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重生大唐皇太子 > 第十八章:九歌!
    走到了院子里,李弘才轻轻的舒了一口气。

    “殿下今日……闹得有些大了!”

    良久,狄仁杰叹了口气,说道,虽说他和李弘接触不久,可也看得出李弘机敏果断,至情至性,乃是难得的储君人选,是以不免对李弘的处境有些担忧!

    “殿下不该那么冲动的,此事若是传到陛下和娘娘的耳中,殿下断拿不到好处的!甚至……”

    “甚至连太子之位都保不住对吧?”

    接着狄仁杰的话,李弘反问。

    “狄卿啊,大丈夫立于世间,有所不为,有所必为!今日之事,的确是出乎了孤的意料,可孤不后悔!”

    最后一句话,李弘说的斩钉截铁。

    “那些可怜的女子,她们一个个都是我大唐的子民,她们都有自己的父母,有自己的兄弟姐妹,我大唐已经对不起她们,没有给她们一个太平盛世,让她们不得不背井离乡,求一条活路,现在难道连这些女子最后的尊严也要剥夺吗?”

    李弘越发的激动,狄仁杰甚至看到李弘的眼角隐隐泛起了泪光。

    前世李弘最恨的就是人贩子,他们掳走了一个孩子,造就的是一个家庭的悲剧,前世,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人物,无力去阻止这些事,可现在,既然他在太子的位置上,他就决不允许这种事在他眼前发生!

    忽然之间,李弘郑重的向狄仁杰躬身下拜。

    “怀英,孤知道你乃是嫉恶如仇之人,今日拜托你一事,望你万勿推辞!”

    “殿下……”

    狄仁杰已经隐约猜到了李弘要说什么,可是若是真的卷进了此事,他可就永远没有安生日子了,甚至……身家性命都是问题!

    “其一,这些可怜的孩子孤会安排好,此事显然已经并非一日,抓人,卖人,上家下家显然已是涉及极广,请狄卿将此事追查到底,无论涉及到谁,孤都绝不容情!纵然……”

    李弘顿了一下,神色有些挣扎,但很快便斩钉截铁的道。

    “纵然涉及皇家,孤拼了这个太子之位不要,也要为这些孩子讨回公道!这一拜,孤替大唐子民下拜,请怀英务必不要推辞!”

    说罢,李弘竟是躬着身子不动,等着狄仁杰答应。

    “太子殿下如此抬爱,臣定当赴汤蹈火,死不旋踵!”

    狄仁杰愣了一下,倒不是因为他不敢接下这个案子,而是被李弘的态度震惊了,他本以为李弘是要让他彻查太子遇刺一案,没想到李弘竟是托付他人口失踪的案子。

    醒悟过来以后,狄仁杰立刻跪在地上,同样斩钉截铁的说道。

    李弘这才起身,扶起狄仁杰,又不放心的嘱咐了几句,就看见程武从暗室中出来,身后跟着几个可怜的女孩。

    一时之间,也找不到其他的衣物,程武便将自己和李弘亲卫的外衫脱下来罩在了她们的身上。

    好在现在已经是初秋,这些汉子身上都多穿了几件衣服,倒也不虞衣物不够,只是这些宽大的外衫罩在她们瘦小的身躯上,显得格外不合身,倒有几分楚楚可怜的意味。

    “殿下,那些女子大多是流民,也有不少是周围的良家女子,都是被强行掳了过来,卑职已经给了她们银两,放还她们回到家中寻找家人。”

    程武一抱拳,对着李弘说道,只是话语中最后却流露出几分犹豫的意味。

    “只是……这十几名女子有些年纪尚幼,有些已经没了家人,她们该如何处置,请殿下示下!”

    按照道理来说,这些女子的去处自有长安令处理,可她们无依无靠,最后的结局无非是拿到一笔银钱,然后自生自灭。

    可如今长安城外全是流民,她们几个区区弱女子,如何能够生存下去。

    程武实在是不忍心,便想着带她们到李弘这里求个恩典,给她们一个活路,虽说李弘身边伺候的人皆是千挑万选出来的,不大可能让她们来。

    可李弘名下却是有好几个庄子,打发她们去那里求个活计还是有可能的。

    可就算是庄子,也是需要身家清白之人方可进入,是以程武只好硬着头皮过来向李弘求个恩典。

    可不料李弘看见程武带着几个女子出来,却是眉头一皱,冷声道。

    “那程统领的意思呢?”

    声音不大,话语中却是不带一点温度。

    程武此举看似是想要为她们谋条活路,可实际上却是在胁迫他,程武若是真的为她们考虑,大可不必带她们出来,自己过来便可以,可程武如今领着她们一众人跪在这里,却是逼着李弘不得不答应他的请求。

    是以,李弘口气中不免带着几分不悦,今日程武的表现,着实令他有些失望,确实是该好好敲打敲打了。

    “卑职想,安排她们到殿下的庄子去求个活计,请殿下给个恩典!”

    虽然已经察觉到了李弘的不悦,可程武还是硬着头皮说道。

    其实他这么做,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庄子毕竟是皇家的产业,若是放了身家不清白的人进去,李弘也要担着风险,是以程武才想到这个主意,殿下素来心软,若是看见这些女子可怜的样子,必然不会拒绝。

    所以才有了现在这副局面。

    李弘看了看程武身后跪着的女孩们,终究是不忍心,摆了摆手,说道。

    “那便依你,送去庄子!”

    “我不要去庄子!”

    突然之间,程武背后的一个女子却是脆生生的叫道,吓得程武顿时一身冷汗,这女子怎的这么不识好歹,连太子殿下的话也敢违背。

    “哦,那你想去哪?”

    今日的事情着实有些多,安排好了这些女子,李弘正欲回转东宫,便听见了一个倔强的声音,不过此刻他确实是有些疲累了,声音中也不免带上了几分威严。

    “跟着你!”

    那女子十三四岁上下,在这些女孩中算是年纪不小的了,面容清秀,就这么直挺挺的跪着,那双清亮的眸子却异常的平静,不带丝毫的波动。

    “跟着我?你跟着我能干什么?我身边可不缺丫头!”

    李弘也发现自己的语气有些重了,口气转缓玩味的问道。

    “保护你!”

    那女子沉默了一下,说道,只是语气却一如既往的平静。

    李弘有些啼笑皆非,这个小姑娘真是可爱,唔,留在身边做个开心果也不错的!

    “别动!”

    下一刻,闪亮亮的两根银针便抵住了程武的喉咙,已经深入脖间半寸,细长的银针在阳光下轻轻的颤动着,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那小女子白嫩的小手,正夹着两根银针,程武想要反抗,却发现四肢无力,连手指都动不了。

    她的眼睛一如既往的平静,仿佛只是干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随即,她转过身子,一个闪身跪在了李弘的面前,不再说话。

    “你是谁?为什么要接近孤?”

    刚刚那女子虽然是突然袭击,可是要知道程武可是李治专门派来保护李弘的,岂是那么容易就中招的,李弘不知道程武的武功到底有多高,可到了他那个地步,凡是接近他的人,他都会下意识的防备。

    那女子能够制服程武,只能说是因为她的速度太快,快到程武来不及反应,所以李弘的第一反应是这个女子乃是故意接近他,不过转念一想,却发现自己这话问得蠢了。

    且不提自己前来平康坊是这几日才决定的,便是以这女子的身手,想要取他的性命也不难,既然她只是对程武出手,便说明对他没有敌意,既然没有敌意,不妨留着她又如何?

    “九歌!”

    李弘都怀疑她是不是有语言障碍了,说话都不超过三个字,简直是高冷到了极点。

    “好,孤就留你在身边又如何!不过孤那个亲卫,是被你下了毒吧!姑娘能否替他解开!”

    思量了片刻,李弘果断道,看了一眼僵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程武,又补了一句。

    “麻药,半个时辰!”

    那个名叫九歌的女子起身,闪身到了李弘的身后站定,冷冷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