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重生大唐皇太子 > 第四十四章:那一抹娇羞的风情
    这不是什么都没说嘛!

    李弘当然知道九歌不会害他,她要是有那个心,李弘早就不知道死了几百遍了。

    眼看在李绩这也套不出什么东西了,李弘便和李绩告辞,准备回东宫去。

    岂料走到半路,九歌忽然开口道。

    “你对我很感兴趣?”

    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只是李弘敏锐的听出她的声音掺杂着一丝复杂的情绪。

    “你都听到了?那还不告诉我你的来历究竟是什么?”

    李弘淡淡的问道,心说李绩果然没有骗他,当时九歌明明在另一辆马车上,却对自己和李绩的谈话清清楚楚。

    “不到时候。”

    只是短短的一瞬间,九歌的声音便恢复了往日的清冷。

    什么嘛?就这么把自己给打发了?

    李弘有点泄气,什么时候才是时候?李弘在心里郁闷的想道,不过看九歌这副样子,他就知道,不管什么时候才是时候,反正现在肯定不是时候!

    回到了东宫,裴氏便笑盈盈的迎了上来,这几日无论李弘回来的多晚,裴氏都会一直等着他。

    李弘也曾经心疼的劝过她,可平时对李弘千依百顺的裴氏在这一点上倒是执拗的很,是以这几日李弘都尽量早些回到东宫。

    不过好生将养了几日,裴氏的身子倒是好了不少,面色也渐渐红润了起来。

    李弘今日和那些人斗了一个早上,着实是累了。

    用了午膳,裴氏便帮李弘按着额头。

    不多时,小丫头千儿从殿外进来,嘟着一张嘴对李弘说道。

    “殿下,奴婢有事要跟殿下说!”

    “哦,谁又惹你不开心了,这小嘴都能挂瓶子了!”

    李弘倒是知道,这些日子裴氏升了小丫头的品级,平日里又宠着她,倒是罕见她这么不开心。

    “殿下,不是奴婢委屈,是您委屈了娘娘!您这大手一挥倒是爽快,可奴婢昨日去内库取银子才发现,内库已经空了大半!娘娘操持着这内宫,快一年了连件首饰都没添,您也不说想想办法!”

    “千儿,越发的没规矩了!”

    裴氏沉下了脸,略带责怪的对着小丫头说道。

    “哦?千儿你仔细说说,怎么回事?”

    李弘却是睁开了眼,疑惑的问道。

    小丫头看了裴氏一眼,大着胆子说道。

    “咱们东宫本来就不宽裕,可就凭陛下赐下的几个庄子的银子,本就是不大够使,殿下的内库中不过是这些年陛下赐下的一些金银,前几日,殿下又大笔一挥,给东宫六率发了六个月的粮饷。

    如今内库里的银子都见底了,娘娘却还是不准奴婢告诉殿下!这日后用银子的地方还多着,殿下可不能苦着我们娘娘!您看看,娘娘身上的这件衣服还是去年皇后娘娘赐下的。”

    小丫头嘟嘟囔囔的说了一大堆,都是在替自家娘娘谴责李弘花钱大手大脚,俏丽的小脸上满满的义愤填膺。

    李弘皱起了眉头,他倒是没想到东宫的内库如此的不经使,他原本想着内库纵然不充裕,大抵支到帝后回京是没问题的,到时候东宫六率训练的好了,李治一高兴,自己不会再让自己搭银子。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没想到内库这么快就见了底。

    李弘拉着裴氏的手,有点生气又有点心疼的说道。

    “婉莹你这个傻丫头,不早告诉我,既然内库见了底,我自然有法子帮你弄来银子,何必这么苦着自己。”

    李弘原本就打算开启自己的赚钱大计,只是这些日子事情太多耽搁了,不过现在倒也不晚。

    “这些日子殿下日日为外面的事劳心,妾身便想着,等过些日子再告诉殿下,横竖内库里的银子还能撑些日子,倒没千儿说的那么严重。”

    裴氏的声音柔柔的,见李弘有点生气,忽闪着漂亮的大眼睛,微微带着几分委屈的说道。

    “你呀!以后有事就跟我说,可千万不要苦着自己,不然我会心疼的!”

    李弘伸手把裴氏揽进了怀里,安慰道。

    不料裴氏柔顺的躺在他的怀里,脸色红了红,柔声开口道。

    “殿下,妾身的身子已经大好了!”

    说罢,羞红着脸埋在李弘的胸前,再也不肯抬头。

    李弘愣了一下,看着裴氏一脸娇羞的神情,这才明白过来裴氏的意思,轻轻挑起怀里美人的下巴,坏笑道。

    “身子大好了又如何?”

    “娘娘的意思是,可以和殿下行房了!”

    小丫头却是在一旁偷笑,脆生生的说道。

    顿时让裴氏的俏脸变的鲜红如血,小脑袋又埋进了李弘的胸口,粉拳不断的捶打着李弘,羞不可抑。

    其实这些日子,李弘虽然都跟裴氏睡在一起,可却从没越过雷池一步,倒不是李弘还心有芥蒂,而是一来裴氏前些日子受了伤,李弘怕她的身子还没有养好,二来李弘也有点享受如今的小暧昧的感觉。

    可在裴氏来说,却是心中有点着急,她前些日子虽说受了伤,可身子早就养好了,可李弘这些日子,虽说一直宠着她,可除了嘴上占些小便宜,从来没有真正碰过她。

    所以今日才大着胆子对李弘有所暗示,没想到这个坏家伙明知故问,千儿那个不知轻重的小丫头嘴上也没个遮拦,一下子就说了出来。

    裴氏只觉得自己的心砰砰砰跳的极快,偏偏面前这个冤家一点反应都没有,心中忽然一阵慌乱,他不会以为自己……不正经吧!

    正要开口说话,却忽然之间被人打横抱起。

    “既然爱妃有心,孤自然要和太子妃一起为皇室子嗣努力!”

    李弘戏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让裴氏更加的羞窘,连晶莹的小耳朵都染上了粉红。

    他这是什么意思?现在可是大白天啊!自己的意思明明是晚上再……

    下一刻,裴氏发现自己被扔在了内殿的床榻上,紧接着一个火热的身躯扑了上来。

    “殿下,请你怜惜!”

    裴氏努力的说了几个字,然后自己的唇就被紧紧的堵上了,裴氏只觉得天旋地转,紧接着自己就失去了神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