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重生大唐皇太子 > 第十一章:东都有旨!
    太子殿下昨夜在皇城遇刺了!

    皇帝陛下明发旨意,重建东宫六率!

    不过区区几日之间,一连几道消息皆是传遍了整个长安城。

    可是奇怪的是,作为这些事件的主角,太子殿下这几日却一直闭门谢客,谁也不见,名义上是为了养伤,可是凡是消息灵通的都知道,太子并未受伤,反倒是太子妃娘娘为了保护太子,至今昏迷不醒。

    凡是有些底蕴的世家都从这些事件中嗅到了一种不同寻常的感觉,似乎,长安城的天,要变了!

    但是此刻的李弘却没有心思理会这些人,这几天李弘一直陪在裴氏的身边,寸步不离!任谁劝都不理!

    因为李弘只要一闭眼,就能看到那天裴氏为了救他而被鲜血染红的衣裙,和她昏迷之前执拗得要自己离开的微弱声音,一想到这些,心里就被愧疚填满,所以他一定要亲眼看到裴氏醒过来。

    算起来,今日距离皇城遇刺那天已有七日了!

    那日刘医官说裴氏几日便会醒来,可是时至今日裴氏依旧昏迷,不由得让李弘心中有些烦躁。

    “殿下,您已经两日没有休息了,这样下去身子会撑不住的吧!”

    小丫头看着李弘硕大的黑眼圈,和这几日愈发清瘦的脸庞,有些心疼。

    “不用担心,”

    李弘有些不在意的挥了挥手,说道。

    “我能撑得住,那刘医官不是说婉莹几日便会醒来吗?这都七日了,怎么还是昏迷着。”

    李弘的语气有些焦急。

    “殿下,您这样下去,娘娘就算醒过来,也一定会心疼的,您也不希望娘娘为您担心吧!还是快些去歇息吧!”

    小丫头犹豫了一下,还是继续劝着李弘。

    “那……好吧。”

    李弘思量了片刻说道。

    说罢,李弘起身准备去小憩一会,可是他在裴氏床榻前守了不少时间,此刻猛地一站起来,竟然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幸亏旁边的小丫头眼疾手快,扶住了李弘。

    可是就在李弘站起来的一瞬间,他似乎看到平静许久的裴氏手指动了一下,当下李弘心中一阵狂喜,甩开扶着他的小丫头,抓着裴氏的手呼唤道。

    “婉莹,婉莹,你醒了吗?是我啊!婉莹!”

    李弘的声音不大,甚至带着几分小心翼翼,似乎怕惊吓到裴氏。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接着,李弘惊喜的看到裴氏的眼睫毛轻轻地颤动着,缓缓睁开了双眼!

    “这……这是内殿?殿下,殿下呢?”

    裴氏醒过来,迷茫的大眼睛打量了一下头顶的帷幔,立刻认出这是她的寝宫,紧接着便好像想起了什么,惊恐的叫道,声音虽然有些微弱,却掩不住其中的担忧!

    “我在,我在,婉莹,我陪着你!”

    这个傻女人,到现在还想着别人,看到裴氏一醒过来就先关心自己的安危,李弘的心里有些酸楚,伸手把裴氏抱在怀里,说道。

    “不要担心,我没事,你……你怎么那么傻,为什么要替我挡那一刀?”

    看着裴氏虚弱的样子,李弘有些心疼,问道。

    裴氏蓦地惊醒过来,记忆还停留在李弘皇城遇刺的那天晚上,于是下意识的问出了那句话,此刻被李弘抱在怀里,才清醒过来,听到李弘的问话,有些后怕的说道。

    “只要殿下没事就好,殿下忘了,交丝结龙凤,一寸同心缕,妾身和殿下乃是结发夫妻,岂能眼睁睁看着殿下遇险!”

    听到裴氏虚弱的声音,李弘紧紧地抱着她,心中不知道是什么一股滋味。

    又想起那日裴氏一身素服,风尘仆仆的赶来找他,见面的第一句话,便是在关心他东都遇刺有没有受伤。

    去他的什么陌生人吧,既然他已经接受了李弘这个身份,为什么就不能接受这个善良温婉的女子呢?

    从今以后,裴氏就是他的妻子,谁也别想再伤害她!

    “报,太子殿下,东都传来旨意,请殿下去前殿领旨!”

    小内侍急急的跑进来对李弘禀报,听到东都两个字,李弘的眼中暴射出一道慑人的光芒,终于来了!

    “妾身没事,殿下还是先去处理朝事吧!不要在妾身这里耽误了。”

    裴氏轻轻的推开李弘,柔柔的说道。

    “那好,你先好好休息,我去去就回!”

    放开裴氏,李弘缓缓站起身来,温言说道,说罢便吩咐内侍好好照顾裴氏,然后大步走出了内宫。

    东宫,前殿。

    来的是李弘的老熟人,吴良辅!

    他早已等候多时,见得李弘出来,也不多言,拿出一卷黄绫,带着尖细的声音读道:

    “门下,储君者,国之本也,然煌煌白日之下,京畿重地之中,竟有贼人猖狂至此,于承天门公然行刺,无法无天,竟令朕与皇后不知天下之大,何处以为安,着令大理寺卿张文瓘亲审此案,皇太子李弘监审,限期一月侦破。”

    听到此处,李弘心中一阵欣喜,看来这次他的老爹老妈是彻底暴怒了,竟然对他的提议全部准奏,并且足斤加两。

    那天晚上裴氏遇刺之后,李弘的确十分愤怒,听见戴至德说已经抓到了刺客,恨不得一剑去了结了那个家伙。

    但是还没等到李弘亲自动手,就传来消息,那个家伙剧毒发作,暴毙身亡。

    这个消息让李弘略微冷静下来,毕竟最重要的线索已经断了,李弘一时之间也没办法立刻抓出幕后黑手。

    何况,仅凭刺客身上的雍王府令牌并不能证明什么,而且张文瓘怀疑,这次的事件和东都之事有所联系,所以在两位老臣的劝谏下,李弘选择了暂时封锁消息,尤其是封锁对政事堂的消息。

    之后李弘亲自上奏,快马加鞭的连夜将奏折送往东都,李弘身为太子,不经过政事堂直奏的权力还是有的。

    毕竟政事堂之内势力复杂,若是经由政事堂的口呈报给李治和武后,肯定会被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算下旨审理,也会有人暗中使绊子。

    归根结底,这次刺杀和东都不同,李弘没有受到伤害,裴氏也没有致命的危险,并且刺客已经被抓到。

    但李弘这次却打算给这些图谋不轨的东西狠狠的一个打击,岂能够就此善罢甘休!

    所以这次他必须把审案的权力抓在手里,而最佳的选择,就是张文瓘手中的大理寺。

    在奏折里面,李弘大大的哭诉了一番,不仅将这一次的刺杀行动描绘成一个精心谋划的暗杀行动,更把当时的情况说的惊险万分,并且夸大了裴氏的伤势,终于成功的激起了李治和武后的怒火。

    最后他请求李治和武后严审此案,并且暗示此案事关重大,应当由大理寺亲自审理。

    这几日,李弘之所以谁都不见,不仅是担心裴氏的伤势,更重要的是,他在等来自东都的旨意,令李弘惊喜的是,李治不仅将审案的权力交给了大理寺,更任命李弘监审。

    这就意味着,李弘不必假手于人,能够光明正大的动用东宫的力量追查此案。

    心中思量着,李弘正欲抬手接旨,却见吴良辅微微一笑,接着给了李弘一个更大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