高大,加上这些日子体魄的锻炼,一声声斥责压迫感极强,到最后直接让刘仁轨跌坐在了椅子上。

    刘仁轨气的浑身发抖,他年逾五旬,已经很久没有人敢对他直呼其名了,正则乃是他的字,李弘乃是小辈,对他直接以字相称,乃是极不尊重的行为。

    尤其是在如此大庭广众之下,一时之间,刘仁轨只觉得羞窘万分,顿时愣在了当场,脸色阴晴不定,指着李弘恨声说道。

    “竖子!竖子!老夫今日和你拼了!”

    说罢,朝着李弘便冲了上来。

    靠,这个老家伙是疯了吧!

    眼见刘仁轨不管不顾的朝自己冲了上来,李弘罕见的在心里骂道。

    先前他虽然说得很过分,可也不至于让这个老家伙到失去理智的地步吧,当了这么多年的宰相,没想到这个老头的心理承受能力竟然这么弱。

    刘仁轨乃是武将出身,虽说年纪已经不小了,可就是李绩那个年纪都舞得动银枪,要是真的打起来,李弘可真是招架不住。

    “正则,住手!”

    眼见情况愈发的混乱,许敬宗怒声喊道。

    从王启年被带上来的时候,许敬宗就知道今天这事恐怕没办法善了了,当时他就想终止审理。

    没想到刘仁轨这个没长脑子的东西,白白的给李弘一个机会,如今情势已经发展道了这个地步,竟然还想着袒护贺兰敏之那个混帐。

    着实让许敬宗一阵气急,是以李弘呵斥刘仁轨的时候,许敬宗并未出言阻止,一来李弘的话虽然不客气,但基本属实,二来刘仁轨这些年过于顺风顺水,许敬宗想着让他栽个跟头也未尝不是好事。

    没想到李弘的情绪如此激动,直接把刘仁轨刺激到了这个地步。

    可许敬宗心里清楚,李弘是储君,刘仁轨是臣,就算李弘做的再过分,刘仁轨也不能直接出手。

    往重了说,这就是谋刺太子的大罪!

    所以尽管许敬宗心中有气,却仍旧急切的开口阻止。

    毕竟刘仁轨和他素来交好,勉强算是他这一系的人马。

    “今日之事,老夫自当禀明陛下……包括今日太子殿下的表现,老夫也会一字不落的面陈陛下,正则你有气,到御前去说!”

    别看许敬宗平时一副笑呼呼的样子,可实际处理起事情来却是果断威严,否则也不会被武后倚为左膀右臂。

    这句话口气严肃,不带丝毫感情。

    既没有袒护刘仁轨,也没有给李弘这个太子丝毫面子,当然,这句话也只有位高权重到许敬宗这个地步,才敢说的出来。

    换一个人了,恐怕还控制不住如今的局面。

    刘仁轨被许敬宗一句呵斥惊醒,抬起来的手硬生生的悬在了半空。

    不过许敬宗这盆冷水倒是让刘仁轨立刻清醒了过来,他能够混到宰相的位置,自然不是毫无心机之辈,如今冷静下来,片刻之间便想清楚了利害关系。

    可众目睽睽之下,又不好意思就此放手。

    直到许敬宗这番“劝解”的话一出口,刘仁轨方才有了台阶下,气哼哼的放下了手臂,冷着一张老脸说道。

    “老夫这就进宫面圣,请陛下娘娘为老臣做主!”

    说罢刘仁轨一甩袖袍,快步离开了大理寺大堂。

    在场一片寂静,只剩下被程武制住的贺兰敏之发出“呜呜”的声音。

    李弘不屑的看着刘仁轨离开的身影,心中冷笑。

    既然敢招惹他,就要做好承受后果的准备,他自问从来没有对刘仁轨抱有敌意,可自从李弘回京以来,刘仁轨便对他处处刁难,先是在政事堂阻挠东宫六率的旨意,后来又对暗中相助贺兰敏之。

    显然是打算和李弘彻底对立了,既然如此,李弘有何必再给他留面子!

    看了一眼许敬宗,这个老狐狸真是好算计。

    刘仁轨这么一进宫,恐怕李治很快就会知道大理寺的状况了,自己倒是给了他一个通风报信的机会。

    看来要抓紧时间了!

    李弘脸上泛起一丝笑容,转身和煦的说道。

    “刘相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跟小孩子一样,不过不妨事,案情审理到了这个地步,该是定罪的时候了吧?”

    李弘的声音懒洋洋的,却透着一股不容拒绝的气势。

    “殿下好手段!只是殿下就不考虑考虑,如何向陛下娘娘解释吗?”

    许敬宗苦笑着说道,今天他算是领教了李弘这一手翻云覆雨的本事,竟然藏着这么一张足够翻盘的底牌,怪不得一开始的时候,李弘对平康坊一干人等的证词毫不在乎。

    自己当时还以为这位太子殿下是被皇帝说服了,如今看来,太子殿下是铁了心要置贺兰敏之于死地了。

    就连皇帝陛下的意思也不顾了,不过这句话倒是许敬宗真正想要问的。

    难道李弘真的不害怕李治怪罪于他吗?

    ps: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