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重生大唐皇太子 > 第三十二章:大将之风
    东宫六率乃是太子亲军,虽说并不能驻扎在皇城之中,可其实大营距离东宫也并不远,就在皇城北方的龙首原。

    在距离长安城北门不远处的地方,两名英武的汉子各牵着一匹马,慢悠悠的前行,那两名汉子皆是虎背蜂腰,其中一个带着面容粗犷,带着些许的异域风情,看起来是个爽朗的汉子。

    而另一个若是只看面容,倒像是一个文弱的书生,带着几分儒家子弟的气息,一身青布短衫,眉头紧锁。

    二人兜兜转转,眼睛却始终不离开城门口,似是在等待着什么人。

    良久,那带着几分文气的汉子抬头看了看已经升得高高的太阳,心中有些烦躁,闷声说道。

    “黑齿兄,你说……太子殿下真的会来吗?”

    语气之中满是不确定的意味。

    “方翼你安心,裴帅既然叫我等在此等候,必然有他的用意。”

    这二人便是昨日接到消息让他们在此等候的黑齿常之和王方翼。

    听见王方翼满是怀疑的问话,黑齿常之略显犹豫的回答道。

    其实对于这件事,黑齿常之也是不大敢相信,他原本是百济将领,后来百济背叛大唐,苏定方奉命讨伐,他当时便知道自己根本无力抵抗强大的唐国,何况当时他手下只有区区百人,为保一城百姓性命,便自百济降了大唐。

    苏定方见他年纪轻轻,武艺高强又善用兵法,便将他留于帐下听用,算起来,他少年之时来到大唐,已经有不下十年的光景了,可碍于他降将的身份,却始终不得重用,到如今也不过是一个区区副将。

    至于王方翼则是更惨,年少有为,官声卓著,更兼文武双全,早年间曾官至右千牛卫大将军,可后来废王立武之事一出,他也因为自己那个堂妹王皇后而受到牵连。

    幸好李治念着他以前的功劳,留了他一个云骑尉的武将散衔,只是却再没有人敢冒着得罪武后的风险启用他。

    说起来,两人算是同病相怜,空有一身的才能和抱负,却注定难以施展。

    昨日他二人同时接到消息,说是太子殿下今日会在此地见他们,让他们提前在此等候。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黑齿兄,今日所来是为了何事,你我心知肚明,可小弟说句不当说的话,以你我二人的身份,太子殿下怎会将如此大任交付你我,特别是……”

    王方翼的声音低沉,有些心灰意冷,重重的叹了口气,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出口。

    特别是他王方翼乃是被王皇后牵连,而就算李弘心胸博大,可毕竟是武后的亲生儿子,怎么会启用他这么一个和自己母后有仇怨的人,更何况是东宫六率这样的大事。

    “方翼……”

    黑齿常之张了张口,想要劝慰王方翼几句,可是却找不到合适的话可说,就连他自己也不报太大希望,最后只能低声说了一句。

    “相信裴帅的安排吧。”

    如今的他们,也只能寄希望于裴行俭能够说服李弘了。

    二人对视一眼,皆是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无奈。

    “小心!”

    王方翼突然大喊一声,拉着黑齿常之飞身暴退,紧接着便有一男一女各持兵器冲了上来,女子持剑,男子拿刀,便和二人缠斗起来。

    而原本二人站立的地方,一排银针在阳光下反射着危险的光芒,而那两匹马则是应声倒地,马脖颈上同样有着几根银针在微微颤动着。

    “你们是什么人?”

    王方翼和黑齿常之今日出城乃是接到了裴行俭的消息,自然没有多加防备,是以只有王方翼带了一把随身的宝剑。

    而此刻这两名刺客正是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但他二人是在战场上磨练出来的,自然没有那么容易便被制服。

    所以黑齿常之虽是赤手空拳,却和那男子斗得旗鼓相当。

    反观王方翼这边,则是艰难了许多,那女子不仅一手宝剑使得出神入化,而且还要时时防着那神出鬼没的暗器。

    听到王方翼的问话,不仅一声不吭,甚至连半刻分神都没有,反倒是攻势越发急促,着实是不大好对付。

    特别是这女子辗转腾挪之间,隐约封住了王方翼的退路,竟然让他连战局也难以脱离。

    眼见己方渐渐落入下风,王方翼咬了咬牙,索性不再管眼前的女子,一剑挡开对方的剑势,转身扑向了黑齿常之的战局。

    那持刀的男子正与黑齿常之激斗,一个不慎,便有一把锋利的宝剑架在了脖子上。

    而与此同时,王方翼也感到自己的后背上被那名女子的剑尖抵住,似乎下一刻就会刺进他的胸膛。

    “卑鄙!”

    王方翼听到背后女子清冷的声音,带着点点的不屑。

    “九歌,住手!”

    又是一道清朗的声音传来,王方翼看见那蒙面的男子一把扯下面巾,朝着自己灿然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

    “程兄?”

    王方翼放下了手中的剑,虽是用的疑问语气,却好像已经料到了程武的身份一样。

    与此同时,他也感到自己背后的剑已经不在。

    转过身子,却见那女子双手抱胸,负剑而立,清冷的神色中带着些许的鄙夷,静静的站在一名青衣公子的背后。

    与那青衣公子同行的还有一位青年男子,这位王方翼倒是认识,正是英国公府的长孙李敬业。

    “殿下你看,我就说方翼将军和黑齿将军武功高强,谋略过人,九歌和程武必然是要输的。”

    那青衣公子刚刚走到两人面前,李敬业便对着青衣公子挤眉弄眼道。

    眼见此景,王方翼已然猜出了面前之人的身份,连忙丢下手中宝剑,拉着黑齿常之单膝跪地。

    “参加太子殿下!”

    “二位将军不必多礼,今日是孤冒昧了,请二位见谅!”

    李弘伸手扶起二人,温声说道。

    今日之事,的确是李弘设的一个局,想要试探一下王方翼和黑齿常之的能力。

    是以他离开裴府之后,并没有立即前来,反倒是慢悠悠的到东市逛了一圈,直到正午时分,才赶了过来,为的就是磨一磨这二人的耐心,让他们失去镇静。

    然后再派九歌和程武假扮刺客突然袭击,来看看二人的武艺如何,毕竟李弘不能贸然就把东宫六率交给两个不熟识的人,自然是要考校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