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重生大唐皇太子 > 第五十七章:就知道没安好心……
    李治和武后的脸色也有些微微泛红,若论起来,他们如今都是要抱孙子的年纪了,却又要再添一个孩子,而且当着自己儿子的面说出来,着实有些不好意思。

    “恭喜父皇,恭喜母后!”

    不过这终归是一件好事,李弘愣了一下,随即开口说道。

    “你母后怀孕已有一个多月了,御医也是刚刚诊断出来,这些日子你母后疲劳过甚,才导致了晕厥,不过所幸都平安!”

    李治此刻精神焕发,仿佛又年轻了好几岁,笑呵呵的说道。

    “父皇,此次怕是安定皇妹在天有灵,想让父皇母后儿女双全来着!”

    李弘灵机一动,笑嘻嘻的说道。

    这个孩子简直来的太是时候了!

    下午的时候,李弘贸贸然的提起了那位死去的安定公主,可以说是揭起了武后的伤疤,虽说李弘和武后的关系不大好,可毕竟武后是李弘的母亲,李弘不想把关系闹得太僵,可当时的确实属无奈。

    如今刚刚闹出这件事,晚上武后就被诊断出怀孕了,简直是天赐的巧合。

    若是这一胎真的生了一位公主,那下午李弘就不是揭了武后的伤疤,反倒会让帝后觉得,是武后放下了当年的事,才让安定公主又送了一个女儿过来。

    这个时候的人,多多少少有点迷信,若是这个女儿真的出生了,那么李弘下午的举动不但无过,反而有功!

    恐怕李治和武后都会因为李弘替他们解开了心结而高兴!

    不过李弘此话一出,大殿内倒是沉寂了片刻。

    “弘儿妄言了,安定哪有那么大的本事,无论是儿子还是女儿,父皇都高兴!”

    李治担心的望了一眼武后,嘴角勉强一笑说道。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他当然希望李弘说的是真的,李治知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武后这么多年的心结就会彻底打开。

    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他和武后已经接连生了三个儿子,所以他着实没什么把握这一胎会是女儿。

    若是话说的太满,到时候生出来是个儿子,那怕是会让武后的心结更重!

    “父皇你相信儿臣,一定是这样,定是安定皇妹不忍离开母后,才想要回来陪伴父皇母后,何况父皇母后一向仁和,必会儿女双全!”

    李弘一拱手,信誓旦旦的说道。

    开玩笑,他怎么会放过这个天赐良机。

    他清清楚楚的记得,李旦并不是武后和李治的最后一个孩子,他们的最后一个孩子是那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太平公主。

    本来他孩子奇怪,为什么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妹妹,如今看来,八成武后这次怀的这个孩子就是她。

    “弘儿所言当真?”

    武后却是起身对着李弘问道,声音虽然竭力保持平稳,可李弘仍然能够听出有一丝的颤抖。

    看来武后的这个心结确实是很深啊!

    “必定!”

    李弘沉声说道。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陛下,臣妾要去为皇儿祈福!”

    眼见李弘如此坚定,武后慢慢的抚着自己的小腹,满脸的慈爱,转身进了后殿。

    武后信佛,自从安定公主死了以后,武后便在后殿设了一座佛像,为安定祈福。

    如今怕是去后殿还愿去了。

    “弘儿,你可真是莽撞!”

    看着武后步履匆匆的背影,李治摇了摇头,对着李弘嗔怪道。

    “不过也好,贤儿你带着两个弟弟先回去吧,我和你五哥有事商议!”

    不过随即,李治敛去脸上的笑意,对着一直陪在武后身边的雍王李贤说道。

    眼见李贤乖乖的带着李显李旦退下,李弘也收拾好心情,因为他知道接下来李治要跟他谈正事了。

    就算武后怀孕了是大喜之事,也不至于在这个时候把他们几个一起召进宫来,李治必然是有不好当着外人的面说的事要和李弘谈。

    而且大半是因为武后怀孕这件事。

    “弘儿啊,据说皇城遇刺的案件已经开审了?”

    定了定神,李治缓缓开口道。

    不过这话顿时让李弘心里一紧,果然是因为贺兰敏之的事!

    “回父皇,政事堂诸位相公接到旨意之后,便三司会审了此案,不过审理过程中,因为周国公涉及拐卖女子一案,所以皇城遇刺案尚未审结,不过周国公乃是这拐卖女子一案的幕后主使,已然确定。”

    李弘面色不变,恭谨的回答道。

    他当然知道,三司会审的结果李治早就已经知晓,如今这么问他,不过是在试探他的态度罢了。

    李弘如今拿捏不准李治的意思,只好如实回答道。

    “咳咳,那个弘儿啊,敏之这个孩子是父皇看着长大的,平时是有些荒唐,和你也有一些过节,可若说是派人行刺你,怕是没有那个胆量,拐卖女子怕也是被人蒙蔽所致……”

    不过李治显然是对李弘的回答不太满意,轻咳两声,带着几分不好意思说道,因为就连他自己也不太相信自己的话,贺兰敏之这些年在外面做的事李治也不是不知道,弹劾他的奏折都摆满一屋子了,只是李治一直怀着对贺兰敏之的母亲韩国夫人的愧疚,装作不知道而已。

    李治的话说了一半,李弘却是冷声说道。

    “父皇,儿臣与周国公虽有过节,可不至于做诬陷他这种下流手段,拐卖女子一案,乃是周国公亲口承认,三司会审的结果,与儿臣无关,至于儿臣遇刺一案,尚未审结,儿臣不敢妄下定论。”

    眼下不是朝堂之上,所以李弘稍稍放肆了些,何况就算不谈遇刺的事,单凭贺兰敏之敢把爪子伸向那些孩子的事,李弘就不会放过这个混蛋。

    就算是李治来说情,李弘也不会动摇。

    “你!”

    李治面色一阵涨红,有些气急。

    这个儿子平常这么懂事,这么这个时候就这么执拗呢!

    不过想起当年李弘和贺兰敏之的过节,李治叹了口气,轻声说道。

    “弘儿,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敏之他毕竟是你母后身边唯一一个侄儿了,你就不能放他一马吗?”

    李治的姿态可谓摆的很低,几乎是用商量的语气说的,倒是让李弘不由地叹了口气。

    他这位父皇就是这个性子,心软!

    当初自己遇刺的时候信誓旦旦的说无论是谁,绝不放过,如今查出来是贺兰敏之却又犹豫了。

    况且武后如今又刚刚怀孕,李治的意思很明显,动了贺兰敏之绝对会刺激到武后,这是他无论如何都不能允许的。

    但是刺杀太子也不是小事,所以李治只好私下里过来和李弘商议,希望李弘能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最起码熬过武后生产的这一段时间。

    李弘何尝不知道自己这位父皇的心思,一见武后有孕,便开始顾及此事。

    可若是一拖再拖,恐怕再想动贺兰敏之就难了,说不准到时候会有什么变故发生,再或许时间一长,这案子就会彻底不了了之,这让李弘如何能够甘心。

    可李治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李弘又怎么拒绝!

    “父皇,拐卖女子一案周国公已然认罪,至于皇城遇刺一案,尚待审理,儿臣相信诸位相公们的能力,只要是三司会审得出的结果,儿臣绝无异议!”

    李弘沉吟了片刻,缓缓说道,脸上也露出一丝无奈之色。

    不过听见这句话,李治倒是欣慰的点了点头。

    自己这个儿子果然还是体谅自己的难处的,拐卖女子的罪名虽重,可却奈何不了一个国公,至于三司会审,只要李弘松口了,那几个老臣那自然是好办,

    “好!好!既然如此,明日便让刑部将拐卖女子的卷宗送上来,吴良辅,传旨,明日三司会审太子皇城遇刺一案!”

    既然李弘不再咬着不放,李治倒是松了口气,当下便对着吴良辅吩咐道,今日回来的时候,他已经交代过许敬宗,现在李弘也答应了自己,便尽快了结此事吧!

    李治思量着,吩咐完了方才觉得有些对不住李弘,刚想开口安慰两句,李弘却先开口道。

    “父皇,天色已晚,无事儿臣便告退了。”

    李治叹了口气,知道今天让李弘有些不悦,不过也没办法,本来他也是决心要严惩贺兰敏之,可是如今武后有孕,自然不得不改变计划。

    看着李弘黑着一张脸,李治也有些无奈,只好说道。

    “那好吧,弘儿便先回去吧!”

    李弘转身出了大殿,原本不悦的脸色却泛起一丝笑容。

    他真的会就这么放过贺兰敏之吗?

    答案是肯定不会。

    既然他贺兰敏之敢做,就不要怪他李弘狠辣,想起那天在平康坊的后院,那些女孩瑟瑟发抖的身躯,充满恐惧的神情,李弘就恨不得剁了这个混账。

    可李弘更加清楚的是,仅凭这么一件案子,根本没办法把贺兰敏之如何,何况武后现在还怀着孕,作为武后唯一在身边的侄儿,自然是没有人敢动他。

    所以李弘必须尽快敲定他行刺太子的事,这是谋逆大罪,只要定了罪,无论是谁都无法再袒护他,就算是李治也不行!

    何况三司会审乃是除了御审之外最高级别的司法程序,即使是皇帝也不能轻易推翻。

    李治只想着李弘答应不会质疑三司会审的结论,可若是三司会审的结论是贺兰敏之主使的皇城遇刺一事,李治自然也不能质疑,而且必须按照律法严惩于他!否则就不是有损皇家威严那么简单了。

    李弘转身回望这夜色中的大明宫,一切都取决了明日的会审了!

    ps:明天就要下推荐了,今天晚上最后一次加更,三千字大章送给大家,最后一天,大家的推荐票都不要藏着了,喜欢皇太子就砸过来吧,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