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重生大唐皇太子 > 第二十四章:英国公府
    东市,英国公府。

    自从李弘回京以来,便一直想要前来拜访英国公李绩,可先是裴氏遇刺,后来又忙着安排平康坊一事,着实是挪不出时间。

    何况,当时李治的圣旨尚未明发天下,而李绩军方第一人的地位又比较敏感,李弘若是贸贸然登门怕是免不了要吃一顿闭门羹。

    是以李弘在东宫用完午膳之后,便轻车简从带着程武和九歌来到了英国公府。

    李绩的府门不算宏伟,甚至算得上俭朴,可却没有人敢轻视这座貌似普通的府邸。

    门前简简单单的两个石狮子,府门右侧一块大石头上,插着一道长形的兵器,青铜所铸,形似长枪,只是枪头的地方是一只威风凛凛的大斧。

    可别小看这玩意,这东西叫斧钺,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便是李弘见到了这玩意,也得恭恭敬敬的。

    理论上来说,这年头所有的权力都属于皇帝,军权更是如此,若有大将出征,皇帝除了会授予调动军队的虎符之外,更重要的标志便是交付斧钺。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斧钺立于帐前,主将方有生杀大权,许先斩后奏,换句话说,主将不过是代行君权,真正有权力的不是将领,而是皇帝授予的斧钺。

    而一旦出征结束,斧钺这玩意和虎符一样,必须立即上交,就算晚了一会,也会被认为是图谋不轨。

    像李绩这样不仅不上交,而且还大大方方的放在自家门前的,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无他,李绩府门前这个斧钺,乃是李治钦赐,以示荣宠,由此可见李治对李绩有多么的信重。

    至于这个斧钺的效力嘛,李弘不知道!因为李绩从来没用过。

    这就可以看出李绩的聪明之处了,纵然李治赐下了斧钺,可这玩意跟免死金牌一样,都是用来供着的,你要敢真的拿过来用,保证分分钟跟你翻脸。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唯一的一点好处就是,李绩以后出征,不必再到兵部另取斧钺了,不过老人家年纪大了,这些年也不再出征,所以这斧钺也就彻底变成了摆设。

    说起来,李弘倒还没见过真正的斧钺,正端详着,却听见远处一阵呼喊声。

    “让开!让开!都让开!”

    随即,一阵马蹄声传来,让李弘眉头一皱,没想到在英国公府,竟然还有人敢纵马飞驰,简直是活腻歪了。

    片刻之间,便有一匹枣红色的马匹飞驰而来,马背上的青年大约二十年华,一脸惊恐的大叫着。

    原来是马惊了!怪不得!

    “九歌,去帮帮他吧!”

    既然看见了,总不能见死不救,何况九歌这个小妮子昨天狠狠的坑了自己一把,自己自然要好好使用这个护卫。

    身后的九歌原本一阵冷漠,听见李弘的话,飞身上前,转瞬之间便回到了李弘身后,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

    而那匹发了疯一样的枣红马,却是应声倒地,倒是把马背上的青年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马颈上,一排细细的银针微微颤动着,在阳光下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啊,我的马呀!”

    岂料那青年刚从地上起来,不顾身上狼狈的样子,却是第一时间关心自己的马匹。

    李弘一阵失笑,上前说道。

    “这位兄台,不必担心,那银针上只是有些麻药,这马睡几个时辰,就会醒过来的。”

    而此时,英国公府的下人也被惊马的声音扰了出来,一名略微有些佝偻的老者带着人走了出来,看见那青年狼狈的样子,道。

    “少爷又偷了老爷的马骑,这回可摔得狠了,老爷正为自己的宝马丢了大发脾气,不曾想被少爷偷了去,这回少爷回去,怕是少不了一顿鞭子了。”

    那青年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对着李弘作揖道。

    “多谢兄台了,今日小弟和几位朋友出去耍乐,不曾想回来时将马惊了,若非这位小哥援手,怕不知要闹出什么笑话,哦,对了,在下李敬业,敢问兄台是?”

    小哥?李弘想了一下,才明白李敬业是指他背后的九歌,不过这小妮子一副男装打扮,走哪还带着剑,被人认成男的也正常!

    等等,李敬业?!

    那个著名的造反头子?武后登基以后毅然造反,打着光复李唐神器的名号想要自己当皇帝的,就是这个主。

    李绩没死之前就评价他,将来英国公府一定会败在他的手里,到最后果不其然,李敬业造反失败,被武后全家抄斩。

    倒是没想到,会在这么个情形下见着他,不过这小伙子眉清目秀,不像是会造反的样子呀。

    李弘细细的打量着李敬业,倒叫李敬业一阵发愣,心中暗自嘀咕道。

    这公子看着英气挺拔,不会是有那啥癖好的……

    当下奇怪的盯着李弘。

    “是我失礼了,不过阁下是英国公府长孙李敬业?久闻大名,今日再此相遇,便是你我有缘,李公子不请我进去坐坐?”

    没想到还没进门,就遇见了英国公家的大公子,李弘灵机一动,决定跟着李敬业进府去。

    虽然李弘没有见过李绩,可料想他在朝中混了这么多年,必定油滑的很,如今李治的旨意已经到了长安有一段日子了,按说李绩应当前往东宫找李弘商议东宫六率之事。

    可李绩到现在都没动静,想来是不想掺和这杆子事儿,所以李弘今日才亲自上门准备探一探李绩的态度。

    这次李弘轻车简从,本就不想闹得太大,可是如果他要进去,必定要拿太子名刺,这样的话,李绩肯定会大开中门,迎接李弘,声势太大并非李弘所愿。

    既然现在碰上了李敬业这个小子,不如就跟着他进去好了,也不枉费自己叫九歌救了他。

    李弘的小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响,却让李敬业头皮有点发麻。

    这小子可真是打蛇随棍上,这就有缘了?还到家里坐坐?英国公府是随便能进的吗?

    不过人家毕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既然开了口也不好拒绝。

    何况眼前这个主貌似也不是好打发的,而且自己带了客人回去,爷爷总不好当着客人责罚自己吧。

    李敬业有点得意,说不定过了一会,爷爷就没那么生气了,自己也就能躲过一劫了。

    “呃,几年兄台有意,便请跟小弟进来吧!”

    说罢,便带着李弘进了英国公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