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重生大唐皇太子 > 第七章:一片苦心
    “殿下……殿下……”

    身后的声音越发急促,显得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李弘心中叹了口气,停下了脚步。

    不多时,戴至德追了上来,喘着粗气停在了李弘的身后,李弘见他一把年纪还如此狼狈,心中有些不忍,于是放缓语气道。

    “天色已晚,更深露重,戴相公早些回去休息吧!”

    “殿下,请听老臣一言,东宫六率一事殿下需要慎重啊!”

    戴至德好不容易喘匀了气,开口就让李弘火冒三丈,这个固执的老家伙,亏得那个死去的李弘对他还以师礼相待,他就是这么回报自己的?

    不帮忙也就算了,还光明正大的使绊子,简直是赤果果的背叛!

    一念至此,李弘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冷笑道。

    “呵呵,孤倒是不清楚,父皇母后均已准奏,政事堂列位相公也均无异议,此事如何就行不得,难道说戴相公竟比诸位相公都高瞻远瞩不成?”

    戴至德眼见李弘口气中浓浓的嘲讽,情知自己今天的决定真的惹怒了这位一向以仁和著称的太子殿下,略微沉吟了一下,戴至德缓缓说道。

    “老臣身为太子右庶子,自当尽心竭力辅佐太子殿下,今日之事,老臣知道殿下为老臣没有站在殿下身边而恼怒,可殿下细想,老臣自殿下幼年便相伴身旁,又岂会对太子殿下不利!”

    “这……”

    李弘一时有些语塞,细细想来,戴至德说的也对,自从他被封为太子之后,戴至德便历任太子宾客,东宫讲师,太子右庶子,可以说是看着自己长大的,没道理会对东宫不利。

    这其中定有内情!

    李弘苦笑一声,这些日子自己心里那根弦果真是绷得太紧了,先是在东都遇刺,接着又被李义府刁难,回到了长安又见到政事堂阻挠他重建东宫六率,简直都被气糊涂了。

    “戴师见谅,方才是孤鲁莽了!”

    想明白了这一节,李弘便意识到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对着戴至德深深作了一揖,口气也变得充满了歉意。

    “殿下这些日子遭逢大变,一时不周也是有的,老臣能够体谅,殿下不必放在心上。”

    戴至德抚着花白的胡须,略显欣慰的笑道,早年间他曾担任东宫讲师,教授太子经典,所以李弘一向对他以师礼相待,所以李弘对他的称呼一变,他就知道这位太子殿下是真的认识到了错处。

    何况太子是储君,他是臣子,作揖之礼已经是李弘对他能够行的最大的礼节,最让他高兴的是,这次东都之行,虽遭逢波澜,却令太子殿下变得果敢坚毅,着实是一个惊喜。

    戴至德扶起李弘,继续说道。

    “东宫六率本是守卫储君安危的最大力量,殿下可是因为老臣反对此事方才如此恼怒?”

    “的确,孤思来想去,此事于东宫而言,百利而无一害,不知戴师为何要出言阻止?”

    李弘有些疑惑的看着戴至德,顿了一下,接着说道。

    “若说当初隋炀帝乃是因穷兵黩武而致天下烽烟四起,此言未免偏颇,炀帝虽荒淫无道,于军事一途却并非毫无可取之处,何况我大唐铁骑震慑各国,孤身为太子,重立太子六率乃是应有之义,孤实在不知戴师为何要阻止。”

    “太子殿下果然聪慧过人。”

    戴至德就知道自己在政事堂那番话唬不住李弘,那些理由就连他自己都说服不了,别说李弘了。

    眼下仍旧是初唐之时,文臣武将的矛盾并不明显,军功仍旧是大唐最重视的功劳,也是庶人最重要的晋身之路。

    何况戴至德也不是那种仇视武将的迂腐文臣,自然知道对于一个帝国来说,军事力量是多么的重要,可重视武备虽然没错,却不应该由太子提出啊!

    太子殿下果然还是历练不足,戴至德叹了口气,开口道。

    “殿下方才在政事堂,曾提及先帝,那殿下可知,如今的殿下和当年的先帝是何等的相似!”

    “戴师慎言!”

    虽然已是初秋,可李弘却仍然被戴至德一句话吓出了冷汗,恍惚间李弘好像又看到了洛阳宫中李治那惊疑不定的目光。

    “当年的秦王殿下,也是在百姓当中威望极高,于皇城中也掌控了大批军队,方才能够逼得高祖皇帝不得不退位让贤,如今殿下渐渐年长,处理朝政尽显仁厚大气,百姓无不交口称赞,殿下于民间的威望已经隐隐盖过陛下,东宫六率对太子殿下来说,并非是一大助力,反而是鲜花着锦,烈火烹油!”

    戴至德没有理会李弘,只是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殿下要知道,如今的陛下并非当年的高祖皇帝,何况如今尚有皇后娘娘主理朝事,殿下的东宫六率若是真的建了起来,短期内陛下不会说什么,可却始终会是陛下心中的一根刺,何况老臣相信,以殿下的性格,绝不会行此大逆之事,既然如此,殿下又何必苦苦坚持。”

    一下子说了一长串话,戴老头有些口干舌燥,但还是巴巴的望着李弘,希望他能“回心转意”。

    “唔,戴师此言倒也不无道理!”

    李弘沉思了一会,有些艰难的说道,但是没等戴至德高兴,李弘便抬起头,坚定的说道。

    “虽然如此,孤仍然坚持重立太子六率!”

    李弘一句话差点把戴至德气的脸色都变了,感情自己刚才那一大段劝谏,眼前这个主全都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一句也没听进去。

    “戴师也听孤一言,一则父皇旨意已下,此事已是势在必行,违抗圣旨之罪便是孤也担待不起。”

    李弘来回踱着步,缓缓说道。

    “二则孤于东都遇刺之事,着实令孤心惊胆战,如今刺客尚未抓获,若是贼人再次袭来,以东宫之力着实力有不逮。”

    “三则……”

    李弘忽然抬起头看着戴至德。

    “刚才戴师也说过,父皇不是高祖皇帝,可孤也并非先帝,孤相信父皇能够理解孤的用心,所以,请戴师见谅,此事孤势在必行!”

    最后一句,李弘说的斩钉截铁,让戴至德有些灰心,愣了一下,戴至德开口道。

    “既如此,老臣再无异议,殿下便着手去做吧!不过,老臣虽然相信殿下的人品,也相信陛下对殿下的爱护,可陛下身边难免有搬弄是非之辈,将以此事攻击殿下,还请殿下早作防范。”

    戴至德的口气有些不甘,显然李弘的理由并不够说服他,可他仍然选择了支持李弘,踌躇了一下,戴至德继续说道。

    “二则殿下应当小心刘仁轨,今日他的态度有些奇怪,还有今日政事堂之事想必不久就会传到东都,殿下私自回京之事也要警惕小人拿来做把柄。”

    戴至德说完,对着李弘一拱手,有些萧索的转身离去。

    李弘没有阻拦他,虽然他知道今天有些伤了这个老头的一片忠心,可东宫六率一事却是势在必行,不仅仅是因为武后以后会霸占朝政,自己登基为帝。

    更重要的是,那场诡异的“刺杀”,始终让李弘感到强烈的不安,对方能够在禁中无声无息的毒死一国储君,不留丝毫蛛丝马迹,可见势力绝对不小,若是不早作防范,李弘迟早得跟原主一样去见阎王。

    何况作为一国太子,李弘手中的力量着实是太弱了,虽然看起来李弘在百姓中威望极高,是朝野上下交口称赞的接班人,可声望那玩意是虚的不能再虚的东西了,实际上他这个东宫太子是要钱没钱,要人没人,武后和李治若是要废了他,只需要一道圣旨,翻手之间就能把他打入深渊。

    所以李弘必须要开始着手建设自己的势力,虽然他不相信李治会对他不利,但是把自己的生命托付在别人的手中一向不是明智的做法,何况他头上还有一位心狠手辣的母后虎视眈眈,这个太子的位置可着实不是那么好坐的。

    可是这些话却是不能对戴至德说的,李弘叹了口气,向前一招手,便有两名亲卫上前。

    “你们两个暗中护送戴师回去,一定要安全送到府邸,然后回来向孤禀报。”

    说罢,两名亲卫便转身离去向戴至德离去的方向赶去,虽说李弘不同意戴至德的建议,可他能够感受的到,这个老头是真心为自己考虑,怪不得能够被原主引为心腹,看来原主看人的眼光还是不错的嘛!

    这时候的李弘早就选择性遗忘了自己刚刚还在鄙视原主的眼光……

    不过现在天色这么晚了,戴至德又习惯只带着两个小厮,让李弘不免有些担心,叫了两名亲卫暗中跟上保护。

    “咦,千儿呢?”

    李弘有些奇怪,刚刚他和戴至德议事,所以千儿和亲卫都退开了,如今戴至德已经离开了,怎么不见千儿过来。

    李弘正在疑惑之际,却见小丫头从远处跑了过来,喘着粗气,颇具规模的小胸脯上下起伏,勾勒出一道美好的弧线,可是小丫头的下一句话,却让李弘登时愣在了那里。

    小丫头跑到李弘面前,带着几分欢喜说道。

    “殿下,太子妃娘娘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