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重生大唐皇太子 > 第五十八章:认输可不是我的风格!
    第二日,大理寺。

    审理的人马还是和上次的一模一样,大理寺卿张文瓘,门下侍中许敬宗,御史中丞周允元共同主审,尚书右仆射刘仁轨会同太子李弘监审。

    唯一不一样的是,这回李绩那个老家伙告了病假,溜号没来。

    李弘默默的抿着茶,昨日他刚刚回到东宫,便听到了消息,说是李治连夜宣召许敬宗和周允元进宫面圣,至于谈的什么可想而知。

    暗暗握紧了袖袍里的拳头,李弘的脸上泛起一丝冷笑。

    贺兰敏之,你以为有父皇保着你便没事了吗,今日便好好看看,究竟是谁胜谁负!

    眼见人差不多都到齐了,张文瓘清了清嗓子,叫人将贺兰敏之带了上来。

    “我冤枉啊!”

    贺兰敏之一进来就大声的喊道。

    不过声音里不仅没有含冤受屈的悲苦之意,反倒透着一股子嚣张的意味。

    一脸挑衅的看着李弘。

    这小子身上的伤倒是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上次中毒的事经过这一个多月的调养,也看不出了痕迹。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此刻精神奕奕,一身月白长衫,手中依旧是折扇轻摇,洋洋得意的站在堂上,好一个翩翩美少年。

    如果不是看向李弘眼中的愤恨破坏了这副场景的话……

    “周国公,上次庭审你既已承认平康坊一干人等皆是周国公府的家奴,那么他们的证词真实性也应当确凿无疑,你还要再继续抵赖吗?”

    张文瓘一拍惊堂木,厉声喝道。

    “张大人这是说的什么话,那掌柜的的确是本国公的人,可他死前说的明明白白,那份证词乃是刑讯逼供,何况如今人已经被某些人暗害了,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所以你手中的证词恐怕不足以采信吧!”

    贺兰敏之摇了摇手中的折扇,流利的说出了一番话。

    临了,还不忘递给旁边的李弘一个挑衅的眼神。

    李弘摇了摇头。

    这小子,演戏也演得这么差,跟背台词似的!

    想也知道,贺兰敏之这个家伙,哪能说出这么条理清晰的话,怕是昨天晚上有人连夜教了这么一番台词,才让他今天智商罕见的在线了一回。

    看了一眼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的刘仁轨,李弘心中失笑,这个老家伙真以为自己不知道昨晚他暗自前往周国公府的事情吗?

    “你!”

    听见贺兰敏之巧言令色的话,张文瓘不由地气急,他生性方正,眼中最是揉不得沙子,也正是如此,李治才放心将大理寺卿这个位置交给他。

    那天在堂上的情形,明眼人都看的出来,是贺兰敏之自导自演的一出好戏,结果阴差阳错之下,才被李弘破了局。

    现在竟然还好意思把这件事拿出来说?

    “张大人稍安勿躁,周国公说的也并非没有道理,只是如今那掌柜的已死,他的证词自然也应当作废,至于是谁杀了他们,以后慢慢追查即可,当务之急是洗清周国公的冤屈啊!周大人说呢?”

    许敬宗抚着胡须,笑眯眯的劝解道。

    言语之中已经将贺兰敏之定为了被冤枉的人,让张文瓘心中气急,只是碍于老许的身份,只好闷声坐下。

    许敬宗瞥了一眼大堂上自鸣得意的贺兰敏之,眼中飞快的闪过一丝厌恶,其实他心里对这个不知轻重的周国公早已经腻歪透了。

    到现在还在想着攀诬太子殿下,也不想想,自己现在能不能脱罪都是难事,竟然还想着拉别人下水。

    昨晚李治紧急召见他和周允元,虽说言语中透出让他们今日保着贺兰敏之的意思,可许敬宗心中总是不安,自从李弘回京之后,好像什么事到了他手里,都会发生变故。

    今天李弘还没出什么幺蛾子,贺兰敏之这个没脑子的东西竟然还敢挑衅?

    不过就算再不喜欢这个家伙,现在也必须要保住他,不仅是因为李治的暗示,也是为了武后。

    如今武后有孕再身,对于前朝的力度势必要减弱,若是这个时候贺兰敏之被拿下,很可能会成为一种讯号。

    一种对武后极为不利的讯号!

    所以作为武后的心腹大臣,许敬宗决不允许这个时候贺兰敏之被拿下。

    只是看着李弘似笑非笑的表情,他就莫名的感到今天的事情不会那么容易。

    “许相说的是!依我看来,行刺太子殿下必定另有其人,周国公怕是受了无妄之灾!”

    周允元一脸严肃,缓缓说道。

    李弘撇了撇嘴,别看周允元这个老东西一脸的严肃,可实际上却是一个圆滑的老家伙,周旋于各方势力之间,却又不属于哪一方的势力,着实是一个滑不溜秋的老泥鳅。

    他必然是昨晚进宫后得到了某种暗示,今天才会这么下死本支持贺兰敏之。

    “两位此言差矣,那证词明明……”

    张文瓘没想到这二人也睁着眼说瞎话,被两人左一言右一语气的脸色涨红,正欲开口分辨,却被李弘开口打断。

    “既然二位都觉得掌柜的证词不足采信,便不采信吧!”

    李弘笑吟吟的说道。

    看着张文瓘惊愕的神情,李弘调皮的眨了眨眼睛,示意他稍安勿躁。

    昨晚李治并没有将张文瓘一并召进皇宫,一来李治知道他生性严正,必然不会同意这种事情,二来张文瓘乃是李弘的心腹,就算说了恐怕也没用。

    所以李治干脆就只让许敬宗和周允元两人进宫,免得麻烦,归正李弘已经答应了不找贺兰敏之麻烦,凭这二人应该压得住场子。

    所以张文瓘并不知道今日的事情,才会如此激动。

    不过李弘倒是早料到了这种情况,既然他今天过来了,自然是早有准备,不会让贺兰敏之这么轻易的逃了过去。

    “既然太子殿下也如此认为,那便是认同周国公无罪喽!”

    一直沉默的刘仁轨却是抚着胡须,笑眯眯的说道。

    还真是作死!

    真以为他李弘除了那些平康坊的人的证词,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刘相此言差矣,虽然那些人的证词不足采信,可这并不能说明贺兰敏之与皇城遇刺一事无关!”

    李弘收敛起眉间的笑意,正色道。

    口气冷冽!

    ps:在推荐位上最后一天,明天恢复正常更新,大家都把推荐票砸过来吧!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