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重生大唐皇太子 > 第十九章:善后之事
    夜,东宫。

    狄仁杰此次名义上是调任大理寺丞,是以平康坊的事情一完,便匆匆拜别了李弘,正式赶往大理寺上任。

    而长安令也封锁了整个平康坊,准备将此案移送大理寺。

    至于贺兰敏之那个家伙,虽然李弘恨不得弄死他,可如今却不是一个好的时机,是以李弘派人将他送回了府邸。

    等到李弘回到东宫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虽说李弘这些日子身子好了不少,可是还是疲累至极。

    是以回到东宫之后,匆匆去见了裴氏一面,眼见裴氏气色好了不少,已经能够下床行走了,李弘便一头倒在榻上,睡了过去,倒让裴氏十分看的十分心疼。

    等到李弘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

    “殿下醒了!昨日殿下去了哪里?竟是累成了这个样子!”

    裴氏匆匆走了进来,坐在床边一脸心疼说道。

    “今日妾身亲自给殿下准备了早膳,这就去给殿下拿来!千儿,替殿下更衣!”

    裴氏的声音依旧带着几分虚弱,柔柔的,不过最后一句倒是带着几分威仪。

    说罢,小丫头便带着一队宫女走了进来,服侍李弘更衣。

    不过,好像哪里不对啊!

    李弘扶着温热的床榻有些疑惑,到底是哪里不对呢?

    等等,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他旁边竟然是温热的?

    “千儿,我……昨天是一个人睡的吧?”

    李弘心中有了一点猜测,但还是期期艾艾的问道。

    “殿下昨日当然是和娘娘一起睡的啊!嘻嘻!”

    小丫头似乎很开心,欢快的说道。

    和……娘娘……一起?

    李弘扶着额头,有点晕,这进度也太快了吧?虽然自己已经接受了裴氏,可好歹给自己一个适应的时间吧,这么简单粗暴就同床了真的好吗?

    “那个,我昨晚没做什么吧?”

    自己不会那么禽兽吧,自己只是劳累,又不是酒后,应该不会乱来吧!何况裴氏的身子还没好……

    “没有!”

    忽然从身后冒出来一个声音,把李弘吓了一跳。

    转身一看,女子一身劲装,皮肤白皙,一枚玉冠将长发束起,英气勃勃,若是不仔细看,怕是会将女子当成一个英俊的美少年。

    女子斜倚在大殿的柱子旁,淡淡的说道,语气平静,不起波澜。

    九歌!

    “殿下,这位姐姐是谁呀!昨晚程大哥说他是您带回来的,娘娘便安排她在偏殿住下,当时还看不出来,没想到姐姐一打扮这么漂亮!”

    小丫头一边替李弘穿衣服一边八卦的问道。

    伸手揉了揉小丫头的脑袋,李弘说道。

    “她叫九歌,以后就是我的贴身……侍卫!”

    唔,昨天她说要保护自己,大约就是当侍卫的意思吧!

    李弘转头望着斜靠在柱子上的九歌,却见她仍旧一副冷冷的样子。

    “一年!”

    忽的九歌开口道。

    意思是保护他一年吗?也好,这个九歌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李弘也没想着救个人就能让人家以身相许,一辈子以身相护什么的。

    一次无意的举动换来一个比程武还厉害的保镖,虽说是限时的,可还是笔划算的买卖。

    不过话说回来,以她的本事,怎么会沦落到还要他救的地步。

    “那个,九歌啊,你身手这么好,怎么会被抓到那种地方去?”

    李弘有些好奇的问道。

    沉默……

    还是沉默……

    让李弘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这个姑娘真是……

    不过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了吗?大不了去审那些平康坊的伙计,总会知道的,李弘得意的看了一眼九歌。

    不多时,裴氏端来了早膳,几个精致的小菜,加上香浓的白粥,不算丰富,但看的出来是下了功夫的。

    “你身子还虚着,忙这些干嘛?让奴婢们去做就好了……”

    李弘这才注意到,裴氏的额头上渗着细细的香汗,想必是忙了一个早上才做的这些,想到昨日裴氏才刚刚转醒,不由地关心道。

    拿起勺子尝了尝,还别说,真不是那些没滋味的温补膳能够比的,当下李弘摸着肚子苦恼道。

    “何况,婉莹的手艺这么好,若是把我的口味养叼了,吃不下别人做的可怎么办?”

    裴氏看着李弘煞有其事的样子,不由地轻轻一笑,昨日千儿对她说殿下变了不少,她还不大相信。

    今日一见,果不其然,从前的李弘虽然温润谦和,却一向是不苟言笑,一举一动必然合乎礼仪,哪会像现在这般调笑于她……

    “殿下若是喜欢,妾身天天给殿下做,只盼殿下不要烦了便好!”

    裴氏的声音柔柔的,带着几分羞喜,素面娇嗔,让李弘不由地想起了一个词。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用在裴氏的身上可谓恰如其分,李弘忍不住伸手在裴氏挺翘的鼻梁上点了一点,事后才发现自己此举不妥,显得有些轻佻。

    “殿下……婢子们都在呢……”

    却见裴氏展颜一笑,有些羞窘,低声呐呐道。

    李弘才反应过来,自己心虚个什么劲儿,这是自己老婆,刮一下鼻子有什么?果真是接受事物需要一个过程啊。

    看着裴氏羞红的俏脸,李弘不由地哈哈大笑。

    打闹中用完了早膳,李弘来到前殿,思量着昨日在平康坊的情况。

    虽说昨日打的痛快,可事后的处理却是个问题,毕竟昨日的事情闹得有点大,以武后的情报网,恐怕不久之后就会得到消息,他得尽快给武后和李治一个交代。

    思来想去,似乎唯一的办法,就是上个请罪的奏折,最好是能把平康坊的事说成是兄弟之间打闹,自己作为兄长,教训教训弟弟总不算是太过分的。

    至于私闯民宅之类的,大抵不过是一顿训斥而已,何况自己还揭出了拐卖女子的案子,应该不会有太过严重的后果。

    只是头疼的是贺兰敏之那条疯狗,不知道会去武后面前乱说什么,倒是有些棘手。

    而且这道奏折一上,便等于将贺兰敏之和李贤从平康坊一案中彻底摘了出来。

    但是李弘已经决心严惩拐卖女子的幕后主使,狄仁杰虽说破案能力出众,可毕竟刚刚接手拐卖女子一案,恐怕一时之间难以查清,若是此刻上了奏折,到时候查出和李贤或是贺兰敏之有关,他又该如何向李治解释。

    李弘有些难以决断。

    “殿下,张大人到了!”

    一名小内侍进了前殿,把李弘从沉思中惊醒。

    “请张大人稍待!”

    李弘瞧了一眼小内侍,淡淡的吩咐道,说罢,望向在殿中跪了一早上的程武。

    “知道孤为何罚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