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重生大唐皇太子 > 第八章:皇城惊变!
    “太……太子妃?”

    李弘忽然有一种想要逃跑的冲动,虽然他已经接受了这具身体,可是对于太子妃裴氏,李弘的心中却总有一种莫名的感觉,不敢去面对她。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因为哪怕李弘装的再像,他毕竟只是一个冒牌货,裴氏和原主可是同床共枕的夫妻,又岂能察觉不到,何况李弘能够接受原主的身份,可裴氏对他来说,却毫无感情可言,李弘无法想象自己如何能够和她共度一生。

    所以自从李弘醒过来以后,他一直在刻意回避这个话题,甚至于即使到了东宫门前,都不敢进去,可是该来的,终究是躲不掉啊,李弘苦笑一声,抬头朝小丫头纤手指的方向看去。

    只见一名宫装丽人疾步走来,想必就是太子妃裴氏,裴氏身后跟着一群侍女,同样跑的上气不接下气。

    裴氏一身青色衣裙,乌黑的发髻上简简单单的插着一支束发的金钗,除此之外,身上再无其他首饰,一双清亮的眸子里透着欣喜之意,快步走到李弘面前。

    “妾身恭迎殿下回宫!”

    “呃……那个,太子妃,不,爱妃……总之,你快平身吧!”

    看着一身风尘的裴氏,李弘显得有点手足无措,一连换了好几个称呼,都觉得不合适,叫太子妃?两夫妻之间是不是显得太生分了,叫爱妃?不行,那是皇帝称呼后宫妃子的,李弘挠了挠头,着实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称呼,只好含糊了过去,伸手扶起裴氏。

    “噗呲……”

    看着李弘狼狈的样子,裴氏身后的侍女都忍不住掩嘴轻笑,小丫头千儿更是一下子没忍住笑出了声。

    “殿下,您以前都是称呼娘娘的闺名的……”

    小丫头在李弘身后轻轻的提醒道。

    闺名?李弘的脸色变了变,该死的,他怎么会知道裴氏的闺名是什么,这个死鬼李弘,留下记忆也留的不完整,害的自己这么尴尬。

    “呃……这个,那个……呵呵”

    李弘干笑着,却不知道应该对裴氏说什么,只好含糊的说着。

    “殿下,您这是怎么了?妾身听闻殿下东都遇刺,可曾伤着了,怎么不在东都好好的养身子,如此紧急便赶回了长安。”

    裴氏扶着李弘,眼中有些焦急,一脸担心的问道,眼见李弘一脸茫然,裴氏的眼中闪起了泪光,声音也低了下来。

    “妾身姓裴,小字婉莹,殿下您不记得了吗。”

    “啊,婉莹,孤当然记得,当然记得!咳咳……”

    李弘打着哈哈,额头上已经显出了汗迹。

    “千儿!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就是如此照顾太子殿下的?”

    眼见李弘如此奇怪,裴氏对着李弘身后的小丫头叫道,许是太过担心的缘故,裴氏的口气中不自觉带着几分严厉。

    “娘娘,奴婢……奴婢……”

    千儿本就是裴氏的陪嫁丫头,又加上裴氏掌管东宫的威势,一下子吓得小丫头跪在了地上,带着几分委屈,却说不出话来。

    “婉莹,此事和千儿无关,你不要为难她了,我们先回去吧!”

    李弘素来宠着千儿这个丫头,见裴氏斥责于她,心中不免有些不悦,但是碍于人前,不好明说,口气却不免冷了下来。

    “妾身失言,”

    听到李弘如此维护千儿,裴氏愣了一下,旋即说道。

    “妾身只是见到殿下行为奇异,一时情急,请殿下恕罪。”

    李弘却仍然有些生气,转身便向东宫方向走去,毕竟对于李弘来说,小丫头和他相处了一个多月,而裴氏却是初次相见,所以不免有些亲疏之别。

    裴氏看着李弘生气的离开,心中有些不解,又有些委屈,她只不过责问了一个丫头几句而已,没想到李弘这么生气,不过旋即裴氏便快步跟了上去。

    李弘走在前面,渐渐冷静下来,心中有些愧意,自己刚刚是不是做的过分了一下。

    回想起刚刚的情景,裴氏一身简单的青衣,头发尚且有些凌乱,只有一只金钗束发,身上再无其他首饰。

    他本以为是裴氏不喜奢华,现在细细想来,哪是什么奢华不奢华的问题,裴氏分明是已经安寝,听到自己回来的消息又匆匆赶来。

    况且刚刚裴氏也并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只是斥责了小丫头一句,自己的反应着实有些过激了。

    一念至此,李弘心中有些不安,转身准备回去,却看见裴氏匆匆赶了上来,李弘带着歉意刚欲说话。

    “婉莹……”

    “殿下小心!”

    李弘看见裴氏指着自己身后,秋水般的眸子瞪的圆圆的,声音因为极度紧张而变得有些尖利,刚欲转身查看,却感到有一阵力道推开了自己,李弘猝不及防,一下子摔倒在了地上。

    转身却看见裴氏挡在自己的身前,青色的衣裙已经被鲜血染红,身子软软的向后瘫倒。

    李弘登时睚眦欲裂,愧疚,愤怒,无力,各种感觉齐齐涌上心头。

    “婉莹!”

    李弘大叫一声,从地上一跃而起,接住了裴氏瘫倒的身体,才看见刺客手中有一把小巧的匕首,匕首已经被鲜血染红,半截刀刃在清亮的月光下闪着慑人的寒光。

    裴氏脸色苍白,嘴角挂着一丝血迹,感到李弘安全无事的抱着她,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不过旋即想起了什么,嫩白的玉臂无力的推着李弘的身体。

    “殿下……快……快走!不……不要管妾身!”

    “来人!有刺客!”

    李弘抱着裴氏大喊道,那刺客见一击不中,挥刀便朝李弘刺来,李弘下意识的伸出胳膊格挡,却突然出现了一把宝剑,一下便将匕首挑飞。

    “保护殿下!”

    原来是李弘的几名亲卫听到裴氏方才的呼喊声,匆匆赶到,从此刻的手中救下了李弘。

    那名为首的亲卫名为程武,是李治专门为保护李弘而调拨的禁军高手,只见他一把挑飞了刺客手中的匕首,反手便持剑向对方心房刺去,那刺客一个闪身,右臂被程武狠狠的刺了一剑,随即便逃走了。

    程武看了一眼地上的血迹,忧心李弘的伤势,便没有继续追击,躬身跪在李弘面前。

    “卑职救驾来迟,请太子殿下恕罪!”

    李弘却好像没有听到一样,只是抱着裴氏焦急的呼喊道,因为他看见裴氏的手臂已经无力的垂了下去。

    “婉莹!婉莹!”

    但任凭李弘如何呼喊,裴氏都没有丝毫的反应,当下李弘便一脸阴沉,抱起昏迷的裴氏,转身对着亲卫吩咐道。

    “你们现在即刻赶回东宫,去请御医过来,若是太子妃有任何闪失,孤就是拼着这个太子之位不要,也要让这帮胆大包天的东西付出代价!另外,连夜去请戴相和张大人到东宫议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