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重生大唐皇太子 > 第二十二章:倒霉的程武
    “呃……”

    李弘犹豫了一下,大概猜到了狄仁杰要说什么,挥手屏退了身边的内侍,转身对着九歌说道。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那个,你也先回避一下吧!”

    从大早上到现在,这个九歌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无论看见什么,听见什么都无动于衷。

    就这么站在李弘的身后,李弘去哪,她就跟到哪,倒真不愧“贴身侍卫”这个称号。

    听见李弘的话,九歌的脸色终于有了一点变化,清冷的俏脸上,唇角微微勾起,似是在嘲讽李弘,随即转身走了出去。

    “殿下,昨日臣夜审平康坊的一干人等,除了审出了殿下昨日托付臣的事情,还意外获悉了一点别的东西!不知殿下想要先听哪一个?”

    狄仁杰倒是罕见地在李弘面前开了个玩笑,昨日李弘不仅托狄仁杰审清李贤是否事涉平康坊一案,还托付狄仁杰去查清九歌的来历。

    毕竟自己不能随随便便就放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在身边,就算没有敌意,也必须调查清楚。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先说九歌的事吧!”

    李弘心里着实有点好奇,这个神秘的丫头,武功比程武还厉害,怎么会被抓到那种地方去,到最后还要靠着自己救。

    “昨日臣审理之后得知,九歌姑娘本不是他们的目标,而是他们在一间客栈里面落脚的时候,意外看见的,当时见她一个弱女子,穿着又朴素,不像是什么有背景的女子,他们便偷偷在她的茶水中下了蒙汗药,将她抓了回来!”

    狄仁杰嘴角带着一丝神秘的微笑,缓缓说道。

    “就这么简单?”

    李弘有点泄气,这么老套的故事,就跟什么都没说一样嘛。

    “根据审理的结果,就是这样的,不过据臣的推断,九歌姑娘大约是故意混进去的,否则以她的武功,恐怕不会那么轻易的被制服,所以……”

    所以人家根本用不着他去救……

    李弘在心里默默的说道,虽然早就猜到了会是这个结果,可心中还是不免有一点小小的失落。

    有气无力的抬眼看了一下狄仁杰,却见狄仁杰根本没注意到这位太子殿下的小情绪,自顾自的接着说道。

    “不过殿下应该可以放心,九歌姑娘被抓去已经有些时日,而那时殿下尚未回京,所以,九歌姑娘应当不是在故意接近殿下!至于其他的来历和到殿下身边的目的,怕是只有九歌姑娘自己知道了。”

    这倒让李弘松了口气,他去平康坊这件事知道的人本就不多,皆是心腹,若是连此事都提前泄露了,他真不知道该相信谁了。

    不过既然不是故意接近,那应该是可以信任的,不过这个丫头着实神秘,自己得找个时间好好套套她的话。

    “那怀英说的下一件事呢?”

    得知自己身边暂时安全,又白得了一个武功高强的美女,呃,不对,是护卫,李弘心情大好,开口问道。

    却不料狄仁杰忽然深吸了一口气,正色道。

    “此事却是与殿下皇城遇刺有关,倒算是意外之喜了。”

    “哦,和遇刺有关?”

    李弘瞬间收起脸上的笑容,皱起了眉头。

    虽说他昨日没有将遇刺一案交给狄仁杰去办,却不代表李弘心中不重视此事,只是他害怕狄仁杰同时接手两件案子,分身乏术,所以他才打算自己追查此案,没想到狄仁杰竟然带来了关于遇刺一案的消息。

    “臣昨日审理他们的时候,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就在一月之前,他们接到了一个奇怪的命令,在长安城外埋伏截杀了一名青年男子。”

    狄仁杰口气凝重,缓缓说道。

    “一月之前?”

    李弘口中低声念叨着这个时间,竟是忽然之间想起了什么,脱口而出。

    “贺兰敏之?!?”

    “没错。”

    狄仁杰缓缓说道,仿佛每一个字都重如千钧。

    “一月之前,正是雍王殿下所言,府中侍卫失踪之时,虽然时间仓促,臣还未来得及核实此事,但想来,那名被截杀的青年男子,应当是雍王殿下府中那名失踪的侍卫……”

    后面的话,狄仁杰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李弘大致能够猜到,恐怕那刺客手中的令牌,便是就此而来。

    李弘的眼中露出冷冽之色,冷笑道。

    “这周国公果真是好算计!”

    这栽赃嫁祸的法子虽然老套,可李弘不能否认,却极为有效。

    试想一下,若是在太子遇刺的现场找到了雍王府的令牌,李贤就算是身上长了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了,就算李贤能够辩解是自己的侍卫失踪了,可铁证如山之下,又有多少人会相信他。

    更何况,事发之后,贺兰敏之还特意向李贤透露了这个消息,让李贤心虚的一连几日躲着自己,这个举动放在有心人的眼里,怕是会觉得雍王殿下是因为被当场抓到了证据,所以才心虚的不敢迈出府门一步。

    如若不是李弘心血来潮到平康坊去,恐怕永远也不会察觉此事是他贺兰敏之干的,到时候,他和自己的亲弟弟争来斗去,贺兰敏之便能置身事外。

    “辛苦怀英了。”

    李弘神色一阵变幻,平静下来后才发现自己冷落了狄仁杰,当下和煦的说道。

    挠了挠头,李弘有点不好意思道。

    “看来这皇城遇刺一案,也要麻烦怀英了!”

    他的本意是怕狄仁杰分身乏术,可眼下既然狄仁杰已经揭开了这一条线索,李弘也就抱着能者多劳的心态,同样把案子丢给了狄仁杰。

    看着李弘一脸理所当然的把皇城遇刺也交给自己,狄仁杰一阵愕然,有些哭笑不得,自己这算不算挖了个坑,自己跳了进去。

    不过既然李弘如此信任他,而且查案本就是他的拿手好戏,狄仁杰也不再推辞,接下了这个案子。

    “不过殿下,就算是查出了周国公的罪证,皇后娘娘那里……”

    狄仁杰有些犹豫道,他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贺兰敏之这些年之所以能够嚣张跋扈,无人敢惹,最重要的原因武后顾及母亲荣国夫人的请求,一直护着贺兰敏之。

    就算是查出他策划了此事,恐怕看在荣国夫人的面子上,也不会拿他怎么样,毕竟老夫人年纪大了,而贺兰敏之又是荣国夫人大女儿留下的唯一一个男丁……

    “怀英这就不必担心了,眼下最紧要的,是查出实证,只要怀英查到了证据,孤有把握严惩贺兰敏之,毕竟孤这个太子,也不是白当的!”

    眼见李弘信誓旦旦,狄仁杰也放下心来,既然事情已经说完了,狄仁杰便也离开了东宫,毕竟他昨日才到长安,昨晚又突击审理了平康坊一案,铁打的身子也受不住,是以赶回去休息了。

    送走了狄仁杰,李弘回到了前殿,只是微微皱起的眉头却透露出他并不像看起来的那般平静。

    虽然他在狄仁杰面前说的斩钉截铁,可实际上,李弘却是真的没有把握真的能够处置掉贺兰敏之那个家伙。

    不过若是拐卖女子的案件和遇刺一案一起压上,倒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李弘正思量着,却见殿外刚刚去给程武送药的那名小内侍一脸惶急的跑了进来。

    “殿下,不好了!”

    李弘此刻本就为贺兰敏之之事有些烦心,此刻见这小内侍一脸恐慌,当下脸色黑了下来。

    “出什么事了?如此不成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东宫又混进了刺客!”

    “殿下,奴婢刚刚按殿下的吩咐,取了药去送给程大人,没想到一进门就看见程大人双眼望着屋顶,一动不动,奴婢壮着胆子上前,发现程大人一切安好,呼吸也正常,脖子上有一根细细的银针,可就是不回答奴婢的话,只有眼珠子滴溜溜的乱转,眼皮拼命的朝奴婢眨着……”

    小内侍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结结巴巴的说完。

    李弘的眉头皱的更深了,难道自己真的一语成谶,东宫真的又混进了刺客?可是他怎么会找上了程武。

    等等,银针?!

    思衬之间,九歌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李弘的身后,淡淡的开口道。

    “麻药,一个时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