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重生大唐皇太子 > 第三十五章:太子一拜
    这些兵士们自禁军调拨而来,却一连被晾了好几天,本就心怀不平,这几****又在军中蓄意推动这种情绪的蔓延,更是传出谣言,只要让这位太子殿下害怕,就会上表将他们调回禁军。

    如今这些将士们一来对李弘本就没有好感,又有谣言如此传说,自然会对李弘怀有敌意。

    李洋一开始就吩咐将李弘挡在门外,便是要激起他的怒火,这样他才会失去理智,动用强力的手段。

    果然,自己刚刚出去,李弘便将他五花大绑。

    那几个迟迟不到的兵士也是李洋吩咐的,只是他却没有想到李弘竟然敢直接斩了他们。

    不过这样更好,李洋自然看出李弘斩了那三个兵士是打着杀鸡儆猴的主意,可越是这样强力镇压,怕是会让将士们越愤恨,何况,李洋还另外加了点料,保证让这位太子吃不了兜着走。

    哼哼,最终激起了兵变,便是陛下也饶不了他。

    看着李弘一步步激起将士们的怒火,李洋心中暗暗自喜,这个太子还真是一点头脑都没有。

    看着冲上来的几个兵士,李弘脸色一沉,他倒是没有想到,将士们的怒火到了如此地步,看了一眼李洋,这怕是和这个混账脱不开关系。

    皱了皱眉头,李弘冷声说道。

    “放开他们!”

    台下的亲卫们有点犹豫,这几个兵士明显已经被怒火冲昏了头脑,而且手持兵器,若是真的接近了太子殿下,有个万一……

    “放开!”

    李弘提高声音,重复了一遍。

    “孤倒要看看,父皇圣旨在上,他们这群天子亲卫究竟是不是真的目无君上!”

    闻言亲卫们放开了那几个兵士,而原本一脸怒火的几个兵士却是尴尬的站在原地,不再动弹。

    他们刚刚不过是被李弘的言语所激,一时冲动,如今真的放开了他们,反倒不知该怎么办了。

    “来啊,孤就站在这里,你们怎么一动不动的!”

    李弘面带讥讽,看着这几个将士。

    “殿下,您大人大量,放小的们条生路吧!”

    原本持刀冲上来的汉子却是面色挣扎,“扑通”一下重重的跪倒在地上。

    “刘晨?”

    正在此时,原本在一旁静静的看着的王方翼却惊叫道。

    他原本不打算插手,毕竟东宫六率乃是太子的亲卫,李弘必须拿出手段制服这帮人,今日若是他动手帮李弘,那么以后这支军队效忠的就会是他王方翼,而不是李弘。

    军中只看实力,一向如此。

    李弘也正是清楚这一点,才自己亲自上阵,实际上,他找王方翼和黑齿常之过来,却是想要让他们代替自己打理这支军队,可这一次压服他们,却必须自己亲自动手!

    不过这刘晨乃是王方翼手下的老兵了,一向恪守军纪,今日怎么会如此冲动,王方翼一时奇怪,便叫出了声。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王统领?您救救兄弟们吧!兄弟们着实活不下去了呀!”

    刘晨乍看见王方翼的时候,激动的叫了一声,不过随即泪流满面的磕了几个头,说道。

    王方翼以前曾任千牛卫大将军,统领禁军。

    李弘也是看中了他熟悉禁军这一点,才大胆的收下了他,现在看来果真是没有走错这一步,自己本想着这些兵士桀骜不驯,打算强力压服他们,毕竟是禁军,料他们也不敢真的闹起兵变。

    现在看来,这事必然有蹊跷,不过自己不过是晾了他们几天而已,怎么就活不下去了呢?

    “太子殿下仁厚,你说清楚苦衷,殿下自会为你做主!”

    王方翼不着痕迹的说了一句,却是将一切权利都交到了李弘手中。

    刘晨转向李弘,犹豫着说出了真相。

    原来被调拨过来的禁军将士,已经整整三个月没有领到粮饷了,本来他们原来的统领答应在几天前一次补齐,可是他们却突然接到旨意,被调来了东宫六率,来到这荒山野地之后,更是没有一个人理会他们。

    原本的军营说他们已经归了东宫,不止不把拖欠他们的粮饷给他们,就连日常的粮食也不够了,去了兵部,一样是冷冰冰的被打回来,说是要粮饷去找太子殿下。

    “什么,你们去东宫找过孤?程武,怎么回事?”

    李弘不可置信的问道,他只道这帮人需要磨磨性子,便没有管他们,却不曾想他们竟然已经食不果腹。

    而他却是从没有听说过有兵士前往东宫寻他,一念至此,脸色阴沉对着程武问道。

    “回殿下,并无兵士到过东宫,只有李洋统领到东宫问过一次殿下何时驾临,却并未听他提起将士们的状况。”

    程武也是一阵心惊,赶忙回答道。

    李弘眯着眼,望着倒在地上的李洋,果然是这家伙捣的鬼,恐怕是他到东宫转了一圈,回到军营之后,便散布消息说自己打算将这些兵士扔在这里不管了,才让这些兵士如此愤恨自己。

    “殿下,求您放过兄弟们吧!您看看,禁军的兄弟们自然是知道军法军纪,可台下那些兄弟们已经饿得站不起来了。”

    刘晨指着台下倚着兵器站着的几个兵士说道,李弘仔细朝台下看去,只见那些兵士面有菜色,拄着自己的兵器才能勉强站立,还有一些虚弱的坐在地上。

    他本以为这些兵士如此松散,是故意要给自己一个下马威,现在看来,这些汉子一直坚守在大营之中,忍饥挨饿都没有逃跑,更没有出去劫掠附近的百姓,已经是对军法军纪最大的尊重了。

    李弘定了定心神,一步步走下了点将台,走到那些将士们面前,只见他们都面带惧色,却又掺杂着几分愤怒,看着李弘,虽然身上已经没有了力气,可仍旧是执着的站着,不肯倒下。

    看着看着,李弘忽然便流下了眼泪,恭恭敬敬的向着那些将士们行了一礼,躬身下拜。

    “殿下,不可!”

    王方翼一直盯着李弘,所以反应最快,跳下点将台,急声喊道。

    太子乃是储君,无论犯了多大的错,都没有君拜臣的道理!李弘这一番行动,若是传了出去,定会招来大把大把的弹劾。

    李弘没有理会王方翼,缓缓抬起头,声音带着几分沉重。

    “将士们,孤给你们赔罪!”

    仿佛是因为过于激动,李弘的声音都在颤抖。

    “孤收回刚刚所有的话,你们都是我大唐的好儿郎,是父皇最忠心的臣子!是孤失察,才让将士们在这荒野受苦,但是孤保证,既然你们来到了东宫六率,孤绝对不会薄待每一位将士,请你们给孤一个赎罪的机会!”

    那些原本带着愤怒的将士们,看着李弘躬身下拜,全部都愣住了,待到李弘的话说出口,这些将士们才醒过神来,只是脸上的愤怒之色已经缓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惊愕和疑惑。

    “臣誓死效忠太子殿下!”

    倒是一直沉默不语的黑齿常之最机灵,一下子跪在地上高声叫道。

    随后是亲卫们,紧接着是那些将士们,都纷纷跪下喊道。

    “誓死效忠太子殿下!”

    李弘抬头看去,只见这些兵士们大多数都带着几分愧疚,少数人目光中带着复杂的神色。

    毕竟太子的身份太过尊贵,这些将士们从未想过有一天,太子竟然会纡尊降贵的跪下向他们这些地位卑贱的人道歉。

    要知道,那天李弘对自己的老师戴至德致歉,也不过是作揖而已,太子乃是除了皇帝皇后最尊贵的人。

    所以一时之间,众人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只觉得一阵热血冲上了头顶,只想着要好好效忠太子殿下。

    王方翼搀着李弘,缓缓的站了起来。

    “程武,立刻从孤的内库中拨三个月,不,六个月的粮饷,然后去户部调二十车粮食过来,若有人胆敢拖延,不管是谁,即刻给孤绑了!”

    李弘声音嘶哑,说出的话却坚定不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