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重生大唐皇太子 > 第十四章:心思缜密的狄仁杰
    贺兰敏之这个主在长安是一个大写的“嚣张跋扈”,仗着他那位外婆荣国夫人的宠爱,谁都不放在眼里。

    便是李弘在他的面前也吃过几回亏,就算闹到皇宫里面,武后抹不开自己母亲的请求,总是轻拿轻放,到头来反倒是李弘要挨一顿骂。

    至于他那个老爹李治,更别提了,贺兰敏之的母亲就是大名鼎鼎的韩国夫人,自从韩国夫人莫名其妙的死了以后,李治对贺兰敏之就格外的恩宠,不仅许他袭了国公的位子,平常更是赏赐不断,指望李治做主,醒醒吧!

    帝后都对贺兰敏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下面的官吏也就更不敢多说什么了,是以贺兰敏之也越发的嚣张跋扈。

    “怎么回事?这平康坊怎么会是贺兰敏之的产业?”

    李弘眉头一皱,对着背后的亲卫程武问道。

    “公子,这周国公的确是有份子在平康坊中,可大头却是那位的,况且周国公一向只拿红利,从不插手平康坊的事务,今日怕是周国公恰巧在此地,才造成了这般局面。”

    程武沉声答道,只是声音中却不免带着一丝羞愧,毕竟这是他第一次替李弘安排事务,就出了这么大的纰漏。

    李弘没有说话,皱着眉头盯着楼下的情势。

    “你是雍王府的?”

    贺兰敏之斜眼看着那领头的汉子,语气中净是不屑。

    “本公子倒不知道,这雍王府的下人什么时候敢欺负到主子的头上了!”

    “你……你什么意思?”

    今日之事本就是李弘安排的,那闹事的汉子正是李弘的亲卫,自然是认得这位周国公的,不过来之前程武大人可没有交代说周国公会出头啊。

    那汉子本身就是一位习武之人,不擅长这些弯弯绕,只是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才被李弘派来,所以一看到贺兰敏之出来,立刻就有些慌神,说话间也不免有些底气不足。

    “就凭这个?”

    贺兰敏之随手拿起桌子上的雍王府令牌,朝空中一抛一抛,语气轻蔑,不过下一刻,贺兰敏之忽然变了脸色,大声喊道。

    “还不给本公子快滚!”

    二楼,李弘脸色铁青,长安城里有点势力的人都知道,这平康坊是雍王李贤罩着的,虽然李贤早就放出话来,是替朋友照料,可有点眼力的都知道,这平康坊真正的东家正是他雍王李贤。

    那挂着名的东家,说是朋友,可其实就是李贤王府里的家奴。

    自从那晚在刺客身上搜出了雍王府的令牌之后,李弘就盘算着找个机会试试李贤,虽然仅凭一块令牌不能就此断定就是李贤的指使,可也不是全无可能。

    况且李贤这些日子态度着实有些暧昧,太子回京,东宫遇刺,裴氏身受重伤,李贤无论是作为弟弟,还是作为臣下,都理应前往东宫探望,可这几日,李贤竟是一直窝在王府里,不曾出门一步。

    不过今日李弘却打探到李贤悄悄的来了平康坊,是以李弘打算试试李贤真正的态度,那块被抛出来的令牌,就是他遇刺那晚刺客身上搜出来的。

    不过李弘却没有料到贺兰敏之会横插一杠。

    “公子,既然今天周国公出头了,不如……就撤了吧!”

    程武有些犹豫的问道。

    “公子且慢!”

    要撤掉吗?李弘心中也有些挣扎,正在犹豫之际,却听见狄仁杰忽然出言道。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怀英可是又看出了什么不同?”

    李弘这次是真的疑惑了,今日引出李贤大概是没什么希望了,所以他也萌生了退意,不过让他纠结的是今日来这平康坊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办,只是试探李贤才是大头,若是今日不能见到李贤的话,贸贸然继续闯进去,便成了师出无名啊!

    不过狄仁杰不会连此事都知道吧?

    若是连这个都不知道,那就不是人了,就是妖精了。

    “公子没有注意到,周国公的态度不大对吗?”

    狄仁杰却是紧紧的盯着大堂,说道。

    李弘也转头看着贺兰敏之,却是没发现有什么不对的,不过不等李弘问话,狄仁杰便接着说道。

    “周国公乃是嚣张跋扈之人,今日那汉子的行为,不吝于直接打周国公的脸,可如此大的侮辱,周国公却轻拿轻放,急着把人赶走,这绝不是周国公的做派!”

    狄仁杰紧锁眉头,语速也越来越快。

    “公子再看,狄某虽不在长安,可也知道周国公好大喜功,出行之时必然声势浩大,今日却只身一人,显然是不想让人发现行踪,可此刻周国公却又为平康坊出头,难道不奇怪吗?况且周国公一向暴躁易怒,今天却如此轻拿轻放,着实不得不令人生疑!”

    “若是要出头,为何一开始不出现,非要等到把大堂弄得一片狼藉之后才出来,回想起周国公出现的时机,正是那汉子将要进入后院打砸之际,是以狄某断定,这平康坊绝对有见不得人的秘密,请公子斟酌。”

    狄仁杰口气急促,说了一大串话,然后静静的看着李弘,显然在等着他的决定,而此刻,楼下大堂中的那汉子在贺兰敏之的逼迫下,也渐渐有了退避的迹象。

    “程武,你下去带着人给我冲,不要理贺兰敏之,我倒要看看,这平康坊的后院到底藏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李弘当然知道平康坊藏着秘密,今日他下令以打砸的方式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只是李弘不知道这个秘密究竟值不值得让他出面,毕竟太子这个高危风险职业,一举一动都有无数人盯着,若是真的把事情闹大了,他怕是讨不到好处。

    赌就赌了,不过眼见贺兰敏之如此紧张,李弘也决定赌一把,当下咬牙切齿的吩咐道。

    程武得了令谕,一个闪身,便从二楼飞身而下,来到了那汉子的前面。

    “周国公,得罪了!弟兄们,跟我冲进后院!”

    说罢,一把推开拦在前面的贺兰敏之,带着人就要往里冲,那些闹事的随从本就是程武的手下,见老大出面,自然是跟着就往里冲。

    “住手!”

    就在此刻,变故再起,就在刚刚贺兰敏之出来的房间,一名青衣少年,面色铁青的走了出来。

    “程武你这个混账,谁给你的胆子到本王这里闹事?真是不知所谓!还不给本王滚!”

    少年有些气急败坏的吼道。

    程武眼见那名少年出面,倒真是停下了动作,不过倒不是怕了那名少年,而是他知道今日李弘的目标,如今正主既然现身了,自然轮不到他继续做决定。

    雍王李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