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重生大唐皇太子 > 第二十八章:老狐狸的盘算
    夜,英国公府。

    “敬业,是不是很疑惑爷爷怎么忽然想要把你派出去了?”

    月色之下,李绩浑浊的老眼中露出一丝不符合年龄的精明,淡淡的对身边的李敬业问道。

    “爷爷,孙儿的确不解,前些日子您不是还说我们英国公府树大招风,不宜妄动吗?怎么现在又突然派孙儿去东宫了呢?”

    李敬业作为英国公府的长孙,平时虽说纨绔了些,可见识还是有的,更何况,李绩平时便时不时的有意提点他,自然不是愚笨之辈。

    “唉,不同了,不同了啊……”

    李绩叹了口气,眼中闪烁着复杂的神色,似是在自言自语,过了一会回过神来,对着李敬业问道。

    “敬业,今日你见了太子,觉得他如何?”

    “从前听说太子殿下温文仁厚,今日一见,孙儿觉得太子此人聪敏果决,心怀天下,除了……行事不是那么磊落。”

    李敬业还惦记着白天李弘利用他进府的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唔,聪敏果决倒是真的,可你真以为今日太子所言皆是肺腑之言?”

    李绩反问道。

    “难道不是吗?”

    李敬业觉得自己有点跟不上自家爷爷的速度了,刚刚还在讨论为什么要让自己去东宫,怎么一转眼就变成了太子殿下是怎样的人了?

    “太子今日说的,大部分是事实,可却也有不实之处,就拿政事堂来说,他说的刘仁轨捣乱一事大约是真的,可他自己却未必在其中起了作用。

    且不说戴至德和郝处俊那两个老头生性严正,自己就会反对,就是许敬宗怕也不敢在大军的粮草上做文章,何况就算政事堂没有军方的人坐镇,大唐的边境也是需要将士们守卫的,陛下不会不明白这一点,所以军方的情势,远没有太子说的那么严重。”

    停了一下,李绩似乎是觉得有点好笑,失笑道。

    “你看今天太子说的天花乱坠,大义凛然,可实际上不过是想让我这把老骨头不要给他重建东宫六率使绊子罢了,或许还想从我手里捞几个人才去替他建起来。”

    “爷爷您知道还……?”

    这下子倒轮到李敬业不明白了,既然爷爷都知道这些,怎么还会遂了太子的愿。

    “还将你派去东宫?”

    李绩接着李敬业的话,收起脸上的笑容,正色道。

    “因为今时不同往日,若是太子殿下还是如往日一般,我英国公府自然是要韬光养晦,不理朝政,因为无论他怎么折腾,也是斗不过咱们那位皇后娘娘的!

    皇后娘娘绝不会容许有人撼动她的权威,即使这个人是她的儿子,而太子殿下以前锋芒过盛,必不会长久的,所以爷爷才叫你不要掺和这些事。”

    看着自家孙子一副迷惑的表情,李绩有些泄气,但还是耐心的继续解释道。

    “以前的太子殿下在民间的声望甚至盖过了陛下,百姓已经渐渐只知太子不知陛下,这是取死之道啊,偏偏太子殿下手中什么力量都没有,空有一身声望。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可这次东都回来之后,殿下倒是变了许多,刚毅果决,不拘于俗套,平康坊之事毁了他的名望,却也替他带来了喘息之机,东宫六率一成,皇后娘娘再想奈何太子殿下,怕是就没那么容易了。

    所以爷爷明知道太子给爷爷设了个套,还是要乖乖的钻进去,而且还要把你扔进去,因为这诱惑,着实是太大了。”

    看着李敬业还是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李绩叹了口气,自己现在跟他说这些果真还是太早。

    其实今日李弘来只说了一件事,他会给军方一次崛起的机会,虽然军方的情势的确没有李弘说的那么严重,可这些年也确实被文臣打压的够呛。

    李治虽然重视军方,可毕竟和他的父亲李世民不同,并未真正经过战阵杀伐,对军方还是有意无意的打压。

    而李弘给出的这个大蛋糕着实诱人,让李绩都有些心动,陛下同意重立东宫六率,确实是军方的一次好机会。

    只要把握的好,现在统领东宫六率的以后就是李弘的嫡系,若是有一天李弘真的能够登顶那个位置,军方势力大涨是可想而知的。

    何况李弘如此着急的建立东宫六率,本身就说明了李弘愿意重用军方的态度。

    这也是李绩没有直接推荐人选的原因,他手下尽是些年龄不小的将领,怕是没有多大用处,而裴行俭则是出名的善于识人,手下的人才不少,还能顺手帮裴行俭跟李弘接个善缘。

    至于让李敬业去,就是李绩在为英国公府留后路了,既然李敬业是他的长孙,自然也要搭上这班顺风车。

    不过看这个傻小子,明显还不明白自己的用意,李绩有点无奈,直截了当的说道。

    “总之,到了东宫六率之后,收起你那副纨绔子弟的习气,好好给我训练,看看你现在天天招猫逗狗的,哪像一个武将家的后辈,骑个马都得让一个小姑娘救,老夫都替你害羞,若是还有下次,就不必再回来了。”

    许是被自家孙子的智商给气着了,李绩一甩袖袍,气哼哼的回了内室,留下李敬业一个人在原地发呆。

    原本李敬业心中还在腹诽,不是您说要韬光养晦,不让我掺和朝堂上的事,我才天天跑出去玩的嘛,现在回过头来数落我的还是您。

    您说您早说叫我去东宫是为了讨好太子殿下,我不就明白了,说那么多我听不懂的话……

    猛然间听到李绩的最后一句话,李敬业明显大脑运行内存不足,登时便愣在了原地。

    小……姑娘?

    难道说今天救他的那个小哥竟然是个女子?!

    他李敬业竟然要靠着一个女子救命?!

    李敬业感到一阵头晕目眩,连李绩最后威胁的话都没听见。

    “我竟然输给了一个女人!”

    过了片刻,院子里传来了李敬业暴跳如雷的声音。

    让李绩一阵头痛,自己怎么会有这么个孙子,他的关注点到底在哪里?李绩觉得自己有必要严肃的考虑一下英国公府继承人这个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