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重生大唐皇太子 > 第五十二章:老狐狸,我顶不住了!
    李治歪了歪头,面带戏谑的看着李弘调侃道。

    不过话语虽是责怪之意,可语气却十分轻松。

    “父皇过誉了,周亚夫将军乃是当世名将,儿臣岂敢与他相提并论,何况我大唐的军队,皆是父皇的属下,岂有不遵圣旨之理!”

    李弘笑呵呵的说道。

    开玩笑,细柳营是什么?周亚夫那个榆木疙瘩,皇帝去了都不开门,说什么‘军中闻将军令,不闻天子之诏!’,简直是找死,也就是遇上了汉文帝那么好的性子,才会放过他,还夸他治军有方。

    可李弘是谁,他是太子!平常的军队这么干也就罢了,可东宫六率是什么?是太子的私军,一支不听皇帝的圣旨,只遵从太子的命令的军队是想干嘛?李弘要是敢这么干,保不准李治片刻之间就能解散了东宫六率!

    没看见李治听说那些将士们见皇帝检阅如此开心,都笑的合不拢嘴了!

    在大唐,所有的军队都必须掌握在皇帝的手中,哪怕是东宫六率也不例外,只有让李治觉得这支军队仍旧在自己的手里,东宫六率才会真正安全,对于这一点,李弘还是拎得清的。

    “卑职太子右卫率王方翼参加陛下,参加娘娘!”

    “卑职太子右卫副率黑齿常之参加陛下,参加娘娘!”

    王方翼和黑齿常之早就在大营门口迎候,眼见御驾前来,连忙行礼道。

    本来李弘以为李治今日回京之后会歇息几日再来检阅,所以没有通知二人准备,没想到被李义府这么一打岔,李治来了兴致,竟然当即要过来。

    所以一接到李治要到东宫六率来的消息,他们二人就紧急的准备起来,不仅让将士们在校场等候,自己二人也带着几个副官在大营门口迎候。

    托李弘那套训练法的福,紧急集合在东宫六率已经是家常便饭,所以对于将士们的素质他们二人倒是不大担心。

    只是出营迎接的时候,王方翼和黑齿常之二人心中却是有点打鼓,毕竟二人的身份尴尬,若不是李弘大胆启用他们,现在还不知道在哪个地方苦熬着,如今真的要面对帝后,不免心中惶恐。

    尤其是王方翼的心中更是忐忑不安,他可是王皇后的亲戚,当初就是因为被废后一事牵连的,如今直面武后,更是不知道如何是好。

    何况这二人也大概能够猜的出来,李弘启用他们没有经过帝后的允准,否则他们的任命哪能这么顺利。

    不过事情已经到了如此地步,不管怎么样都要面对的。

    “王方翼?”

    武后皱起了柳眉,口中缓缓咀嚼着这三个字,神色立刻冷了下来。

    场上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奇怪,李治似是一下子愣住了,在场的大臣没有一个人说话。

    也没有人叫跪在地上的二人起身。

    “弘儿,你真是敢任贤才啊!这东宫六率真是什么人都敢收!”

    安静了片刻,武后收拾起脸上的难看之色,面无表情的说道。

    虽然话语乃是赞赏之语,可口气却冷得很。

    李弘也有点愕然,尽管他知道这二人都不招武后喜欢,可是却没想到武后连让二人起身的面子功夫都不做,难道说这么多年过去了,王皇后带给武后的伤害就那么深吗?

    不过抬起头,李弘猛然看见李义府脸上露出一丝奸计得逞的笑容。

    当下心中了然,按照唐制,五品以上的官员任命都要经过皇帝,而太子右卫率乃是正正经经的正四品官职,只是因为李治早有圣旨言明东宫六率一切由李弘负责,而皇帝又不在长安,所以兵部才先行任命。

    可任命之后,兵部必然会修文禀奏,这一个多月,武后都未曾有所反应,让李弘以为武后默认了此事,毕竟王皇后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多年了,就算武后有气,也不会太过严重。

    可显然李弘低估了武后对这件事的敏感程度!

    何况看武后的反应,明显是刚刚知道这件事,联系到李义府诡异的笑容,李弘心中不由得气急。

    这个胆大包天的老东西,竟然连兵部的奏折都敢截留,简直是无法无天!

    不过事已至此,只能走一步说一步了,李弘既然敢启用这二人,自然是有所准备,不过看眼前这个样子,恐怕李弘原来准备的说辞难以蒙混过关了。

    “启禀母后,儿臣虽不谙武事,可这两个月以来,儿臣日日与二位将军共同训练,深知二位将军之才足以担当大任,何况东宫六率重建,二位将军功不可没,儿臣不知二位将军所犯何错,竟致母后如此!”

    李弘把心一横,咬牙说道。

    他知道这个局面他绝不能认错,一旦服软,不仅王方翼和黑齿常之会因为他而被降罪,而且在场的文武大臣也会对李弘彻底失望,试问一个连自己的手下都无法保住的太子还怎么让人相信。

    何况武后和李弘的关系本就不怎么好,也不在乎再多添这一笔,这二人的身份虽然尴尬,可原因都是摆不到台面上的,李弘这么公然问出口,武后总不能说是因为当年的事,要株连王方翼。

    “你……可真是本宫的好儿子!”

    武后的声音都在发抖,显然是被李弘的话气得不轻。

    不过武后却不是如同刘仁轨一般好对付的,李弘想要这么简单的就搪塞过去,显然不是那么容易的。

    过了片刻,武后冷静了下来,冷声说道。

    “弘儿如今真是翅膀硬了,你莫不是忘了,这二人当初受罚乃是你父皇亲自下旨,如今你这是公然违抗你父皇的旨意吗?”

    武后的声音森寒如冰,步步紧逼。

    李弘的头上不由地滴下了一滴冷汗,违抗圣旨的罪名就算是李弘身为太子也担当不起,武后避开了二人的罪名不谈,只抓着李治的圣旨不放,让李弘有苦难言。

    咬了咬牙,李弘硬着头皮说道。

    “启禀母后,这二人虽早年有过,可忠心为我大唐多年,就连英国公也赞不绝口,向儿臣推荐,可见这二人必是社稷之才,请母后斟酌。”

    老狐狸,我顶不住了,你惹的祸赶紧给我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