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重生大唐皇太子 > 第十五章:人渣该死
    你小子终于舍得出来了!李弘心中冷笑。

    “是孤给的胆子!怎么?六弟有异议!”

    李弘朗声道,说罢,不管一脸呆滞的李贤,和四周围观的众人,大步朝大堂走去。

    既然决定要赌一把,那李弘索性就来一把大的,把事情闹得越大越好,此刻李弘心中也大致思量清楚了,这平康坊中的秘密绝对不小,不然不至于让贺兰敏之和李贤都先后出面制止。

    所以李弘索性亮明了身份。

    缓步走下了楼梯,现场竟没有一个人反应过来,倒是程武事先便料到此种场景,单膝跪地。

    “参加太子殿下。”

    随后,周围的众人才醒悟过来,纷纷跪下,要知道,李弘这个太子虽说没什么实际的势力,但在民间的风评却是极为不错的,百姓们都称赞他温良仁厚,甚至在民间的威望连武后也有所不及。

    不过在人群中却是有两个人站着,一个脸色难看,白皙的手紧紧的抓着手中的折扇,一个躲躲闪闪,不敢直视李弘的目光。

    这二人,正是贺兰敏之和李贤。

    虽说按制,以他二人的身份皆不必跪,可贺兰敏之连一个躬身的礼都不行,显然是猜到了今日之事乃是李弘的安排,一脸恶毒的瞪着李弘。

    “跟我下来!”

    李弘特意绕了个圈,经过李贤的房间的时候,对着李贤冷声道。

    可怜李贤素来惧怕这位兄长,此刻心中又不大坦荡,只好躲躲闪闪的跟在李弘的身后到了楼下。

    “程武,你带着人,把平康坊封了,然后遣个人,去将长安令请过来!”

    李弘淡淡的道。

    “李弘,你敢!”

    话音刚落,贺兰敏之便气急败坏的叫道,原本俊朗的面容也扭曲了起来。

    转过身看着贺兰敏之怒气冲冲的样子,李弘倒是有些诧异,这小子果真不愧是嚣张跋扈惯了,真以为没人治得了他了!

    李弘穿越过来有一段时日了,还从来没有人敢连名带姓的称呼他!对他这个太子都如此嚣张,可见平日里是多么的无法无天。

    而且自从见到贺兰敏之开始,李弘就觉得浑身不舒服,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当下眉头一皱,李弘冷声说道。

    “程武,周国公脑子不清醒,赏他几个巴掌醒醒脑子!”

    “殿下,这……”

    程武却有些犹豫着不敢上前,他之前是李治身边的,自然知道贺兰敏之在帝后心中都是极为受宠的,暗道殿下平日里机敏稳重,怎的今日这么冲动。

    “怎么?孤指使不动你了?”

    李弘却越发觉得心烦意乱,提高了声音说道。

    “你敢,我乃是大唐的国公,你敢打我,我先打死你这个贱人!”

    贺兰敏之眼见李弘从下来开始就没有正眼看过他,更是指使人想要打他,他平时是无法无法的主,那受得了这样的对待,当下便朝着李弘扑了上来。

    李弘倒是没有料到贺兰敏之如此胆大包天,竟然真的敢朝他扑上来,不过李弘也不是以前的那个病秧子了。

    这一个多月,李弘虽然一直忙于事务,却一直没有搁下锻炼身体,是以现在这副身子虽算不得壮硕,却也不像以前一样是风一吹就倒的样子了,而贺兰敏之却仍是一副被酒色掏空了的身子。

    是以李弘眼见贺兰敏之张牙舞爪的扑了过来,反手就是一个巴掌,打在贺兰敏之那张俊秀的小白脸上,登时出现了五个红通通的手指印。

    被李弘打了一巴掌的贺兰敏之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程武一个闪身擒住了。

    他也没想到贺兰敏之竟然如此跋扈,连太子都敢打,这事说轻了是表兄弟打架,说重了贺兰敏之就是行刺太子。

    何况若是在这众目睽睽之下让太子殿下挨了打,他这个亲卫首领也就干到头了。

    是以程武此刻也顾不得贺兰敏之的身份,直接出手擒住了他。

    “程武你这个混蛋,竟敢对本国公无礼,我要让你全家都去死!李弘你这个贱人,你敢打我,等着被废吧!我要……”

    贺兰敏之刚刚从被打的惊愕中醒悟过来,就被程武擒住了,口中不断的喝骂,李弘眉头一皱,又是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这一下李弘可是蓄足了力道,直接打的贺兰敏之嘴角见血。

    然后李弘便命人堵住了贺兰敏之的嘴。

    只是此刻的李弘心里却已经是怒火滔天,恨不得当场打死贺兰敏之这个混账东西!

    因为李弘终于想起来自己为什么如此厌恶他了!

    贺兰敏之生的一副好皮囊,是出了名的贪花好色,长安城里不知道多少良家妇女被他凌辱,而碍于帝后的宠爱,根本没有人敢动他。

    不料他这个色胆包天的东西,竟然将色心打到了李弘的头上,在李弘十五岁那年,武后指了一门亲事给李弘,是司农少卿杨思俭的女儿杨氏,贺兰敏之竟然垂涎她的美色,将她诱骗出来凌辱之后又送了回去。

    后来杨氏不堪此事,回去之后便上吊自杀了。

    而当时的李弘听说此事之后,气的当场拿剑要杀了这个混蛋,可最后却是被武后制止了,最后在武后的母亲杨氏的祈求下,武后只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毕竟当时立杨氏为太子妃之是个意向,并未正式下旨,李弘也不好大肆追究,只好咽下这个哑巴亏。

    何况这种有损皇家颜面的丑事,武后也不愿张扬,是以最后只能不了了之,也正是因为此事,让武后和李弘之间有了一道无法弥补的裂痕。

    或许是因为此事太过耻辱,这段记忆被原主留在了最深处,要不是今日贺兰敏之激怒了李弘,或许连这段记忆都不愿再被翻起。

    不过这个原主真是个窝囊的混蛋,理清了记忆,李弘不由得在心中破口大骂,绿帽子都戴到这个份上了,早就该一刀了结了他。

    虽然在心里已经给这个家伙判了死刑,可现在李弘却没心思理会他。

    眼见客人都已经被请了出去,李弘转身从地上捡起那块令牌,冷声道。

    “六弟可认识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