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重生大唐皇太子 > 第二十三章:靠,你耍我
    “你干的?”

    李弘一阵无语,程武最近的运道还真是差,昨天就栽在了九歌的手里,今天又挨了一针,果真是女人不能惹啊!

    不过同时也让李弘感到一阵心惊,如果说昨日九歌是占了出其不意之利,有些胜之不武,今日程武已然有了防备,还是再次中招,这个九歌的武功果真是深不可测啊!

    九歌一脸平静,眼带不屑的瞧着李弘,让李弘一阵尴尬,这女人还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他。

    “为何?”

    李弘又试探着问她,却见九歌俏脸微寒,口气冰冷地说道。

    “活该。”

    呃,李弘恍然大悟,怕是因为昨日程武利用她们胁迫自己,让这位姑奶奶心里不爽了,可是大姐,人家是好心帮你们好不好?

    李弘又旁敲侧击的问了几句九歌的来历,而九歌则是一言不发,静默的站立着。

    良久,李弘有点泄气,这女人怎么油盐不进呀!

    却见九歌脸色忽然略显犹豫,抬手指着架子上的一柄宝剑说。

    “那把剑,我要了!”

    李弘还是第一次见到九歌用这种口气说话,略带激动,却又强压着的感觉,自从昨日见到她起,就一直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似乎什么事都于她无关一样,这种表现,倒属首次。

    不过不怕你要东西,就怕你无欲无求,李弘心下暗道。

    抬眼朝着九歌指着的方向望去,那是一把古朴的宝剑,并非是那柄大名鼎鼎的太子佩剑。

    这把剑的来历李弘记不得了,好像是李治前些年赐下的东西,虽说贵重,可李弘实在看不出来有什么地方值得九歌如此激动。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作为太子,一开始李治是希望李弘能够文武双全的,是以前些年李治赐下不少宝剑勉励李弘习武,可李弘素来身子弱,又不喜武事,渐渐的便搁下了。

    而李治赐下的宝剑也渐渐的变成了纯粹的装饰品,摆在那里当做摆设了。

    不过剑虽然不是李弘的太子佩剑,可也不能白白的给她,至少要套出点东西来,一念至此,李弘咳嗽一声,说道。

    “呃,九歌啊,你也知道,东宫里面的东西大多是父皇御赐之物,孤也是不好做主啊!不然……”

    李弘悄悄的观察着九歌的反应,眼见她又恢复了那个冰块脸,正准备狮子大张口,却见九歌眼中露出一阵讥讽之色,开口道。

    “等价交换。”

    呃,她怎么知道自己在诓骗她,李弘有点尴尬,按理说,皇帝的御赐之物是不能轻易赠人的。

    可那是对臣子来说的,李弘不同,太子将这些东西转赐给臣下,那是恩典,并不能算是违制。

    不过要的就是你这句话,李弘大手一挥,说道。

    “好!”

    却见九歌眉眼中泛起一丝古怪的笑意,一个闪身,便取了架子上的宝剑,李弘还没反应过来,九歌便已经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双手抱胸,手中负剑,说不出的英姿飒爽。

    “你想问什么?”

    “你是谁?来自哪里?有什么来历?为什么要跟着我?”

    总算等到你这句话了,李弘一连提出以一大串的问题。

    不过下一刻,李弘看见九歌唇角勾起一抹古怪的笑容,尔后九歌姑娘淡定的开口道。

    “我不会害你。”

    嗯,我知道,不然昨天你就杀了我了,李弘点点头,等着九歌继续说下去。

    却见九歌姑娘紧闭双唇,不再吐出一个字。

    一分钟……

    十分钟……

    大殿里寂静的一根针掉地上都能听见。

    就这个,说完了?这就是九歌姑娘的等价交换?

    李弘感觉自己的智商受到了调戏,当下有一种吐血的冲动,暴跳如雷的说道。

    “你玩我?”

    九歌姑娘静静的看着李弘发疯,丝毫没有反应。

    李弘气的在大殿里来回走来走去,偶尔抬眼瞧着九歌手中的宝剑。

    要不要把宝剑抢回来?李弘考虑了一下己方和对方的武力值对比,无奈的放弃了这个想法。

    算了,咱还有正事要办,不跟一个小姑娘计较,李弘自我安慰道。

    这么一折腾,已经到了正午时分,不多时,便有小内侍来唤,说是太子妃娘娘做好了午膳,请殿下回内宫。

    李弘也不耽搁,抬腿便回转了内宫,却见裴氏已经将饭菜摆上了桌,只等李弘过来了。

    许是清早受了李弘的鼓舞,裴氏中午又是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子的菜,倒叫李弘有些诧异,这年头厨子是贱业,大家闺秀中极少有会做菜的,尤其是裴氏出身大名鼎鼎的河东洗马裴家。

    “没想到像婉莹这样的大家闺秀,做菜也这么好,都叫我吃不下别家的东西了呢!”

    李弘尝了一口菜色,竖起大拇指夸赞道。

    若说清早李弘的夸赞有些安慰裴氏的意思在内,此刻便是真心的夸赞了。

    没想到李弘话一出口,殿中却陷入了一阵奇怪的寂静中,让李弘摸不着头脑。

    良久,裴氏起身跪在李弘面前,略带抽泣着说道。

    “殿下恕罪,妾身不该到厨房去的,绝无下次,请殿下息怒。”

    李弘更摸不着头脑了,这好好的吃着饭,怎么就忽然之间变成这样了。

    伸手扶起裴氏,李弘正欲说话,却见小丫头一脸愤慨的跳了出来,指着李弘道。

    “殿下好不晓事,娘娘身子刚刚才好,便心疼殿下疲累,亲自下厨给殿下做菜,殿下不喜就算了,干嘛要这样揭我们娘娘的伤疤!”

    “千儿!退下!”

    小丫头话还没说完,裴氏就对着千儿厉声喝道。

    不得不说,内宫之主的权威也不是摆着看的,裴氏一句话,就让小丫头不甘不愿的退了下去。

    “殿下……”

    转过头,裴氏委屈的看着李弘,正要说话,却被李弘一把拽进了怀里。

    “婉莹你真是的,孤不是那个意思,你为孤亲自下厨,孤高兴都来不及,怎么会有意讥讽你呢?不行,你以后得天天下厨,不然孤可吃不惯别人做的。”

    李弘已经不是一次吐槽原主这个不负责任的家伙了,留下的记忆支离破碎,害得他不时就会犯错。

    裴氏的确是出身河东洗马裴家,而且是裴家的嫡系小姐,可早些年,不知为何,她的父亲裴居道就被赶出了裴家,那时候裴氏尚且年幼,跟着母亲在外做些买卖过活,是以年纪轻轻便做了一手好菜。

    后来太子渐长,武后不欲李弘势力变大,便替李弘做主指了司农寺少卿杨思俭的女儿,而李治却想借结亲替李弘稳固根基,是以帝后二人鲜见的争执了起来,没想到还未出结果,便出了贺兰敏之强逼杨氏自尽一事。

    最后武后只好让步,由李治指了一门亲事。

    而当时李治却是直接下旨到了裴家,指明要裴家的嫡系小姐为太子妃,而裴家虽不是五姓七望的顶级氏族,可也是一个不小的门阀世家,这样的氏族势力,都极重血统。

    而李家乃是来自陇西氏族,一向被认为是血统不够纯正,何况武后自己出身不高,所以这些年一直在打击门阀势力,是以大多数氏族不愿与皇家结亲。

    但李治的圣旨已然明发天下,裴家无奈之下,才又召回了裴居道,最终将裴氏嫁给了李弘。

    所以裴氏虽然出身高贵,可并非是养在阁楼里的大家闺秀,加之这个年头,厨子乃是贱业,所以原主一向不大赞成裴氏下厨房。

    李弘刚刚说“大家闺秀”,却被裴氏以为李弘又不喜她进了厨房,在故意讽刺她。

    记忆不完整害死人呀!李弘一边吐槽原主,一边小心翼翼的安慰裴氏,废了好大心思才让裴氏破涕为笑。

    “殿下喜欢便好,能为殿下做点事情,妾身自然是愿意的。”

    说着,裴氏才发现自己被李弘搂在怀里,顿时羞红了脸。

    “殿下……”

    “嗯?”

    裴氏的脸红红的,让李弘忍不住伸手摸了一把,唔,手感不错……

    “昨日殿下带回来的九歌姑娘,老是没个名分不好,殿下既然连父皇赐下的宝剑都送了,不如择个日子,把九歌妹妹册封了吧!良娣和承徽要禀奏父皇母后,太麻烦,便委屈九歌妹妹一下,册个昭训吧!”

    裴氏支起身子,柔柔的开口,只是说出的话却让李弘吓了一跳,不过这还没完,只见裴氏掰着白嫩的手指,继续说道。

    “还有千儿,她本就是殿下的媵侍,虽说殿下喜欢,可千儿妹妹毕竟出身低了些,便暂时先册个奉仪吧!唔,若是殿下以后有喜欢的,就带回来,若是身份够的,妾身就上奏母后……”

    呃,怎么忽然就转这个话题了,李弘一阵发愣,这三下五除二,自己的内宫就被安排好了?

    这不是自己老婆应该有的态度吧,李弘看着裴氏一脸认真的样子,有点无语,哪有这么往自己丈夫身边塞人的。

    原来裴氏这个小妮子才是真的一片野心呀,连九歌的主意都打上了,而且直接连妹妹都叫上了。

    李弘转头看见小丫头同样一脸羞红,就连素来清冷的九歌脸上也惹出了淡淡的红晕,连忙阻止裴氏继续说下去。

    “婉莹,这个不急……不急……”

    李弘摸了摸鼻子,却换来怀里美人两只俏丽的白眼。

    斜眼看了看九歌,这姑娘也不像看起来那么不食人间烟火嘛,不错,还知道害羞,李弘在心中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