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重生大唐皇太子 > 第五十九章:好像你没有上当一样……
    说那些平康坊的人证词不足采信,其实是有些牵强的,李弘若是真的不认账,其实也不是不可以,但如此一来便失了名正言顺,牵扯不清。

    而且李弘也是考虑到了张文瓘的处境,今天帮贺兰敏之脱罪的事情,分明是出自李治的授意,今天张文瓘如果坚持要用原本的证词为贺兰敏之定罪,虽然不是不可以,但是却会得罪李治。

    甚至还会得罪在场的许敬宗和周允元,对张文瓘以后的仕途大为不利。

    所以李弘方才出言阻止张文瓘在这件事情上继续纠缠下去,反正他有更好的法子,不怕他贺兰敏之不上钩。

    就算最后不成,就凭拐卖女童的案子,李弘也一定会办了他!

    “呃,太子殿下此话何意……”

    许敬宗惊愕了片刻,开口问道。

    昨晚李治暗示他李弘今天会放过贺兰敏之,许敬宗本来还不信,可是今天一开堂李弘便静静的坐在一旁一言不发,让许敬宗渐渐放下了心。

    可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难道太子殿下有其他的证据?

    许敬宗眼中惊疑不定。

    “孤自然是有证据证明,他贺兰敏之就是皇城刺杀的幕后主使!”

    李弘淡淡的开口。

    “你胡说!”

    一听见李弘的话,贺兰敏之当即就跳了起来。

    不过看见李弘背后的九歌淡淡的瞟了他一眼,顿时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立刻便没了气势。

    “殿下请说……”

    张文瓘此刻也冷静了下来,知道这二位之所以说这样的话,大半是帝后的意思。

    不过他却是从来不知道这个案子有了新的证据,所以才死扣这平康坊一干人等的证词,可是现在看太子殿下的反应,难道是狄仁杰有了新的进展?

    张文瓘顺着李弘的话头继续问道。

    “贺兰敏之,你不会真以为你的毒药竟然是天下无解的毒药吧?”

    李弘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对着贺兰敏之问道。

    “你说什么鬼话,我……我不知道!”

    自从李弘回京以后,贺兰敏之见他一次便挨一次打,此刻见到李弘人畜无害的笑容,心中却是不免生出一股凉意,总感觉李弘对他不怀好意!

    好吧,李弘的确是不怀好意,贺兰同学难得智商在线了一回,也算是回光返照了……

    “程武,去把孤备下的东西拿来!”

    李弘却是轻轻一笑,懒洋洋的吩咐道。

    不多时,程武牵来了一条狼狗……

    “殿下这是……”

    在场的大佬们看着李弘一阵发愣,就连张文瓘也摸不着头脑了,这可是三司会审的地方,牵一条狗来干嘛?难道这只狗能帮他们作证?

    李弘却是没有理会其他人的惊愕,起身说道。

    “孤手下有个侍卫,乃是江湖出身,据说这江湖上有一种毒药,名为五蚀散,无色无味,服下此毒之人,毒发之前毫无症状,但是却可以按照剂量控制毒发时间,短则片刻,长则几日,中毒者便会毒发!周国公可明白孤在说什么?”

    贺兰敏之听见李弘的话,早已经汗如雨下,强撑着说道。

    “没想到堂堂太子殿下,竟然干起了研究毒药的勾当!”

    “哈哈哈,这杯茶里,孤放了大剂量的五蚀散,片刻之间,便可令人暴毙!”

    李弘冷笑着,让程武端上来一杯茶,喂给了那条狗。

    不过片刻之间,那只狗便开始抽搐起来。

    “殿下……”

    在场之人还是一头雾水,许敬宗刚刚准备开口,却看见程武又摸出一小包草药一样的东西,喂给了大狗。

    神奇的是,那狗片刻之间便又活了过来。

    “孤遇刺的那天晚上,那名刺客所中的毒就是五蚀散!”

    程武把狗牵下去之后,李弘对着在场的人说道。

    口气中带着一丝讥讽,看着贺兰敏之的目光也忽然之间变得冰冷起来。

    “不过可巧的是,孤身边的有个侍卫出身江湖,正好懂得这种毒药的解法……”

    李弘顿了顿,似笑非笑的看着贺兰敏之突然间变得苍白的脸。

    “不可能,不可能,你一定是在诈我,对不对?一定是!你一定是在诈我!我不会上当的……不会上当的……”

    贺兰敏之低着头喃喃自语,忽然抬起手指着李弘,癫狂的喊道,声音因为极度紧张已经变得有些尖利!

    看见贺兰敏之这副样子,在场的几位那还不明白事情的真相,许敬宗不由地暗暗叹了口气,这周国公果真是烂泥扶不上墙,真是沉不住气。

    不过却不能就此不管,暗中打了个眼色,刘仁轨即刻会意,站出来沉声说道。

    “殿下的意思是那名刺客还活着,这不可能!老夫曾亲自前往刑部查验尸体!确认刺客已死!”

    李弘带着几分惊奇的看着刘仁轨,没想到他还真是小看了这个老家伙,他能混到这个地步果真不是一点本事都没有,竟然心细到去刑部查验尸体。

    不过……嘿嘿……

    刘仁轨的话像一盆冷水,生生的浇在贺兰敏之的头上,让他瞬间清醒了过来,冷笑道。

    “李弘你真是黔驴技穷,以为这样就能诈到本国公吗?有本事你把人带上来啊!”

    说的好像刚刚没有诈到你一样?

    李弘心中冷笑,看向刘仁轨的目光更是带上了几分冰冷。

    不过你们以为这样,他李弘就没办法了吗?

    天真!

    李弘轻蔑了笑了一声,凑到贺兰敏之的耳边轻声说道。

    “周国公不要忘了,那天晚上押送刺客前往刑部的人,乃是孤的老师戴相公,你就那么确定,孤会将真正的刺客送到刑部那种地方?或者说,刘仁轨在刑部看到的那个死去的人就是那天晚上的刺客吗?”

    口气轻缓,却森寒如冰,硬生生将贺兰敏之吓得冷汗直流。

    “既然周国公自己找死,程武,把人犯带上来!”

    李弘后退几步,似笑非笑的看着贺兰敏之一脸惊惶,淡淡的对着背后的程武吩咐道。

    不多时,程武从堂外带着一个蓬头垢面的人犯进来。

    那人身穿囚服,手脚上都带着重重的枷锁,面白无须,双眼无神,一副心如死灰的表情。

    “殿下,这……真的是那晚的刺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