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重生大唐皇太子 > 第三十八章:冲动的九歌菇凉
    真是天真,若是放在以前的李弘身上,想必不敢怎么样,可自己就算打了他,又能如何?

    不过九歌那小手看着白白嫩嫩的,没想到这么有劲。

    “殿下,你这是私设刑堂!纵奴行凶!”

    果然,刘仁轨立刻跳了出来,疾言厉色的说道。

    李弘还没来得及说话,刘仁轨便发现自己的脖子上多了一把锋利的宝剑,寒光闪闪,九歌清冷的声音在大堂中响起。

    “再说一遍!”

    “你……你放肆!”

    刘仁轨气的胡子都在发抖,他身居高位多年,哪有人敢如此威胁于他!只是声音当中却透着一丝恐惧,因为他从眼前这个小姑娘的眼睛里看到的只有冷漠,让他觉得下一刻这把剑便会割破他的喉咙。

    “九歌!”

    李弘也是皱了皱眉头,冷声说道。

    虽然他也不喜欢刘仁轨这个老家伙,可他毕竟位高权重,何况若是在现在这种状况下伤了他,还不知道会有多少麻烦。

    九歌小姑娘冷冷的瞥了刘仁轨一眼,收剑回到了李弘的身后。

    众人现在才反应过来,看着眼前的局面,不知如何是好。

    “太子殿下……”

    刘仁轨见九歌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一时间脸色涨得通红,他入仕这么多年,何曾被如此对待过,当场就要发作!

    “刘相!”

    可是李弘比他还快,冷声打断了他的话。

    “第一,九歌并非孤的奴婢,只是孤的朋友,请刘相说话的时候注意些!不然受了什么委屈,孤概不负责!”

    李弘的语气很强硬,虽然相处时间不长,可李弘清楚九歌的性子,今天刘仁轨话里将她称作奴婢,方才激怒了她。

    “你……”

    刘仁轨满脸通红,怒发冲冠,还要说些什么,却看见九歌冷冷的看着他,猛然间就想起冰冷的宝剑触碰到自己脖颈的感觉,当下便心中一个打颤,说道。

    “殿下私设刑堂,公然纵……公然殴打周国公,老臣定要禀明陛下娘娘!”

    这回刘仁轨倒是学乖了,不敢再提起九歌,只是恶狠狠的盯着李弘。

    “刘相尽可将今天之事原原本本的禀奏父皇母后,包括周国公刚刚说的话,最好一字不漏的禀奏上去,让父皇母后看看,他们钦封的周国公是何等的嚣张跋扈,又是如何在藐视皇威!”

    一句话憋得刘仁轨说不出话来,他刚刚是被怒火冲昏了头脑,才会习惯性的说出要上奏皇帝的话,现在清醒过来,上奏?

    去找打吗?若是让皇帝知道今天贺兰敏之敢叫李弘“贱人”,怕是先要活活打死这个不知轻重的东西。

    当下讪讪的说不出话来,一甩袖子,气哼哼的坐了下来。

    “好了,一点小事闹什么闹,继续审案子吧!刘小子,你说你干嘛招惹那个小丫头,年纪一大把了,还是好好歇着吧!”

    李绩老爷子本来在家里好好的呆着,莫名其妙的就被拉来监审,心里自然是有点不大乐意的。

    自从审案一开始,老爷子便眯着眼睛在小憩,没想到贺兰敏之一上来就大吵大叫,吵醒了他,不过倒是看了一场好戏。

    打了个哈欠,李绩懒洋洋的说道。

    小事?

    周国公当堂被打的像猪头一样,一国宰相被剑架在脖子上,这是小事?

    在场的几位面面相觑,觉得今天着实有些不可思议。

    不过,咳咳,说起来周国公乃是咎由自取,太子殿下和英国公都护着那个小丫头,而且刘相貌似也没受什么伤,他们也就只好打马虎过去了。

    毕竟李绩的资历在那摆着,他都出面打圆场了,谁还敢揪着不放,虽然这个圆场打的不是那么专业。

    更何况,今天的事若是真的上奏到李治和武后那里,在场的人都吃不了兜着走,李弘纵容九歌行凶,怕是少不了一顿责罚,同样的他们也要跟着挨骂,还是大事化小的好。

    “呃,这位九歌姑娘倒是真性情,可殿下还是约束一下的好,刘相你这么大把年纪了,和小姑娘计较什么,一点小事!张大人,还是继续问案吧!”

    许敬宗倒是被眼前的景象愣了一下子,不过立即就反应了过来,明白了李绩的意思,不过他这个圆场显然打的比李绩专业的多,双方各打了一板子,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催着张文瓘继续问案。

    至于贺兰敏之红肿的脸颊,被众人选择性忽略了,咎由自取,怨的了谁!

    李弘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暗暗放下了心,他倒是真害怕,刘仁轨那个老家伙一气之下不顾一切真的禀奏上去,那可就玩大了。

    九歌打了贺兰敏之,那是理所应当,就算闹到帝后那里,李弘也不害怕,谁叫他胡说八道,自己找打。

    可拔剑威胁刘仁轨,事情就有点大了,刘仁轨好歹是尚书左仆射,更是一国宰相,代表的是大唐的脸面,若是真的闹到帝后那里,就算是李弘也保不住九歌,她今日真的是有些冲动了。

    幸好刘仁轨这个老家伙没被怒火冲昏了头脑,他是武将出身,若是让李治知道他被一个小姑娘把剑架在脖子上,必定会对他的能力产生怀疑,这才是这个老家伙咽下这口气的原因。

    只要这个老家伙不直接上奏,就一切好说,在场的几位都是大佬,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就算有些许流言传了出去,帝后也会选择一笑置之,毕竟这种丢了大唐脸面的事,还是不要张扬为好。

    不过话说回来,李绩怎么会忽然出言替自己解围呢?还刻意的提起了九歌,话里话外的意思分明就是在护着她,难道他们之间有什么渊源?还是说,这个老狐狸是在向自己示好?

    李弘转身看了九歌一眼,只见九歌清冷的眸子里依旧是一片平静,只是平静之中似乎也带有一丝的疑惑,似乎她也不知道李绩为什么会维护她。

    又看了一眼李绩,只是这个老狐狸已经重新闭上了眼睛,一副半梦不醒的样子,丝毫瞧不出半点端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