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重生大唐皇太子 > 第三十六章:东都的警告
    他知道,眼下这群将士们不过是被自己刚刚的举动给激发出了一腔热血,冷静下来之后,还是会对自己产生怨怼,毕竟是自己害他们丢了三个月粮饷,还让他们忍饥挨饿了这么久。

    虽然李弘不认为他们在原来的营地继续待下去会得到自己的粮饷,可如今自己却必须担下这个责任,只有真真切切的银子和粮食,才能真正稳定人心!

    “孤陪着你们在这等,只要有一位将士未曾拿到粮饷,孤便不会离开,只要粮食一刻未曾运来,孤便陪着你们挨饿!”

    李弘的嗓子已经喊哑了,但是他还是忍着喉咙火辣辣的疼痛高声说道。

    在军队里,要么你要有绝强的武力,能够让所有人都服气,要不然就要能够和他们共甘苦,才能让他们效忠于你!

    李弘自然明白这个道理,果然他这句话一出,那些将士们都朝他投来感激的目光,这一次没有人引导,所有人都仿佛有了默契一般,高声叫道。

    “誓死效忠太子殿下!”

    虽然两次的喊话相同,但李弘的心里清楚,恐怕这次才是真正的让他们愿意效忠自己。

    当下让众人起身,就站在原地等着程武回来,那些将士们有些已经体力不支,李弘想要送他们回营,可他们却执着的陪着李弘一起站着,连坐下也不肯。

    “殿下,粮食和银两已经全数运至。”

    一直到天色微微擦黑的时候,程武才带着一干亲卫回到了大营,并且带齐了粮草,之所以回来的晚了,是因为裴氏听说了大营的事,心中不忍,命人加了些活的猪羊鲜蔬,临了又吩咐带了些酒,倒是废了不少功夫。

    而那些将士看到不仅有粮食和银两运来,还有几头活猪羊运来,甚至还有贵人们才享用的时令蔬菜,顿时眼巴巴的,就差流口水了,尤其是看到最后的大车上竟然载着一车酒坛子,眼睛直勾勾的,简直都要扑上去了,望向李弘的目光也多了几分感激。

    倒让李弘心中一动,他倒是忘了,这些军队的汉子最喜欢酒肉,此刻一下子施恩施足了,他们方才会深深的记在心里,裴氏倒是思虑周全。

    “既然太子妃一片好意,今晚将士们不醉不归!银两即刻发给将士们,明日起休沐两日,两日后准时归营!”

    李弘索性直接给他们放了两天假,让他们好好养养,反正他们如今被饿得狠了,怕是没法子开始训练,不如让他们归家去好好休息。

    下面一阵欢呼之声,直到现在这些汉子方才真心觉得太子殿下真是爱惜下属,不由地对自己原来的态度感到羞愧。

    李弘本想亲自监督着将粮饷分发下去,可却意外的看到了程武背后跟着一个人,让他不得不改变了主意。

    中军大帐。

    虽说不是在战场上,可东宫六率真正训练完成之前,他们都要在这荒野上用着帐篷,原本是不必如此的,可时间紧任务重,李弘也只好将他们单独拉出来在这训练了。

    李弘笑呵呵的和来人寒暄着。

    这位跟着程武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李弘的老朋友,吴良辅!

    他既然来了,那就说明东都有旨意传来,所以李弘才不得不到中军大帐中摆设香案,准备接旨。

    吴良辅也不废话,从袖中掏出一卷黄绢,便读道。

    “弘儿,朕自立尔为太子以来,尔一向温文仁厚,然东都遇刺,朕心中不忍,尔之提议悉数准奏,不想尔竟暴虐至此,殴打皇弟,掌掴国公,倚仗权势,私闯民宅,桩桩件件,朕深夜听闻,着实无比寒心,竟不知是何原因令尔如此罔顾律法,如此暴虐之徒,如何担负储君大任?”

    吴良辅的声音无悲无喜,但却叫李弘冒出一身冷汗,李治竟然连这种话都说出来了。

    从这话语之中,李弘分明能够感到,李治字里行间浓浓的愤怒和失望,难道说自己上的那个奏折没有起作用?

    不过下一刻,李弘似在吴良辅眼中捕捉到一丝笑意,不过转瞬即逝,吴良辅接着念道。

    “然念在尔陡遇刺杀,心绪不稳,又事出有因,朕不再追究,望尔好自为之,朕回转长安之时,若东宫六率一无所成,一并问罪!”

    这就完了?

    前面把自己吓得够呛,结果什么处罚都没有?

    吴良辅笑了笑,对李弘说道。

    “殿下安心,陛下深夜得到消息,的确是无比惊怒,可殿下的奏折上去之后,陛下的心火便平了大半,所气者,不过是殿下行事鲁莽罢了!何况陛下其实不大相信雍王殿下会被殿下打的多重,不过老奴倒是想多句嘴……”

    “吴大伴请讲。”

    李弘接下圣旨,方才发现,这道圣旨并非经过门下省的正规旨意,只是简单的盖了一个李治的私章,并不是天子印信。

    这么说,这只是一封私信,怪不得李治口气那么重,说的好像要废太子一样,既然是私下训斥,自然会重一些。

    “殿下,周国公和殿下虽有仇怨,可毕竟是皇后娘娘的侄子,若是……陛下也不好做,请殿下思虑。”

    贺兰敏之?李弘眸光一冷,不过随即便恢复了温和。

    “多谢吴大伴了,孤自有分寸。”

    吴良辅在李治身边伺候了这么多年,察言观色的功夫自然是一等的,眼见李弘这般表现,自然知道太子殿下怕是没把这话听进去。

    倒也是,当年周国公做的如此过分,换了谁都要对他恨之入骨,更何况是身份尊贵如太子殿下。

    不过话他已经带到了,也就不多留下,当即便告辞了。

    李弘送走吴良辅,回到营帐便露出一丝冷笑。

    吴良辅乃是在李治身边伺候多年的人,自然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不该他说的一句都不会多嘴,他本来还在奇怪为何李治的这封旨意中没有提起这件事。

    现在看来,这分明是李治两边为难,只好借吴良辅的口委婉的告诫自己,贺兰敏之不可轻动。

    可惜啊,就算现在自己想要放过贺兰敏之,恐怕那小子也不会放过他,自己那天狠狠的打了他,想必现在早就怀恨在心了,更何况平康坊的案子还没有查清楚,他绝不会轻易放过那些戕害女童的幕后黑手。

    不过以前他只以为武后护着他,没想到李治也不大赞成自己对付他,这倒让李弘有些无奈。

    想必他这位多情的老爹又想起了贺兰敏之的母亲韩国夫人,不过过了这么多年,李治的情分怕也是淡了,要不然也不会用这种方式提醒自己,而且说不准还有武后的意思在里面。

    最紧要的,还是武后那边……

    李弘缓缓敲着桌面,思索着。

    既然东宫六率这边已经安置好了,李弘也就不再多留,毕竟暂时做的这些已经足够收拢将士们的心了,其他的还要等以后慢慢来。

    况且他其实就这么点底子,而且也没时间天天泡在这里,真正训练东宫六率,还要靠王方翼和黑齿常之,自己最多把好大方向。

    不过,贺兰敏之的好日子也该到头了。

    因为李弘刚刚接到消息,明日大理寺开审皇城遇刺一案。

    好戏,开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