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重生大唐皇太子 > 第五十三章:胆大才能过关……
    李弘丢了一个眼色给自己背后的李绩,意思是让他赶快出来解释,武后暴怒成这个样子,他自己根本搞不定。

    原本李弘还想着武后既然已经默认了,回来之后让李绩出面解释一下,估计也就差不多了。

    毕竟李绩的身份在那摆着,武后封后的时候金册凤印都是由李绩代为奉上,对于李绩,武后还是十分敬重的,这也是李弘今天非要死啦硬拽把李绩拖过来的原因。

    可谁知道李义府那个老东西竟然暗中截下了消息,天知道如今武后陡然闻听这个消息,心中的怒火之盛,别说是李绩了,就算是李治亲自劝也不一定顶用。

    可不管怎么样,不能让我一个人承担火力,是以李弘很没义气的直接把李绩给供了出来!

    原本以李绩的身份,今日是不必过来迎候的,毕竟帝后不是第一次临幸东都了,对于老头子来说,帝后回京也不是什么大事。

    可是今天一大早上,李弘就急急忙忙的赶到英国公府,说什么都要把他拉过来,现在李绩才知道,原来这小子打的是让他背黑锅的主意。

    果然,李弘的话一出,武后的眼睛微微眯起,目光投向了在一旁百无聊赖的李绩。

    “启禀娘娘,老臣年纪大了,所以这些事也操持不动了,最多提了几个建议,这最终的主意还是要太子殿下来拿!”

    老头子抬了抬眼皮,有气无力的说道。

    一下子又把皮球踢了回来。

    哼哼,当他老头子是那么好利用的吗?

    听见李绩如此说道,李弘只感觉头皮发麻,而武后的脸上却闪过一丝笑意,缓缓开口道。

    “弘儿,英国公所说可否属实?”

    语气冷峭,让李弘头上的冷汗不断滴了下来,偷偷瞄了一眼李治,却见李绩神思不属,呆呆的坐着,如此大的动静都没能让他反应过来。

    看来不能靠别人了,只能靠自己了。

    李弘犹豫了片刻,握紧了袖袍中的拳头,面带悲色,缓缓说道。

    “母后,若是安定皇妹知道,母后因她而如此多年郁郁,株连多人,想必在天上也不得安息啊……”

    安定公主,就是李弘那个传言中被王皇后扼死的妹妹,封号安定,谥号思!

    当初李弘乃是武后在感业寺生下的孩子,刚一出生就被李治安排到其他地方抚养,稍大一些被接回宫中却是直接被封为太子,移居东宫,所以李弘和武后自幼便不太亲昵。

    反倒是李弘的妹妹安定公主,从一生下来就是武后在亲自照料,更像是武后的第一个孩子。

    关于当年的事情,李弘也听到了许多传言,不过无论他这个妹妹究竟是如何死去,在武后心里,必然是将此事归在王皇后的身上。

    加上这么多年以来,武后又先后给李治添了三个皇子,却没有一个女儿,她内心里一直觉得是安定在怪她,所以让她没有女儿。

    这件事已经在武后心里成为了一块心病,从来没有人敢提起,今日李弘也是被逼的急了,才把心一横,说出了这句话。

    不过这句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忍不住为太子殿下捏一把冷汗。

    武后冷峭的脸色也缓缓变得柔和起来,跌坐在御驾上,再也不复刚才的强势,眼角慢慢的流出了眼泪,口中喃喃。

    “安定……”

    李治伸手将妻子搂在怀里,拭去她脸上的眼泪,叹了口气说道。

    “媚娘,弘儿说得对,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该放下的就放下吧!”

    武后毕竟是武后,不过片刻之间,便意识到自己失态了,慢慢的从李治的怀里起身,脸色也逐渐恢复了常态。

    只是神色之间,仍旧带着一股浓浓的悲伤。

    李治看了一眼妻子,多年的夫妻了,他一直知道武后有这个心结,可却从不敢提起,没想到今日李弘这个不怕死的竟然敢如此贸贸然说了出来,不过也好,总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

    手压了压,李治收拾好脸色,温声说道。

    “方翼,常之,你二人也起来吧!这些年苦了你们了,既然弘儿将东宫六率交到你们的手里,朕也就放心了。”

    “谢陛下,谢娘娘!”

    二人缓缓的起身,腿已经有些发麻了,向着李弘的方向投去了一道感激的目光。

    尤其是王方翼,心中感慨万千,天知道武后刚刚发怒的时候他心里有多么害怕,不过这么一会,他便觉得自己在鬼门关走了好几遭。

    他明白,若不是李弘力保,今日他的官职丢了不说,说不准连性命都保不住!

    李弘此刻也终于松了一口气,这关总算是过了。

    既然他老爹发话了,那以后便不会有人再揪着王方翼的过去说事了,就连武后也不会再在明面上说什么,毕竟李治才是大唐的皇帝。

    瞥了一眼身后的李绩,却见李绩正好对着李弘狡黠的眨了眨眼睛,让李弘简直对这个不负责任的老家伙恨得牙痒痒,人明明是他举荐的,到最后让自己背黑锅。

    不过李弘同学此刻显然是选择性忽略了这个黑锅本来就是他推给李绩的。

    “好了,既然都到了这里了,朕便看看方翼你调教出来的将士是如何的骁勇?”

    王方翼之前曾经在禁军呆过一段时间,那时也深受李治的器重,只是顾及到武后的感受,李治才一直选择性遗忘了他的存在。

    如今李弘把他重新启用,李治的心底里还是有几分高兴的,当下便对着王方翼说道。

    说罢,李治便牵着武后下了御驾,往大营中走去,独留李弘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明明训练方法都是他李弘的心血,怎么到了李治这里就全变成了王方翼的功劳,可怜他熬了几个晚上才写出来的训练计划,一个多月在大营的辛辛苦苦,被李治这么一句话就轻描淡写的带过去了……

    好吧,就算他是太子,不能在军队这方面表露出太多的才华,可你也不能把所有功劳都给我抹杀掉吧,李弘郁闷的望着他老爹的身影,心中腹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