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重生大唐皇太子 > 第二十五章:无下限的一老一少
    刚刚进了大堂,便有小厮进来对着李敬业说道。

    “少爷,老爷叫您去演武场。”

    “呃,你没跟爷爷说我带了客人回来吗?”

    李敬业硬着头皮问道。

    “说了,老爷说今儿少爷您就是把太子殿下带回来了,也得先挨打再说!”

    看来这次是低估了爷爷生气的程度了,李敬业心里一阵发凉,可怜巴巴的望着李弘,指望着他能帮忙说句话。

    没想到李弘笑了笑,玩味的说道。

    “唔,久闻英国公府的演武场大名,李兄不带我去看看?”

    得,他这是带了一个什么朋友回来呀,不帮忙就算了,还上赶着看热闹……

    李敬业欲哭无泪,一脸垂头丧气的跟着自家小厮往演武场走。

    李绩乃是武将出身,虽说智谋过人,可却是文武双全,手中的一杆长枪使得出神入化,英国公府的演武场上,摆的最多的就是长枪。

    李弘跟着李敬业磨磨蹭蹭的到了演武场,只见李绩一身劲装,正在演练枪法,虽是两鬓见雪,可老大人的身子骨却丝毫不输年轻人,一杆长枪舞的密不透风,虎虎生威!

    见得李敬业过来,李绩漂亮的挽了一个枪花,虎目圆瞪,怒气冲冲的走下了演武场。

    李敬业有一种想逃跑的冲动,却见李弘朝着他挤眉弄眼,轻声说道。

    “放心,我保证你不会挨打!”

    你保证有用吗?你以为你是谁,有那么大的面子吗?现在想起来安慰我了,刚刚我让你帮着说好话的时候你去哪了?

    李敬业心中怒吼着,面上却是勉强一笑,对李弘的话不抱希望。

    “胆大包天的小子,你还知道回来?老夫今日非要好好教训……”

    李老大人老当益壮,人未至声先到,风风火火的跑了过来,举着手里的棍子就要往李敬业身上招呼。

    不过看清随着自家孙子一起过来的人,李绩像是被扼住了脖子一般,生生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说了半截的话也咽了下去。

    “李师真是老当益壮,这身子骨,就是孤也觉得汗颜啊!”

    李弘拱拱手,笑呵呵的随着李绩说道。

    说起来,李绩身上还挂着太子太师的衔,虽说只是虚衔,李绩并不真的教授他,可像李弘这么厚脸皮的人,显然是忽略掉了这一点,热热呵呵的叫了一声“李师”。

    “老臣见过太子殿下。”

    李绩反应过来,扔下手中的棍子,原本直挺挺的腰板一瞬间就变得佝偻起来,摆了摆手。

    “殿下过誉了,老臣年纪大了,如今是体弱多病,老眼昏花,多走几步路都会喘气,实在是顾不得那么许多的事了,咳咳……”

    临了,李老大人还装模作样的咳嗽了几声,以示自己真的是“体弱多病”。

    看的李弘目瞪口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比自己更厚脸皮的人,您还能更厚脸皮点吗?

    明明您刚刚还精神抖擞的在演武场上练枪,一整套枪法下来连汗都不出,末了还不忘耍帅抖枪花,现在一转眼的工夫,就好意思说自己走两步就喘?瞧您这身子骨比牛还壮,您好意思说体弱多病?

    “呵呵,李师真是谦虚了……”

    李弘摸了摸鼻子,尴尬的说道。

    “咳咳,老臣最近感染了风寒,怕是无力招待太子殿下了,殿下恕罪!”

    这就想赶人了?李弘感觉自己的三观再一次被刷新了,这老头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呀!

    不过自己好不容易混进来了,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就离开。

    眼珠子一转,李弘正色对着李绩说道。

    “李师乃是国之柱石,岂可轻忽,看来孤今日来的正好,正所谓有事弟子服其劳,孤立刻召御医过来为李师诊治。”

    顿了一顿,李弘却是没有给李绩拒绝的时间,接着说道。

    “程武,去请御医过来!”

    这下子轮到李绩无语了,他不欢迎的意思都表现的这么明显了,这位太子殿下怎么还看不出来?

    这不正常啊,按太子殿下那个温厚仁和的性子,自己的逐客令都这么明显了,他应该立刻告辞才是尊师重道好不好?

    李绩捻着胡须,无奈的看着李弘,这些天他的确有所耳闻,说是太子殿下东都之行回来之后,性子变了不少。

    今天一见,果真是脸皮变厚了不少,不过,看来终究是拖不过去呀!

    看着李绩为难的样子,李弘表示很淡定。

    任你再是元老重臣,军方第一人,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把他这个太子赶出去,今天他还就赖着不走了!看你能怎么着!

    李弘不顾太子的身份耍无赖,倒叫李绩没有想到,眼看着李弘背后的程武已经接令打算离开了,不由地开口道。

    “呃,那个,殿下,老臣突然觉得这风寒好了,没什么大事,就不必麻烦了,老臣也好久没有见过殿下了,不如我们前厅详谈如何?”

    李绩直起身子,声音清朗,刚才老态龙钟的样子,哪里还有半分。

    好嘛,这才多会,您这个病倒是好得快?

    不过李弘此来还要求着人家,惹急了就不好了,何况既然李绩已经给了台阶,也说了前厅详谈,李弘也就坡下驴,不揪着不放了。

    “哎呀,李师也要注意身体呀,既然这样,程武就不必去了,话说孤也好久没有见过李师了,那李师先请?”

    李绩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离开演武场去了前厅,路过李敬业的时候,看着李敬业一副被惊呆了的样子,没好气的说。

    “还愣着干嘛,跟着过来!”

    可怜的李敬业刚刚被李弘的身份吓呆了。

    虽说自家爷爷乃是朝中重臣,可李敬业出生的时候,李绩已经不大管朝堂之事了,连带着李敬业也只是挂了个千牛备身的闲差,平日里也不大掺合朝堂之事。

    只在一些大型的典仪之上见过李弘,可一来那时候离得远,二来李弘今日没有穿那身厚重的太子朝服,是以李敬业并没认出李弘来。

    这才刚刚清醒过来,李敬业又被这一老一少的下限弄蒙了,听见自家爷爷生气的声音,才连忙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