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重生大唐皇太子 > 第三十章:被坑的前奏
    噗!

    正在帮李弘穿衣的小丫头千儿一个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来。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这么不着调的人,估计除了李敬业也没别人了。

    包养?亏这个大少爷想的出来!

    李弘强忍着笑意,对小内侍吩咐道。

    “请他进来!”

    不多时,李敬业便带着几个包袱进了前殿,不过李大少爷一进门,就大喇喇的喊道。

    “太子殿下,以后哥们这条命就交给你了,这百八十斤的随便折腾!”

    这是李大少爷想了一个晚上,想出来的“投诚”语,毕竟以后就要在李弘的手底下混了,让李弘相信自己的忠诚还是很有必要的,所以李大少爷思考了一个晚上。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决定用这种最“不见外”的方式到东宫前来报道,何况看昨天李弘临走时对他的态度,想必也不是拘泥礼数之人,所以才有了今天的这一幕。

    李敬业的心思李弘不是看不出来,可是你这带着大包小包的,是来从军还是来度假了。

    看着李敬业身上背着的好几个包袱,李弘有些无语。

    “咳咳,那个敬业啊,你这背的那么多包袱里边都是什么呀?”

    “哦,都是些日常的东西,你说我爷爷也真是的,非让我一个人过来,连个小厮都不准我带,所以我只好挑了一下必要的东西,自己拿过来了,这一路可累死我了。”

    许是昨日见过了李弘无下限的样子,李敬业也不大拘礼,在李弘面前比较随意。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当然,这也就代表着李大少爷是真的准备死心塌地地跟着李弘了。

    而且李弘表示,其实这个耍宝的李敬业还是蛮有趣的,所以忍住笑意说道。

    “敬业啊,孤遗憾的告诉你,东宫六率不在东宫,而在城外的大营当中,你除了军队发的一身盔甲,什么都不能带!”

    哗啦啦啦。

    李敬业身上大包小包的东西掉在了地上,自己却浑然不觉。

    他猛然想起,今天早上李绩看见自己身上的包袱以后奇怪的眼神,然后就特意吩咐家里的下人不许帮忙,让自己一个人背过来。

    原来自己这一路白跑了,什么东西都不能带。

    李敬业同学哭丧着脸,心中大骂自己无良的爷爷。

    收拾了一下,李弘带着九歌和程武出了东宫,哦,还多了李大少爷。

    虽说李绩昨日说了要尽快开始训练,可在到城外大营之前,李弘却要先去一趟右卫大将军裴行俭的府邸。

    和昨日到英国公府不同,李弘这一次是正正经经投了太子名刺进去的。

    裴行俭虽是一代名将,可统帅三十万大军倒也尚属首次,况且此次平叛事关重大又情势紧迫,调兵遣将,粮草转运……事情多的很。

    是以李治的旨意刚刚传下来,裴行俭便到兵部取了兵符,紧张的开始准备起来。

    可李绩一向是一个雷厉风行的性子,昨日和李弘商定之后,便派了人到裴行俭处通报。

    只是裴行俭却没有想到太子殿下也如此着急,一大早就跑了过来,是以裴大将军在接到名刺之后,急忙出门将李弘一行人迎进了府邸。

    裴行俭今年五十上下,和李弘想像中不大一样的是,裴行俭并非是虎背熊腰的汉子,看起来反倒有一丝儒雅之气,只是行走之间,龙行虎步可以看出武将的爽朗。

    众人在前厅中坐定,李弘便开门见山的问道。

    “今日孤冒昧前来,想必裴将军也知道孤的意思,如今东宫六率正在筹备,父皇母后已经将此事交给孤负责,不过惭愧的是,孤向来不了解武事,今日前来,是希望裴将军向孤推荐几个人选?”

    这些原因李绩昨日便遣人说过,裴行俭自然知晓,不过此刻裴行俭却是面露难色,说道。

    “殿下恕罪,若是平时,臣自当放人为殿下效力,可如今边情似火,臣中意的几名将领皆在出征之列,所以……”

    这是不想放人的节奏啊!

    李弘心中有些意外,他本以为昨日李绩会派人向裴行俭说明情况,此行应当极为顺利才是,没曾想裴行俭竟然以出征为由来搪塞。

    当下李弘把目光投向了李敬业。

    今日他特意将李敬业也带过来,便是防着这种情况。

    毕竟昨日自己和李绩商谈的时候,李绩是在场的,既然李绩都已经认可了东宫六率一事,裴行俭应当也不会阻挠。

    英国公府和裴行俭关系极近,是以平常李敬业也没少在这位裴叔父手下吃苦头,本来打算自己就安安静静的当个小透明。

    没想到李弘一个眼神递过来,李敬业只好硬着头皮开口道。

    毕竟自己现在在李弘手下干活,可不能得罪自己的老板。

    “呃,裴叔父,这件事的确是我爷爷的意思,而且我自己也要跟殿下一起到东宫六率之中磨练的。”

    “嗯,你的性子的确需要好好磨练一下!整日的招猫逗狗,听说昨日偷了你爷爷的马骑还惊了,真是丢武将子弟的脸!”

    裴行俭倒是不客气,直接揪着李敬业的错处开始训斥。

    看的李弘一阵摇头,当下有些不悦,李敬业毕竟是自己带过来的,就这么被裴行俭训斥,让他面子也不大好看。

    一抬头却正好看见李敬业一副无奈的样子看着李弘,那样子是说,我尽力了,接下来靠你了。

    “裴将军说笑了,我大唐人才济济,总不会只有那么几个得力的将领吧?”

    李弘的口气淡淡的,但是其中的不悦却是任谁都可以听得出来。

    眼见李弘已然有些生气的迹象,裴行俭苦笑道。

    “殿下,裴某的确未曾欺骗殿下,此次突厥叛乱,事出紧急,臣的确是分不出人手,何况臣门下故旧虽然不少,可大多不在长安,难以对殿下有所帮助。”

    李弘皱起眉头,看裴行俭的样子不像是作伪,可东宫六率一事确实是耽误不得,正在苦恼间,却听裴行俭话锋一转。

    “不过却不是没有办法,臣这里有两个人选,却不知殿下敢不敢用?”

    他就知道李绩那个老狐狸不会让自己白白跑这么一趟,李弘早就听说,裴行俭乃是光明磊落之人,这欲扬先抑的手法,怕不是他能想得出来的。

    何况李弘从这几句话中闻到了浓浓的李氏阴谋的味道,肯定是李绩那个老狐狸的手笔,想必是不满昨日被自己摆了一道,今天要赚回来。

    “愿闻其详。”

    不过不管怎么样,只要肯把人给他就一切好说,所以虽然明知道前面可能是个坑,可李弘却还是决定跳下去看看,这个坑是不是够深。

    嘿嘿,想要把他坑了,可没那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