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重生大唐皇太子 > 第六十章:有一种生物叫“猪队友”!
    张文瓘皱着眉头问道,那天晚上他和戴至德在东宫商议的时候,分明听说刺客已然暴毙身亡,如今怎么却……

    不过他这一问,倒是问出了在场所有人心中的疑惑,虽然李弘拿出了种种证据,可其实在场的大佬们仍然不太相信这个人就是那晚的刺客,别的不说,如果李弘说的都是真的,那上次三司会审之时李弘为何不把人犯提出来,而要等到现在?

    李弘扫视着在场的众人,他自然知道他们都不相信,可既然他把人拿了出来,自然不会毫无准备。

    “还是让他自己来说吧!”

    李弘一甩袖袍,对着跪在下面的人犯沉声问道。

    “说吧,当着几位大人的面,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出来!”

    听见李弘的问话,那人犯身子颤了颤,抬头看了一眼李弘,似乎十分害怕,畏畏缩缩的说道。

    “太……太子殿下,小的王启年,内侍省洒扫太监,国公爷派小的入宫……”

    “混蛋,你胡说八道!”

    从王启年一开口,贺兰敏之的脸色便越发难看,等到王启年结结巴巴的说了一半,贺兰敏之终于再也忍不住,气急败坏的朝着人犯冲了上去。

    却不料李弘早有防备,程武一个闪身挡在了王启年的身前,铁箍一般的大手握着贺兰敏之的胳膊,轻轻一甩,贺兰敏之就被扔了回去。

    “怎么,这就沉不住气了?”

    李弘讥笑着说道。

    “殿下,恕老臣直言,此人身份尚且存疑,是否是那晚的刺客尚待查证,证词自然同样不能令人信服,何况今日戴大人不在堂上,一时之间也无法查证,既然出现了新的证据,不如今日暂且停止审理,等此人身份确认之后再行开堂如何?”

    终于,许敬宗叹了口气,缓缓说道。

    今日着实是大出意料,没想到太子殿下竟然真的这么沉得住气,到现在才亮出了这道杀招,看来为今之计,只有拖延下去,即刻进宫请陛下定夺此事了。

    许敬宗心中暗自思量道。

    事到如今,对于这个刺客的身份,许敬宗已经大概能够确认了,应当是那晚的刺客无疑,否则贺兰敏之不会那么大的反应,何况那人犯的声音尖利,明显是内侍出身,虎口尚有粗茧,必定是习武之人,几重因素互相结合,让许敬宗越发确定那人犯的身份。

    况且这是三司会审的重地,就算李弘有再大的胆子,也不敢说谎欺瞒,只是如今李弘会这么轻易的放手吗?

    肯定不会!

    当下李弘一步不让的寒声说道。

    “笑话,暂停审理?自孤遇刺以来,已有数月之久,父皇母后屡次下旨申斥,如今还要继续延后,莫非各位大人都是吃干饭的吗?”

    口气森寒,如同宝剑出鞘。

    李弘怎会不知道许敬宗打的什么算盘,今天的三司会审,乃是他好不容易才蒙骗了李治允准的堂审,今天一旦停止审理,闹到李治哪里,这个案子再想要处理就困难了。

    到时候,李弘不但得罪了李治,而且也没能把贺兰敏之这个混账拿下,可真是鸡飞蛋打,赔了夫人又折兵。

    何况,拖延就意味着变故,且不说下一次堂审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万一要是这段时间中,人犯跟平康坊那帮人一样暴毙身亡怎么办?

    聪明如李弘,怎么会犯这种错误!

    许敬宗没想到李弘说翻脸就翻脸,愣了一下正准备开口,却见刘仁轨跳了出来说道。

    “殿下,这人犯若真是那晚的刺客,便请殿下当场拿出证据,否则恕老臣难以认同!何况若这刺客身份为真,为何上次会审殿下未曾将人犯提出,反倒是拖到了如今这个时候!”

    刘仁轨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可他却是思虑更多,若是真的禀明李治,无疑会多了许多的变故,谁知道李治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万一看到了刺客,又突然改变了心意该怎么办?

    如今看太子殿下如此声色俱厉,必是色厉内荏,倒不如就此在堂上彻底否了那刺客的身份来的省事。

    不怕你问,就怕你不问!

    李弘心中暗笑,要是真的按许敬宗的办法来,或许贺兰敏之还有一线生机,可刘仁轨这么一跳出来,可就正应了李弘的心意。

    今天他准备了这么久的杀招,自然是有了万全的准备!

    照理来说,许敬宗的处理方案是现在这个情况下,最好的处理方案,不过可惜的是,老许同志不明白世界上有一种生物,名字叫做……猪队友!

    看见刘仁轨急不可耐的跳了出来,许敬宗心中暗叹一声。

    人家既然出招了,自然会考虑到你会这么问,结果你还这么傻啦吧唧的往人家的坑里跳。

    真不知道你这个笨蛋是怎么混到宰相的位置上的!

    不过刘仁轨再怎么说也是监审,既然他已经说了话,许敬宗也不能压着他,只好继续生着闷气,祈祷李弘真的是没有后招了。

    “王启年那时候身受重伤,上次堂审之时尚未痊愈,自然是不能带出来……”

    然而祈祷是没有用的,李弘眉间泛起一丝笑意,缓缓说道,顿了一下,口气带着几分轻蔑,转头向着贺兰敏之说道。

    “周国公消息如此灵通,出事第二天就知道刺客身上带着雍王府的令牌,还‘好心’前去提醒孤那个傻乎乎的六弟,难道不知道刺客那天晚上右臂被孤的亲卫所伤?”

    李弘冷笑着看着贺兰敏之。

    忽然伸手“呲”的一声,撕掉了王启年右臂上的白色囚服。

    只见王启年的右臂上,一道狰狞的伤痕刚刚愈合,而且习武之人一眼就能看出,那就是剑伤无疑。

    “李弘你这个贱人,我杀了你!”

    看着王启年右臂上的伤痕,贺兰敏之面如死灰,忽然一下子朝着李弘扑了上去,却发现自己被程武牢牢的抓住,动弹不得。

    “许相,事到如今,难道还不明白吗?”

    李弘沉下脸色,寒声对着许敬宗问道。

    “这……”

    “当着诸位大人的面,口出污言秽语,妄图行刺太子,难道许相还要继续保着这个混账东西吗?”

    李弘步步紧逼。

    许敬宗张了张口,却最终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

    “说,派人前往皇城之中刺杀孤的是不是你!”

    眼见许敬宗如此反应,李弘心中暗喜,面上却不露半分,转身对着贺兰敏之冷声问道。

    贺兰敏之看着许敬宗的样子,一下子心如死灰,情知自己今天无论如何也逃不过一劫,当下眼中露出满满的怨毒之色,对着李弘疯狂的喊道。

    “就是我又怎样,你这个贱人该死!你和你那个下贱的母后统统该死!只可惜为什么没有成功,不过不要紧,你这种卑贱的人,最后一定会……”

    李弘眼中泛起一丝厌恶,挥了挥手,程武立刻会意,拿出一段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白布堵住了贺兰敏之的嘴。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ps: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