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重生大唐皇太子 > 第三十一章:这是要玩死我啊……
    大堂之中静悄悄的,裴行俭端着茶杯喝了一口,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李师果然没有说错,能够重用这二人的,恐怕除了太子殿下,没有别人有这个胆量了。

    “这第一个并非我大唐子民,乃是一位降将,这东宫六率事关重大,不知道太子殿下有没有胆量交给一个外族人掌管。”

    降将?李弘在大脑里搜索着长安城内大大小小的将领,隐隐明白了裴行俭所指的人。

    虽说大唐历来是兼容并蓄,不抗拒异族的将领,即便是他那位英明神武的祖父太宗皇帝,身边也有契苾何力,李谨行等好几位异族的将领,可实际上降将毕竟是降将,本身就难以取信于统治者。

    唐初是因为李世民身边的将领都是跟着他一次次出生入死,方才换来的信任,而到了现在,李治从未涉足沙场,自然不免对降将一直有几分猜忌,不肯重用。

    “黑齿常之将军?”

    李弘轻声问道。

    这位黑齿常之原为百济人,后来苏定方攻克百济,他便带着手下降了苏定方,这些年虽说为大唐东征西讨,可称得上是忠心耿耿,可实际上地位尴尬,因为李治心中的猜忌,一直被压着官位,不得重用,到如今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副将而已。

    李弘对他有印象是因为他隐约记得,这位黑齿常之不仅是一位将才,还是一位帅才,屡次为大唐平定边疆,最终官至燕国公。

    可惜的是不太招武后喜欢,后来武后登基之后,便被诬陷谋反赐死了。

    “没错!不知殿下敢不敢用他?”

    裴行俭倒是有些惊讶,自己才刚刚一提起,这位太子殿下便能猜到是谁,看来是做了不少功课,不过这倒省了他一番口舌。

    “孤素闻黑齿将军文武全才,东宫六率正需要这样的人才,孤岂有不要之理?不知裴将军说的另一位英才又是谁?”

    李弘就知道,关键的时候李绩那个老家伙不会给自己掉链子,这黑齿常之虽说是个降将,可照历史的发展来看,这个人对大唐的忠心是无可置疑的,既然这样,便用了他又何妨。

    带着几分豪气干云,李弘朗声说道。

    不过下一刻李弘就笑不出来了,因为裴行俭听见李弘的问话,犹豫了一下,轻声说出了一个名字。

    “王方翼!”

    李弘听见这个名字的一瞬间,便浑身僵硬,“啪”的一声,手中的茶杯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李绩你这个老东西,这是要玩死我啊!

    王方翼是谁,李弘来之前的确是好好做了功课的,这长安城里大大小小的将领,自己心中大都有数,这王方翼确实是一员将才。

    可李弘却从来没有把主意打在他的身上,无他,这个人的身份实在太敏感了。

    他有一个大名鼎鼎的堂妹,就是武后的死敌废后王氏,也是李治的原配。

    如果说黑齿常之不过是不招武后喜欢,那么用王方翼不吝于是在挑衅武后的威严,谁不知道武后对王皇后乃是恨之入骨,还搭上了自己那位死的不明不白的亲妹妹安定公主。

    在大唐的朝局中,一直有两个地方是一个禁忌,绝对没有人敢触碰,一个恃功自傲被李治收拾了的长孙无忌,另一个就是王皇后和萧淑妃。

    李绩这回可真是给他出了一个大大的难题。

    就连裴行俭也不觉得李弘会接受这个提议,可无奈昨日李绩特意叮嘱他这是王方翼出头的唯一一个机会,今日裴行俭才抱着一丝希望提了出来。

    不过看李弘的反应,大概是没什么希望了。

    大堂里又恢复了原本的寂静,李弘低着头,眉头紧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片刻,就在裴行俭打算放弃的时候,李弘忽然抬起了头,斟酌着语句说。

    “孤也知道王将军,只是……”

    李弘的话中透着一股犹豫,说了半截的话让裴行俭有些紧张,王方翼是他的得意弟子,无论是武艺还是谋略皆是上上之选,可就是因为和王皇后的那一层表亲关系,以至于整个朝堂上下,没有人敢用他。

    看着这么一位人才一日日的消沉下去,裴行俭着实是不忍心,这才大胆的提了出来,只是眼见李弘犹豫的样子,裴行俭又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天真了,纵然太子殿下和皇后娘娘不和,可毕竟是皇后娘娘的儿子啊。

    “只是孤需要亲自见一见王将军!”

    李弘的话说的极慢,仿佛每一个字都需要仔细考虑,事实上,李弘做的这个决定非常冒险,很可能会彻底得罪武后。

    不过一来王方翼的确是有才能,让李弘有些心动,二来王方翼和王皇后并非极近的亲戚,况且年份已经久了,想来碍着李治的面子,武后也不会多说什么。

    唯一值得犹豫的是,自己如今羽翼未丰,若是得罪了武后,恐怕日子就不那么好过了。

    可李弘转念一想,自己这个太子的位置,天生就注定了他和武后的关系不会和睦,何况如今自己还盘算着查出平康坊之事后,好好整治贺兰敏之那个伤天害理的东西。

    到时候也必然要和武后正面交锋,这不过是时间早晚而已。

    最重要的是,李弘还没忘了自己在东都之时的投毒事件,李弘坚信自己是喝了武后身边的女官送来的羹汤才遇险的。

    可当自己醒过来之后所有人却都对他说有刺客,而且李弘刚刚醒过来的时候,洛阳城那一场古怪的封锁,处处都透着可疑。

    虽说李弘不能确定那场投毒事件是不是武后主使,可李弘直觉的感到这件事武后脱不了干系。

    既然当时李治让她调动禁军追查,那么至少她肯定是知道自己昏死过去的真正原因是中毒而不是遇刺,但是武后却选择了封锁消息,甚至连李治都瞒得死死的,由不得李弘不起疑心。

    不过李弘的话却是把裴行俭吓了一跳,听这个意思,还有希望?

    裴行俭知道启用王方翼的确有些为难李弘,是以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可李弘这话的意思,却分明是要见过人之后再做决定,难道他不怕得罪皇后娘娘?

    “多谢殿下!”

    裴行俭站起来对着李弘抱拳道,这下他是真心敬服这位太子殿下了,为国举才,竟然连皇后娘娘都不怕得罪,值得他这一拜。

    当然,这其中也不乏李弘给了他的得意弟子一个机会的感激之情。

    “裴将军可真是好生为难孤啊!”

    李弘苦笑道,不过心中却是骂死了李绩那个老家伙。

    他必定是算准了自己手头无人可用,才把这个烫手山芋扔过来,可恶的是自己还必须得接下来,李绩连李敬业都派了过来,可谓是明明白白的说军方全力支持东宫六率重建。

    这个大大的人情,李弘必须得还,所以就算明知道是个坑,李弘也得跳下去。

    “呵呵,这二位已经在城门口候着殿下了,若是殿下有意,今日便可以带着他们赶往东宫六率的营地。”

    无端的把李弘摆了一道,裴大将军也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

    李绩,你够狠!连人都准备好了!

    李弘简直哭笑不得,李绩这是算准了自己肯定会收下这俩人啊,真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

    不过既然人讨到了,李弘也就不多留,即刻便往城外赶去。

    他倒要看看,这位让李绩不惜摆他一道也要推出去的人物,究竟是如何的出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