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重生大唐皇太子 > 第十章:大风起
    太子殿下回京了!

    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飞快的传遍了长安城的各大府邸,让朝中大臣都有些惊疑不定,各路御史更是闻风而动,不过半日之间,政事堂已经收到将近十份奏折,弹劾太子私自回京之罪。

    政事堂。

    “许相,这些弹劾太子的奏折如何处置?”

    今日是许敬宗值班,老许年纪大了,精力有限,许多不大重要的奏折都是让中书舍人代为处置,按例这种奏折应当上呈李治,可昨晚的情形高仲舒是见了的,所以有些犹豫不决的对着许敬宗问道。

    昨晚的交锋着实有些耗费精力,是以许敬宗一天都没有精神,此刻正眯着眼睛小憩,听见高仲舒的问话,无精打采的抬了一下眼皮,挥挥手道。

    “昨日的情形你也见了,太子回京乃是陛下和娘娘的意思,这些弹劾太子私自回京的奏折就不必上奏了,烧了吧!”

    开玩笑,太子刚刚在东都遇刺,眼下正是被陛下捧在手心里的时候,这些奏折递上去干嘛?挨骂啊!许敬宗顿了顿,瞧了瞧时辰,快到中午了,唔,该回去了。

    许敬宗接着说道。

    “另外,陛下重立东宫六率的旨意已经拟好了吧?拟好了便即刻明发天下吧!”

    “许相!”

    许敬宗懒洋洋的说完,刚准备提前翘班,就听见一声呼喊,接着便看见郝处俊火急火燎的冲了进来,心中不由地腹诽道。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这个郝老头,年纪这么大了,遇事还总是这么毛躁,真是没有一点宰相的风范。

    “哎呦,我的许相!你怎么还有闲心在这喝茶,快,快随我到东宫去!太子殿下昨晚在皇城遇刺了!”

    郝处俊见许敬宗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心中大为光火,顾不得什么礼节,便急急地开口道。

    只是话刚刚说完,就听见“啪”的一声,许敬宗手中刚刚拿起的茶杯被摔了个粉碎。

    “你说什么?殿下皇城遇刺?如今情形如何,太子殿下可曾受伤?”

    许敬宗听完郝处俊的话,微眯的小眼睛立刻睁开,散发出慑人的光芒,不顾外袍被溅出的茶水溅湿,急切的开口问道。

    “殿下安好,只是太子妃娘娘为保护殿下被贼人刺了一刀,如今生死未卜!”

    郝处俊看着许敬宗,有些奇怪。

    “许相,你……你不知道此事?”

    “高仲舒,这是怎么回事?”

    许敬宗有些气急败坏的对着中书舍人高仲舒喊道。

    昨晚正是他们都离开之后,正是高仲舒继续留在政事堂整理奏折,若是发生了刺杀,没道理高仲舒不知道,但是今日一早自己过来高仲舒却什么都没说,不由地让许敬宗有些气急。

    “许相容禀,昨日诸位大人离开之后,皇城中的确发生了刺杀,但殿下并未受伤,贼子也被当场抓获,而后太子殿下曾派人前来,说殿下会亲自通知诸位大人,嘱咐下官不必向各位大人提及,是以下官才未曾禀报许大人!”

    高仲舒眼见许敬宗如此生气,当下便躬身解释道,口气有些无奈,他也着实不想这样,可太子殿下遣来的侍卫千叮咛万嘱咐不得告诉许相……

    “许相不要磨蹭了,快快与我一起前去东宫吧!发生了如此大事,是我等的失职啊!”

    郝处俊急急忙忙的拉着许敬宗就离开了政事堂。

    东宫。

    可怜许敬宗一把年纪,身子又十分肥硕,被郝处俊拉着一路跑到了东宫,早已是气喘吁吁。

    不多时,他们两个便见到李弘一脸疲惫的来到了前殿。

    “老臣参见太子殿下!”

    两人刚刚对着李弘行完礼,还没来得及落座,郝处俊便急急地问道。

    “老臣听闻昨夜太子殿下在皇城遇刺,殿下可曾安好?”

    虽然早已得到消息,知道李弘平安无事,可郝处俊还是不太放心的问道。

    “唔,劳烦二位相公挂心了,孤没什么大事。”

    李弘带着浓浓的疲惫,挤出一丝笑容说道。

    “殿下,昨日究竟是何情况?老臣听闻贼人已经落网,实乃国之大幸!”

    许敬宗倒是比郝处俊沉稳许多,听见李弘无事,便放下心来,笑道。

    “昨夜之事孤已经具本上奏,连夜禀报父皇,稍后会将副本呈送政事堂,这一次孤倒要看看,是那些无法无天的东西,胆敢如此放肆,好了,孤有些乏了,对不住二位相公,请回吧!”

    李弘脸色沉了下来,任谁都能听出李弘话语中蕴含的怒火,但是奇怪的是,李弘却没有给出明确的解释,只是含糊的说会送副本前去,便不容分说下了逐客令。

    站在东宫门外,郝处俊和许敬宗对视一眼,皆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不解。

    不过许敬宗倒是敏锐的感觉到,这长安城的天,恐怕是要变一变了,从昨日政事堂的表现就能看出,太子已经不是过去那个行事犹豫的太子了,如今的太子,可不是那么好惹的啊!

    长安城,东市的某一处府邸。

    “可恶,为什么又失败了!那个贱人为什么还没有死!”

    一名衣着华丽的俊逸男子愤怒的掀翻了桌子,俊秀的面容上满是狰狞和不甘。

    “哼,这次行动太过鲁莽了,老夫早就劝公子不要轻举妄动,公子非要执意在仓促之间安排刺杀,眼下不仅暴露了一枚暗子,而且落入了对方的手中,现在该怎么办?”

    一名老者抚着胡须,生气的对着那名男子说道。

    “可是,东都之事已经失败,这已经是最后的机会了,本来布置的好好的,谁知道李弘那个贱人竟然提前回宫,我才不得不提前发动行动,何况,若是错过了此次,且不谈皇宫守卫森严,我等再难以得手,以后东宫六率真的建了起来,我等便再无机会了!”

    俊逸男子咬牙切齿,语气中充满了不甘。

    “投毒刺杀,本就是破坏规矩的事,只要我等筹谋得当,不必用此下作手段,便能在朝堂之上,压他一个有死无生,何必要冒此大险!”

    老者皱着眉头,缓缓说道。

    “哦,先生此话何意?”

    俊秀男子渐渐平静下来,对着老者问道。

    “一切,便在三月之后陛下回京之时,到时,我等只需……”

    老者压低了声音,对着俊秀男子一阵耳语。

    “好,好,先生妙计!那个贱人这次定然逃不出先生的掌心!”

    俊秀男子抚掌大笑。

    “只是,眼下我等要考虑的是,如何不被查到我们身上!”

    老者却没有像俊秀男子一样开朗,继续皱眉道。

    “嘿嘿,这就不必先生担心了,我既然安排了此次行动,自然做好了行动失败的准备,在他出发之前的酒菜里,我加了一点点东西,所以此刻他怕是已经永远都不会再说话了,先生放心,那个贱人是绝不会查到我们头上的!”

    俊秀男子阴险的笑了一声,脸上满满的都是自信,让老者渐渐放下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