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重生大唐皇太子 > 第二十章:初见端倪
    自从李弘用完早膳,程武便被罚着在这里跪着,等到李弘在院子里锻炼完身体,又调戏了一番裴氏和小丫头,才回转前殿,此时,时间已经过了将近一个时辰。

    “卑职不应该……”

    眼见李弘终于肯开口问话,程武心下一松,他本身就是武人,不擅长这种弯弯绕,被罚跪了一个时辰,腿都麻了才勉强想出一个原因。

    偷偷的看了一眼站在李弘背后的九歌,程武才吞吞吐吐的说道。

    “不应该拿那些女子来要挟殿下!”

    程武硬着头皮说完,眼见九歌什么反应都没有,才暗暗松了口气,昨天的那两根银针让程武到现在都心有余悸,想起来就害怕,这个女人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这只是其一。”

    李弘口气冷冽的说道。

    “孤知道,你以前是父皇身边的近卫,调到东宫来不免有些傲气,可孤告诉你,你既然来了东宫,便是孤的下属,孤对于下属的要求,是服从。

    无论你对于孤的命令有多不理解,都要照做,有异议可以,事后提出!

    孤问你,若是在战场上,你如此抗命,当如何处置?”

    其实昨日最让李弘生气的不是程武私自决定,拿那些可怜的女子来胁迫他,而且在面对贺兰敏之的时候,程武公然违抗他的命令,若是当时他不当机立断抽死贺兰敏之那个东西,怕是他这个太子的颜面都要丢尽了。

    程武被李弘说的汗流津津,自己当时的确是对这个太子殿下的命令不太感冒,觉得这个太子太过冲动了,现在想来,光是抗命这一条,都够李弘将他踢出皇城了。

    “殿下,卑职知罪!”

    程武一头磕在地上,羞愧的说道。

    毕竟是自己的亲卫首领,李弘也不想过多的难为程武,便轻轻的放过了。

    “此事,下不为例,否则,你日后到了战场上,可就不是罚跪这么简单了!”

    不过,打一棒子也要给个甜枣,不然以后谁给你办事,李弘口气转缓,语重心长的说道。

    “殿下的意思是,卑职有机会上战场?”

    果不其然,李弘的话一出口,程武便双眼发亮的盯着李弘。

    大唐首重军功,只要能够在战场上立功,封妻荫子,荣华富贵都不在话下,程武虽说是李弘身边的亲卫首领,可若是想要爵位,却非军功不可。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尤其是对于像程武这样的汉子来说,一提起战场就会热血沸腾。

    可惜的是,作为太子的亲卫,基本上是没什么希望上战场的,无论是李治,还是武后,都不可能允许一国储君如此身涉险境。

    现在李弘此言,等同于许诺放他上战场,他怎会不欣喜若狂!

    瞧着程武亮的吓人的眼睛,李弘暗自偷笑,他就知道像程武这样的汉子最大的梦想就是到战场上走一遭。

    虽然李治对军权把的极严,可记忆中李治似乎身体不好,尤其是后期的时候,武后开始渐渐将势力往军队发展,自己可不能坐以待毙,程武之前是李治的亲卫,如今又在东宫,若是将他安排进军队,既不会引起李治的疑心,也不会倒向武后,可谓两全之事。

    所以李弘早就考虑找个机会让程武进入军中,但是在这之前,还是要彻底收服他才行。

    不过眼下还不是机会,是以李弘没有回答程武,只是含糊道。

    “会有机会的,下去吧!请张大人进来!”

    最后一句,却是对着身边的小内侍说的。

    不过临了,看着程武一瘸一拐的样子,李弘还是不忍心,补了一句。

    “顺便去药藏局拿些活血化瘀的药,回头给程统领送过去!”

    药藏局是东宫的下属之一,专门负责太子的汤药,李弘此举,算的上是恩典了。

    不多时,张文瓘进了前殿,让李弘没有想到的是,跟着一起来的还有狄仁杰。

    “老臣参加太子殿下!”

    “免礼!怀英也一起来了。”

    李弘笑吟吟的给二人赐了座。

    几人坐定之后,张文瓘便有些急切的说道。

    “怀英已经将昨日的情况对老臣说了,殿下着实是……冲动了!”

    张文瓘叹了口气,昨日狄仁杰到大理寺上任,便对他说了平康坊之事,张文瓘虽说对李弘以民为重的情怀颇为感动,可冷静下来,却也不由地担心起来。

    雍王和贺兰敏之,一个是帝后最宠爱的儿子,一个是武后最拿得出手的外戚,李弘此举,等同是在赤果果的打武后的脸。

    张文瓘本以为,李弘到平康坊堵住李贤之后,两人会暗自密谈,顺便派个人到平康坊后院查探一番。

    没想到李弘这一次却选择了公开亮相,之前虽说大家都知道李弘已然回京,可毕竟心照不宣,消息只在朝堂当中流传,百姓却丝毫不知。

    而李弘出现在平康坊之后,哪怕是帝后在面子上,也要给天下万民一个交代,这私自回京的名头怕是拿不掉了。

    何况,李弘此次更兼私闯民宅,仗势欺人等多项罪名,虽是事出有因,可就算这些事情帝后不予计较,可在百姓的心目中,李弘多年来累积的名望却是彻底毁于一旦。

    若是再有小人挑拨,或许李弘的太子之位都岌岌可危。

    如此紧张的情势,叫张文瓘如何能够放心。

    “早知道,老臣就不该把民女失踪案托付给殿下,如今之计,殿下当即刻向陛下娘娘上书请罪,或许殿下尚有一线生机!”

    重重的叹了口气,张文瓘说道。

    “张大人稍安勿躁,事情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张文瓘忧虑的事情,李弘又岂会想不到,可他既然做了,就不会后悔,何况事情的确还有转寰的余地。

    “昨日孤拜托狄卿查的事,狄卿可有眉目!”

    不过李弘却卖了个关子,转向狄仁杰问道。

    “回殿下,昨日臣上任大理寺丞之后,便调阅了民女失踪案的卷宗,又从长安令崔大人手中接过了在平康坊抓获的一干人等,经过臣连夜审理,已然稍有所获!”

    狄仁杰双眼通红,显然是昨天熬了一个晚上,不过语气却是有些兴奋,看来却是大有进展。

    “情况如何?”

    李弘眉头微皱,淡淡的问道,一颗心也提了起来。

    “殿下放心,经臣初步审理,此事大约与雍王殿下并无太大关系!”

    狄仁杰也是心思玲珑之辈,自然知道李弘在担心什么,也不再卖关子,干脆利落的说了出来。

    果然此言一出,狄仁杰便看到,李弘的眉头舒展开来。

    虽说李弘下定决心要严惩幕后黑手,可毕竟李贤是他的弟弟,他倒是真怕李贤跟此事有所牵连,到时让他陷于两难。

    何况李贤乃是帝后最宠爱的儿子,也是李治钦封的亲王,就算李弘想动他,却也是有心无力。

    此刻听说李贤与此事无关,李弘才把心放进了肚子里。

    “狄卿细细说来。”

    李弘轻声道,语气也轻快了许多。

    “经过昨日的审理,臣倒是得出了一点不同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