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重生大唐皇太子 > 第三十四章:强势镇压
    “给孤绑了。”

    李弘淡淡的吩咐道。

    过来之前,他特意回到东宫带齐了自己的亲卫,便是防着这种状况。

    顷刻之间,那两名小卒便被五花大绑扔在了李弘的面前。

    不过那两个小卒一被绑起来,便发了疯似的哀嚎道。

    “来人呀,太子殿下私设刑堂了。”

    “兄弟们,有人欺负咱们禁军将士啊。”

    李弘眉头紧皱,觉得有哪不对,还没等他思量清楚,便见得大营门口像是埋伏好了一样,窜出了一个个兵士,手持兵器,愤恨的瞪着李弘,一个个愤怒的叫喊道。

    “这是禁军大营,只听陛下的。”

    “管你是什么太子,给老子滚出去。”

    “就是,我们乃是禁军,除了陛下,谁都不听!”

    眼见这些兵士竟然举着兵器对着李弘,一干亲卫瞬间便已经拔出了腰间的长刀。

    “保护殿下!”

    怎么会变成这个局面,李弘倒是没想到局势会变得如此严重,以至于连临时的主官都没有见到,双方就对峙了起来。

    看来这帮人是有恃无恐,以为自己奈何不了他们啊!

    按制,禁军由皇帝直属,每一名将士都要登记造册,若是要调动,处置一名禁军,皆要由皇帝下旨。

    想必是他们知道李弘无权处置他们,所以才敢如此放肆,可惜打错了主意!

    眼见场面开始渐渐混乱了起来,李弘对着程武打了一个眼色,程武立即会意,从袖中掏出一卷黄绢。

    “陛下圣旨在此,谁敢放肆!”

    程武手中所拿的,正是李治命他全权处置东宫六率的旨意,若是以前,李弘倒真是没办法,可眼下就不一定了。

    那些将士眼见程武手持圣旨,皆是犹豫起来,毕竟冲撞圣旨乃是杀头的大罪。

    “太子殿下大驾光临,卑职有失远迎,请殿下恕罪!”

    正在对峙之间,却见一名面容俊朗的将官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对着李弘拜道,虽是用的敬语,可语气轻佻,也只是象征性地拜了一下,便立即起身。

    “你是如今的主事人?”

    李弘倒是没有生气,心平气和的问道。

    “卑职千牛备身李洋!”

    那将官眼含讥讽,说道。

    李洋?

    原来是他,怪不得要和自己作对,李弘眯了眯眼睛,想起这个人的来历,顿时明白了他为何如此态度。

    这个李洋其实并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唯一值得注意的就是,他是中书令李义府的儿子!

    想必现在这副局面,便是这个李洋一手导演的好戏。

    “那好,孤命令你,即刻集合所有兵士到点将台前,一炷香之内必须全部集合完毕!”

    “殿下,眼下已经正午了,天气炎热,还是过些时候天凉了再说吧!”

    那李洋满不在乎的说道。

    天气炎热?

    笑话,现在已经初秋,今日又是阴天,哪来的天气炎热之说。

    这是要跟自己杠上了!

    “程武,拿下他!你,去擂鼓集合!”

    既然不识抬举,就不要怪他了,李弘淡淡的吩咐程武,随后转身指着旁边的一个小卒说道。

    这个李洋,还真以为自己非他不可了不成?

    不过让李弘奇怪的是,这个李洋居然乖乖束手就缚,丝毫都不反抗,只是脸上嘲讽的笑容,一直都没有消失过。

    在一众亲卫的护持下,李弘一路走到了点将台。

    然而足足等了三炷香,大营中的兵士才勉强集合完毕,而且不成队伍,皆是稀稀拉拉的站着,甚至还有的兵士坐在地上。

    李弘从一进来就眉头紧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眼见人已经基本到齐了,李弘缓缓站了起来,朝着程武问道。

    “还有人没有来吗?”

    “还有三人未到,卑职已经派人去带他们过来。”

    “按照军法,违抗军令,延时未到是何罪?”

    李弘口气极淡,可问出的话却让人心惊肉跳。

    “违抗军令,延误军机,若在战场之上,当……处死!”

    程武擦了把汗,回答道,心中暗自思衬,太子殿下不会是真的想要处死那几个人吧,现在殿下初来乍到,若是这么干,引起兵变该怎么办?

    却见李弘淡淡的看了程武一眼,挥了挥手。

    程武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见李弘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顿时想起几天前自己在前殿跪的那一早上。

    缩了缩头,便下去办了。

    片刻后,程武带着几个绑起来的兵士,来到了点将台前。

    而在李弘的面前,早有亲卫拿着锋利的钢刀,等人刚一被押送过来,便手起刀落,那些兵士还未来得及说话,头颅便落在了地上。

    台下的兵士看见这一幕,缓缓严肃起来,原本坐在地上的也站了起来,眼带愤恨的望着李弘,仿佛恨不得扑过来一样。

    “怎么?你们不服吗?”

    李弘望着台下,高声叫道。

    “太子无德,乱杀人了!兄弟们,咱们不受这鸟气,把他赶出去!”

    “就是,咱们在禁军呆的好好的,把咱们拉来这个地方,连粮饷都不给,把他赶出去!”

    “放了李统领!”

    台下忽然有几个兵士大叫道,那样子像是和李弘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

    渐渐的,台下的兵士们都开始骚动起来。

    李弘偏头看了一眼被五花大绑扔在地上的李洋,这就是这小子打算对付自己的法子?以为煽动起兵士就能和自己对抗?

    未免太天真了!

    不屑的瞟了一眼李洋,李弘对着台下高声说道。

    “不服是吧?看看你们这个样子,这就是我大唐最精锐的禁军?队伍不齐,集合缓慢,以下犯上,藐视军法,你们口口声声说自己是禁军将士,就拿这副样子去保护陛下?”

    李弘的口气中带着点点的不屑,却激起了台下兵士们更激烈的反应,一个个红着眼睛,甚至有几个冲动的已经向着台上冲了上来,却被守着的亲卫拦下。

    李洋虽然被绑了起来扔在地上,可是至始至终都带着嘲讽的笑容看着李弘,都说这个太子殿下机敏过人,今日一看,也不过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