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重生大唐皇太子 > 第四十三章:你我正好顺路……
    李弘抬眼看了一下时辰,不知不觉之间,时间已经到了正午。

    案情终于告一段落,李弘也暂时松了一口气,正准备离开的大理寺的时候,却见“睡了”一上午的李绩睁开了双眼,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说道。

    “唔,案子审完了?该吃饭了!”

    “您这一觉睡得可舒服?”

    看着李绩那张老脸,李弘就气不打一处来,自己在这里忙活了大半天,这老家伙倒是舒舒服服的睡大觉,也不说帮自己说句话。

    也不知道武后到底哪根筋搭错了,让李绩过来监审。

    看着李绩睡眼惺忪的样子,李弘不由地揶揄道。

    “呃,也不大舒服,老夫年纪大了,睡觉轻啊!腿脚也不大灵便,不知道有没有人好心送老夫回府啊!”

    众人一阵无语,刚刚大堂里面吵成那个样子,都没把您吵起来,好意思说您睡觉轻!

    而且谁不知道前几天您刚刚在政事堂大闹了一通,嚷嚷着要自己上战场,那精气神足的,比小伙子都厉害,现在说您腿脚不灵便,有人信吗!

    “既是如此,孤正好顺路,便和李师一同回府可好?”

    李弘满脸笑容对着李绩说道。

    “那便多谢太子殿下了。”

    见过厚脸皮的,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

    你们俩一个往东一个往西,好意思说顺路,这顺的哪门子路?最重要的是,李绩竟然好意思应承。

    众人被这一老一少无下限的对话震惊了,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却发现,李弘和李绩已经施施然走出了大堂,只留下一帮人面面相觑。

    一坐上马车,李绩原本浑浊的双眼立刻变得清明起来,笑呵呵的对着李弘说道。

    “殿下好手段!”

    “李师看了一上午的大戏,可看的开心?”

    李弘就知道,李绩这个老狐狸一直在关注着局势,否则也不会在关键的时刻出口维护九歌。

    不过他既然一上午都是在坐山观虎斗,现在结束了又叫自己过来是什么意思?

    李绩最后的话,分明就是刻意在暗示自己,有事要和自己商谈。

    “殿下是否在奇怪,老夫和此案毫无干系,为何会出现在监审席上?”

    脸上现出一丝狡黠,李绩轻声说道。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孤的确是疑惑不解?此案干系虽大,可也犯不着劳动李师亲自出马啊!”

    小小的送上一记马屁,李弘正色说道。

    “你也犯不着这么试探老夫,实话告诉你,让老夫来监审是陛下的意思!”

    李绩摆了摆手。

    “父皇?!”

    这可真是让李弘没有料到,这竟然是李治的意思?可是李治现在明明远在东都,有怎么会知道长安发生的事情,这个老狐狸不是在诓骗他吧?何况下旨的明明是武后,怎么成了李治!

    看着李弘一脸不信的表情,李绩又露出一抹狡黠,淡淡的说道。

    “殿下可知道皇后娘娘为何会下旨命三司会审殿下遇刺一案?”

    您老人家别老是反问?您倒是说啊!

    李弘彻底无语了,这老狐狸吊人胃口倒是一把好手!

    不过他的确在奇怪,武后既然敢命三司会审,必定是有办法替贺兰敏之脱罪,可事情发生的时候,武后远在东都,又是怎么确定,贺兰敏之一定能够成功的脱身呢?若是当众审出贺兰敏之乃是幕后指使,就是武后的脸面上也不好看!

    “请李师为孤解惑。”

    “呵呵,其实简单,当政事堂的奏折到达娘娘的手里的时候,陛下和娘娘正在一同品茶,得知事涉周国公的时候,娘娘的确曾想过让动静小一点,毕竟若是闹得大了,皇家颜面有损,可就在这个时候……”

    李弘知道重头戏来了,可是李绩却是瞟了李弘一眼,止住了话头,端起茶水细细的抿了一口。

    得,这个老家伙还真是记仇,自己上次不过是摆了他一道而已,到现在都不忘刁难自己!

    不过谁叫李弘有事求着李绩,只好乖乖的等着李绩把茶喝完,才慢悠悠的开口道。

    “这个时候,送奏折去的李中书却进言说,周国公必然无罪,何况事关重大,请求三司会审,以还周国公一个清白,皇后娘娘再三犹豫,可李大人却是一直坚持,最终皇后娘娘才下了这道懿旨,陛下隐隐觉得不对,便加了一句让老臣前来监审。”

    李绩见火候到了,便痛痛快快的说了出来。

    李义府?

    怪不得武后会下这么一道奇怪的旨意,原来是这个老家伙在捣鬼,李弘一阵咬牙切齿,可是李义府怎么会做出这么奇怪的举动呢?难道说长安的这个局乃是李义府布下的?可是他又是怎么知道自己会遇刺呢,李弘心中隐约觉得像是抓住了什么却又不敢确定。

    “昨晚老夫接到了陛下的密信,信中言及此事,令老臣监审之时,若是事态扩散,便即刻叫停庭审!”

    李弘心中忽然不知是什么滋味,隐隐间眼眶有些湿润,原来李治早就料到贺兰敏之不会安分,所以才安排了李绩过来保着自己。

    可笑自己还以为李治旧情难忘,护着贺兰敏之,自己真是混账!

    李绩见李弘明白了李治的苦心,暗暗点头,这位太子殿下此次回京虽然性情变得杀伐果断,可所幸温良孝顺的本性尚在,不由得有些欣慰道。

    “可惜陛下低估了殿下的能力,这回庭审老臣倒是没帮上什么忙!”

    “李师谦虚了,今日若不是李师在,想必刘相肯定不会如此轻易便罢手!”

    李弘这话倒是真的,今天若不是李绩出言护着九歌,就凭九歌在堂上冲动的行为,就算是有李弘护着,也早就被拿下了!

    “不过孤还有一事想问李师,李师可是与我那护卫有渊源?”

    九歌的身份问题,已经困扰李弘很久了,他是越来越看不懂这个被自己“救”了的小姑娘了,打又打不过,问又什么都不说,真是让李弘头疼!

    今天好不容易从李绩这里看到了一点希望,自然不会放过。

    “唔,殿下可知道,有些习武之人六觉灵敏,方圆十余丈之内的动静都清清楚楚!”

    听见李弘提起九歌,李绩却是一脸古怪的说道,让李弘不由地流下一滴冷汗,难道说九歌的武功竟然高到了这个地步?

    那岂不是说自己的一举一动九歌都知道?好可怕的妮子。

    “呵呵,殿下不必担心,据老臣所知,这种人如今也并不多,不过区区几人而已,天知道殿下身边的那个姑娘是怎么练的,年纪轻轻的就有如此灵觉,倒叫老臣羡慕的紧,至于她的来历嘛!老臣也把不准,不过总不会害殿下便是,这一点殿下大可放心,保不准有一天,她自己就会告诉殿下呢!”

    说到最后,李绩像个孩子一样顽皮的朝李弘眨了眨眼睛,一脸戏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