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重生大唐皇太子 > 第四十章:你挖坑,我负责推你下去!
    李弘暗暗握紧了袖袍中的手,骨节发白,面色上却从容淡定。

    既然没有人说话,自然便是默认了,张文瓘继续审理道。

    “周国公请看,这是平康坊的掌柜和伙计们的证词,指认周国公指使他们四处掳掠女子,又卖向各大青楼和大户人家的证词,你还有何话说?”

    张文瓘抓起手边的一叠证词,便让旁边伺候的小吏递到了贺兰敏之的手边。

    “哼,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贺兰敏之此刻已经冷静下来,一咬牙,推开那证词,冷冷的说道。

    “好,本官便让周国公心服口服!传平康坊掌柜及伙计!”

    张文瓘冷笑一声,说道。

    “张大人,今日天色已晚,不如改日再审如何?”

    这次却是一直笑眯眯的许敬宗说话,倒叫李弘一阵偷笑,终于熬不住了吗?

    既然你们不让我传召,我还就非叫他们上来不可了。

    “许相此言差矣,天色尚早,何况案情已经渐渐明朗,想必几位大人也不介意为了查清案情多熬一会!”

    “殿下……”

    许敬宗面露难色,似是挣扎了一会,不过下一刻,李弘在他的眼中看到一丝狡黠,当下暗道不好,难道自己千防万防,还是掉坑里了吗?

    此刻刚刚下去带人犯的小吏却是急急忙忙的赶了回来。

    “大人,牢里的人犯……上吊自尽了!”

    “什么?!”

    张文瓘惊得站了起来,失声叫道。

    果然来了!

    李弘抿了口茶,心中一阵后怕,什么上吊自尽?分明是被人灭口了。

    恐怕没想到在大理寺的重重防卫之下,竟然还有人能够杀人,李弘不用猜也知道,对方的手段不止于此,肯定还有后招。

    “哦?人犯全都死了吗?”

    刘仁轨急声问道。

    “没……没有,小的们去的时候,那掌柜的刚刚上吊,七手八脚的就给救了下来!”

    好手段!

    李弘不由地在心中叫了一声好,表面看上去,若是这些人都死绝了,张文瓘手中的口供就成了孤本,没人可以再推翻它。

    可对方既然能够在大理寺杀人,伪造一份口供也不是什么难事!

    若是在那些死者身上搜出翻供的证词,怕是连张文瓘都要拖下水,诬赖一个刑讯逼供的罪名。

    而且这次的对手倒是聪明,留下一个活口,李弘不用想也知道,这个活口是用来翻供的,说不定还会反咬一口。

    “既然没死,就把人给带上来吧!”

    周允元一脸的惊愕,缓了一会说道。

    不多时,那名掌柜的便被带了上来,脖子上有一道红红的勒痕,头发蓬乱,狼狈至极。

    “大人,小的冤枉啊!小的没杀人呀!”

    那掌柜的一上堂便“咚咚”的在地上磕了几个头,额头见血,哀声说道。

    果然,这小子翻供了!

    “你个混账,大人没问你,你胡说八道什么?”

    贺兰敏之本来一脸得意的瞪着李弘,听见这个掌柜的说话,一脚便踢了上去,疼的那名掌柜的捂着肚子惊愕的看着贺兰敏之。

    看着眼前这幅奇怪的景象,李弘隐隐间明白了什么,站起来声色俱厉的说道。

    “贺兰敏之,这里是大理寺,谁许你滥用私刑!”

    李弘冷冷的看着贺兰敏之,眼中带着一丝了然之色,他已经明白了对方的用心,不过这阴差阳错之间,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被李弘用这种眼光看着,贺兰敏之的脸上又开始火辣辣的疼,又想起刚刚的两巴掌,顿时站在一旁不敢再说话了。

    “张大人,孤有几句话想问,不知可否?”

    李弘是监审,本来并无问案的权力,可李弘话里的语气却是冷峭逼人,仿佛谁敢阻止他,立刻就会翻脸一样。

    许敬宗揪着小胡子,皱着眉头思索着,他总感觉太子的表现不大对头,可那人明明说了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无论是谁来问,结果都不会有什么不同。

    可是许敬宗心里却隐隐有些不安,太子殿下此次回京给他的变化太大了,翻云覆雨,好像什么事到了他手里,就必然会起波折。

    所以打心底里讲,他是不愿意让李弘插手的,许敬宗正欲说话,却见张文瓘抢先一步说道。

    “不妨事,殿下请便!”

    本来到了嘴边的话,又被生生的咽了回去,毕竟张文瓘才是主审,不好一再驳了他的面子,何况这大庭广众之下,李弘也动不了什么手脚。

    而这边,李弘却是已经开始询问。

    “你就是平康坊的掌柜的?”

    “是。”

    那掌柜的仿佛是被贺兰敏之的一脚踢的呆了,愣了一会才回答道。

    却见原本温和的李弘突然之间声色俱厉。

    “你可认罪!”

    许敬宗眼皮猛地跳了一下,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让他感觉大为不安,刚刚想要阻止,却见那掌柜的被李弘一吓,脱口而出。

    “小的冤枉啊,小的只是拐卖了几个女子,哪敢刺杀太子殿下……”

    “住口!”

    贺兰敏之再也听不下去了,伸手就想打在那掌柜的脸上,却发现自己的手臂被牢牢的箍了起来,无论他怎么用力,都挣不脱那只嫩白的小手,甚至连嘴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塞了一团白布。

    “周国公还是安分点好,不然再挨了打,可就不妙了!”

    李弘的脸上闪过一丝笑意,冷声说道。

    许敬宗头上流下一滴冷汗,他终于想明白到底是哪里不对了,那掌柜的的确是要翻供,可要命的是,今天审的不是太子遇刺的案子,而是拐卖女子的案子。

    若是按照原来的计划,这掌柜的说的话没有一点问题,甚至于只要他翻了供,原本指向贺兰敏之的铁证就不复存在,自己顺水推舟就可以帮贺兰敏之脱罪!

    可谁知今日张文瓘不知道发的什么疯,竟然撇下太子遇刺那么大的案子不审,揪着拐卖女子的案子不放!

    那掌柜的什么都不知道,自然是按照原来说好的翻供,可如此一来,就显得太过刻意了,明明没有人问他刺杀太子的事,他却急吼吼的喊冤,这样一弄,谁都看得出来那掌柜的是受人指使翻供的。

    这也是那掌柜的一开口,贺兰敏之就发了疯似得阻止他的原因。

    许敬宗心中开始后悔,他就知道不应该让李弘去问话,什么事到了他的手里,必然发生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