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重生大唐皇太子 > 第十二章:惊喜连连
    吴良辅顿了一下,从袖中又掏出一份黄绫,展开读道。

    “皇太子弘温文仁和,处政有方,朕与皇后甚为欣慰,赐明珠十颗,庄子一座,自即日起,禁军调拨七千以重建东宫六率,各部不得拖延,着英国公李绩即刻上任,不得有误,钦此!”

    禁军?

    李弘有点懵了,伸手接过旨意,却见这份旨意上不仅盖着李治的皇帝宝印,而且加盖了武后的后印。

    看来这次他老爹是铁了心的要把东宫六率建起来了,竟然愿意从禁军调拨兵员,而且看这意思,他母后竟然也公开支持东宫六率!

    这算不算因祸得福?有了这道旨意,以后谁再敢阻挡东宫六率就准备承受李治和武后的双重怒火吧!

    李弘送走了吴良辅,刚准备回转内宫,却见亲卫程武进来禀报道。

    “殿下,那人已经到了城门口,我们的人也准备好了。”

    “太好了,更衣,孤要出宫!”

    听见程武的话,李弘一拍大腿,改了主意,决定去城门口看看这位在后世大名鼎鼎的人物。

    何况裴氏既然刚刚醒过来,必然十分虚弱,还是让她好好休息为好。

    不多时,李弘便换好了衣服,一身便装来到了离金光门较近的西市。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西市是整个长安城最繁华的地方,聚集着无数的商人,酒肆,客栈,货站,珠宝店,无论是名贵的奢侈品还是日常的生活用品,都能在这里买到,更有许多来自异域的胡商在此地做生意,衣着暴露的胡姬在店外跳着胡旋招揽客人,倒也是一道别致的风景。

    “殿下,就在前面!”

    程武带着李弘来到了西市的一个角落,指着前方说道。

    李弘朝着程武指的方向看去,却见在前面茶棚之中,一名面色清瘦的男人端着茶杯细细嘬饮。

    那男子一身青衣,旁边坐着一名十几岁的小厮,桌上放着一个小小的包袱。

    这就是大名鼎鼎的神探狄仁杰?怎么跟个落魄的举子一样。

    李弘觉得有点失望,但是还是大步走了过去,对着茶博士随口喊道。

    “来壶茶!”

    然后李弘转头对着狄仁杰问道。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这位兄台,我可以坐这吗?”

    说罢,也不等他回应,便一屁股坐在青衣男子的对面。

    “诶,你这人怎么这样,我家公子还没同意你坐下呢?”

    青衣男子还没说话,他身旁的小厮便涨红了脸,对着李弘说道。

    “狄英,不得无礼!”

    狄英?看来是没找错人,总不可能一下子出现这么多姓狄的吧!

    听见青衣男子出言,李弘有些窃喜。

    “在下狄仁杰,教导无方,还请公子恕罪。”

    狄仁杰呵斥了自家小厮,便转过来对李弘一笑,向李弘通报了姓名。

    “李五郎,狄兄叫我五郎就好。”

    李弘嘻嘻一笑,大大咧咧的说道,这就称兄道弟了!

    不过李弘这么热情倒让狄仁杰有些措手不及。

    “狄兄自何处而来?”

    茶博士送上了茶水,李弘端起杯子,抿了一口,问道。

    “并州!”

    狄仁杰刚说完,便见李弘眉头一皱,放下了杯子,当下有些疑惑,不过瞧了一眼杯子里略带浑浊的茶水,心下了然,似笑非笑的看着李弘。

    这倒让李弘有些尴尬,这茶水真是……不知道一股什么味道!看来他是在东宫过惯了,这种街边的大碗茶倒是有些不习惯。

    “哦?这几日长安可乱的很,据说连太子殿下都在皇城遇刺了,这时候到长安来,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啊!”

    李弘慢慢的开始把话题往正事上引,也默默的观察着狄仁杰的反应。

    “呵呵,此地人多,不知公子可否赏脸,随狄某到前面酒楼一叙!”

    狄仁杰没有回答李弘的话,倒是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慢悠悠的说道。

    “狄兄既有此意,平康坊如何?”

    李弘犹豫了一下,说道。

    西市的酒楼不少,可开的最大的莫过于平康坊,据说这平康坊的背后有着一位大人物保着,是以没什么地痞流氓敢过来骚扰,眼下正是晌午,平康坊正是生意红火的时候。

    不过以李弘的身份,倒也没费什么事就找了一间二楼的房间。

    进了房间,李弘刚刚坐下来,却见狄仁杰一撩衣袍,沉声说道。

    “并州法曹狄仁杰参加太子殿下!”

    “呃,平身吧,”狄仁杰开口邀请李弘酒楼一叙的时候,李弘心中就隐约猜到了这个情景,只是心中有些丧气,自己的伪装就这么差吗……

    “狄卿坐,今日孤微服而来,你我不必拘礼,不过狄卿是如何发现孤的身份的?”

    李弘有些好奇的问道。

    “当然是殿下自己告诉臣的。”

    狄仁杰坐下,对着李弘微微一笑。

    “愿闻其详。”

    李弘倒是有点不服气,他第一次微服出巡,就被人看破了身份,心中不免有些觉得没面子。

    “刚刚在茶棚,殿下一来便直奔臣之所在,可见殿下乃是专门为寻臣而来,此其一也。”

    狄仁杰慢悠悠的说道,倒是让李弘有些不好意思,刚刚的确是自己太心急了。

    “何况臣于并州任期未满,便被急调入京,臣自然也隐约听闻此乃殿下的意思!二者结合,加上殿下身后的随从一看便是武功高强之辈,暗处又有许多护卫,狄某办了这么多年案子,若是还看不出殿下的身份,也对不起殿下的知遇之恩了!”

    这个解释倒是合情合理,李弘点了点头,却见狄仁杰面上突然露出一丝狡黠,让李弘有种不祥的预感,果然,狄仁杰顿了一下,接着说道。

    “最重要的一点,殿下腰间的九龙佩,可不是寻常人能够带着的,似乎只有太子殿下被陛下赐过一块!”

    狄仁杰戏谑的说。

    李弘苦笑的看着自己身上的九龙佩,暗骂自己真是蠢,这种低级错误也会犯,恐怕这才是他认出自己的最重要的标志吧!

    带着这么个玉佩招摇过市,鬼才认不出自己的身份。

    “狄卿既知是孤急调你入京,可知是为了何事?”

    收起略带郁闷的心绪,李弘正色道。

    “可是为了殿下遇刺一案?”

    狄仁杰低着头,虽是疑问,语气中却满满的笃定。

    “只是臣不知,臣区区一个小小的法曹,如何能得殿下青眼?”

    当然是因为你在后世的名气太大了,让我这个历史小白都知道你的大名。

    李弘心中暗暗腹诽道,不过对着狄仁杰却不能这么说,但李弘既然敢把狄仁杰调过来,自然早就准备好了被盘问的准备。

    “狄卿谦虚了,去年吏部的考评中,能得上上之语,孤自然是相信狄卿的能力的!”

    李弘“一片真诚”的对狄仁杰说道,倒是让狄仁杰有些感动,千里马尚需伯乐,狄仁杰如今已经入仕多年,却仍旧在一个小小的法曹职位上打转,不免有些被埋没的感觉。

    如今被李弘急调入京,不免有些“人逢知己”的感觉。

    正在狄仁杰心思纷乱的时刻,却听见楼下一阵嘈杂,不由得眉头一皱,却见李弘带着一丝笑容对狄仁杰说道。

    “狄卿不妨陪孤去看一场好戏!相信一定会很精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