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重生大唐皇太子 > 第九章:这么容易就抓到了?
    真正进入到东宫,李弘才知道,原来东宫不是指的具体的某一座宫殿,东宫是一个宫殿群,这连绵的一片都被称为东宫。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实际上,东宫就是一座复杂的小朝堂,有前殿,有内宫,每个部门的职能都对应着朝堂上一个部门,以便储君熟悉政务。

    就拿洛阳之事来说,若是李弘在长安,根本不会发生,且不谈那名侍女能不能进得了东宫,就是皇太子入口的每一样东西都有专人尝过,他们之所以能够成功,只是因为李弘身在东都,所以一时疏忽,原主才会大意的喝了未经查验的汤,挂掉了。

    此刻,偌大的内宫中灯火通明,裴氏双目紧闭,面色苍白的躺在床榻上,胸前已经被紧急包扎好了,一名女官握着裴氏的手腕正在把脉。

    虽说朝中医术最精湛的肯定是李治的御医,可毕竟太子妃身份特殊,伤及的地方又是要害,所以李弘请来的是专为武后治病的女医官。

    “殿下,娘娘片刻之间也无法醒来,张大人已经在前殿等候许久了,您要不要先去见见张大人?”

    李弘焦急的在殿中走来走去,过了片刻,小丫头有些犹豫的开口道。

    “请张大人再稍待一会,孤马上过去。”

    李弘犹豫了一下,说道,然后便转身看着床榻上的裴氏,心中满是懊恼,他究竟是在怕什么啊!

    若是他先回了东宫,而不是赶去了政事堂,裴氏便不会出来寻他,更不会如现在一般生死未卜。

    “刘大人,太子妃情况如何?”

    片刻之后,那名刘氏女官开口道。

    “殿下不必担心,匕首虽伤在胸前,可所幸的是并未伤及脏器,臣开个方子,娘娘按时服药,静养数月便会康复。”

    这下李弘的心才放进了肚子里,舒了口气问道。

    “多谢刘大人了,只是婉莹何时才能醒过来?”

    “殿下照臣的方子去为娘娘熬药,过几日娘娘便会醒来。”

    刘氏女官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

    李弘喃喃道。

    “那便麻烦刘大人了!”

    李弘看着刘氏女官开好了药方,又命药藏局即刻照方熬药,做完了这些才匆匆赶到了前殿。

    而此刻张文瓘已经在前殿等候了将近半个时辰了,是以李弘一到前殿便拱手向张文瓘道歉。

    “张大人久等了,孤刚刚实在脱不开身,还请大人见谅。”

    “哈哈,无妨,只是殿下如今不是应当在东都洛阳侍驾吗,怎会突然回到了长安,殿下深夜召老臣前来又是所为何事?”

    张文瓘皱眉说道,他深夜被李弘急召而来,又被晾了将近半个时辰,茶水都换了好几杯了,说心中没有不悦是假的,但相对于这点不悦,张文瓘更关心的是李弘这个时候为何会出现在东宫,而且会在这个时候召他前来。

    和戴至德一样,张文瓘也是东宫的老臣,打小看着李弘长大,如今官拜大理寺卿,同时身上也挂着太子左庶子的衔。

    “呃,孤回京之事乃是经过父皇母后恩准,想必旨意明日就会明发天下,张大人不必担心,至于今日所为何事……戴师还没有过来吗?”

    李弘苦笑一声,他倒是忘了,虽然大理寺卿位列九卿,地位尊崇,可并非宰相,如今李治的旨意还被卡在政事堂,张文瓘自然不知道自己为何回京。

    况且此刻戴至德不知为何还未赶到,所以李弘便按下心思,将东都遇刺和东宫六率之事对张文瓘简单说了一遍。

    “大胆!”

    刚刚听到李弘在东都被贼人行刺,张文瓘就一下子跳了起来,倒是把李弘吓了一跳。

    “这些贼子竟敢如此嚣张,公然行刺一国储君,简直无法无天,老臣定要上奏陛下,必将贼人绳之以法!”

    张老头这么大的反应,倒是让李弘有些措手不及,不过转念一想又明白过来,大理寺主掌刑狱,一国储君遇刺,正是他这个大理寺卿的失职,何况他乃是东宫老臣,有此反应实属正常。

    “张大人暂且息怒……”

    李弘眼见戴至德一直未到,正准备将裴氏遇刺之事一并告诉张文瓘,却见一名内侍急匆匆的跑了进来,说道。

    “太子殿下,戴大人来了。”

    “那还不快请进来。”

    李弘眉头一皱,对着那名内侍说道。

    “不必了,老臣来了。”

    李弘抬头看去,却见戴至德一脸阴沉地走了进来。

    “殿下刚刚可是又在承天门遇刺了?”

    这下轮到李弘感到诧异了。

    “戴师……”

    “什么,殿下又遇刺了?”

    李弘话还没说完,就听见身后张文瓘暴跳如雷的声音,也怪不得他如此愤怒,若说东都之事乃是鞭长莫及,尚且有情可原,这次李弘又在皇城当中遇刺,可就简直是公然在打他的脸了。

    “张兄稍安勿躁,贼子已被老夫擒获,如今已经关押在刑部大牢,老夫也正是因此方才姗姗来迟。”

    戴至德带着一丝神秘的笑容,

    “你?”

    张文瓘有些怪异的看了戴至德一眼,一脸的不相信。

    倒不是张文瓘瞧不起他戴至德,就凭他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儒生,若是真的遇到刺客,不被刺客顺手解决掉都算好的了,还擒获刺客?

    戴至德和张文瓘也是多年的老友了,被他如此瞧着,当下老脸一红。

    “呃,这要多亏太子殿下遣人暗中护送……”

    戴至德正色道。

    “老臣刚刚出了皇城,便听见皇城之中有人大声呼喊‘殿下小心’,不久便看到一名内侍服色的人带着伤到了皇城门口,老夫察觉不对,便让随身家仆上前盘问,不料那贼人见人上前盘问,竟朝老夫冲了过来,所幸殿下派了两位侍卫随身前来,方才擒获了贼人。”

    戴至德一口气说完了事情的经过,口干舌燥,抓起桌上的茶杯便喝了下去,过了片刻,继续说道。

    “老臣仔细盘问之后,方才得知那人竟胆大包天,胆敢行刺殿下,于是将他押入了刑部天牢,折腾了这一趟,才遇到殿下遣来传召老臣的侍卫,故此耽误了不少时间,尚请殿下恕罪。”

    “辛苦戴师了,不过方才戴师言道,那刺客竟然出入皇城?”

    李弘沉吟了一下,心中似乎抓住了什么,问道。

    “是,”戴至德犹豫了一下说道“并且老臣在那名贼子的身上,发现了雍王府的令牌……”

    “什么?雍王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