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重生大唐皇太子 > 第六章:尖牙利嘴的太子
    李弘倒是不大在意刘仁轨的反应,这种人得罪了就得罪了。

    虽然他对刘仁轨的印象不深,但是基本可以肯定他和自己不是一路的。

    对于东宫六率一事,刘仁轨根本就没有理由反对,什么凑不齐兵员,户部没钱,全都是托词,大唐有百万雄兵,难道就凑不齐他这几万亲卫。

    这几年连年天灾不假,可真的就差他这点人的粮饷?何况刘仁轨身为武将,自己重用武将,说起来还对他有利,但是他却这么激烈的反对,只能说明他是对自己这个太子有意见,既然他对自己没什么善意,自己也就没有必要给他留什么面子了。

    沉吟了片刻,李弘开口道。

    “长安武备的确已是多年成例,但刘相可知,东宫六率乃先皇设立,意在守卫东宫安危,本就属于我大唐军队编制,只是过去孤尚且年幼,无力统御,方才渐渐荒废,又何谈如何安置?刘相此言,可是在质疑先皇立下的军制?还是说,刘相觉得,孤这个太子,不配统御东宫六率?”

    李弘倒是毫不客气,大帽子一顶又一顶的往刘仁轨头上扣,开玩笑,他在李治面前不敢提李世民,在这还不敢提吗?敢这么明目张胆的给老子使绊子,看我不用大帽子压死你!

    “老臣……老臣不敢,只是一时之间兵员确实难以凑齐,户部也确实吃紧,此事还是缓议为好。”

    刘仁轨的脸色由红转白,他没想到太子这次回来竟会如此强势,步步紧逼,不给他这个宰相一点面子,一咬牙,竟是打算反对到底。

    “刘相果真是思虑细密。”

    李弘气急反笑,这老匹夫,竟然还想拖延,真是不知所谓,当下冷笑道。

    “不过父皇的旨意清清楚楚,兵员一事自有英国公负责,不必刘相担心。”

    虽说英国公李绩已经渐渐不理朝事,但在军方的威严仍是无人胆敢挑衅,就算是刘仁轨,听到了李绩的名字,也蔫了下去,不再说话。

    “至于银两一事,便暂时从孤的内库中拨出,不劳烦刘相了!”

    李弘说完,不再看一脸灰白的刘仁轨,转身放缓语气,对着许敬宗说道。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许相,孤的答复,许相可还满意?”

    “唔,太子殿下此去东都,果真是大不相同啊……”

    许敬宗这个老狐狸,顾左右而言他,显然还是不愿意给李弘一个答案。

    倒让李弘有些无奈,他敢对着刘仁轨那么强势,是因为刘仁轨一来资历浅,二来不是武后的心腹。

    何况李弘和他平日素无仇怨,他却这么给李弘使绊子,让李弘忍不住想要给他一个教训。

    但是许敬宗不一样,且不提他是武后的左膀右臂,便是他身为门下侍中,手中掌握的封驳之权,便足够让李弘不敢放肆,要知道这个主,可是真的封驳过他父皇圣旨的人物。

    麟德元年,上官仪鼓动李治废后,被武后及时发现,全家都被打入天牢,等候处决,他父皇就曾经不顾武后的阻拦,强行下旨赦免上官仪,结果许敬宗把诏书卡在门下省,虽说后来诏书还是通过了,但那个时候上官仪一家早就魂归地府了。

    所以对这个老狐狸,李弘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毕竟他背后站的是武后,而不是李治,只是这个老狐狸一向谨慎,明哲保身,东宫六率根本不会触及他的利益,他干嘛要冒着得罪李治的风险,迟迟不将诏书通过呢?若是真的想封驳诏书,又何必跟自己在这磨磨唧唧?难道说……

    李弘忽然灵光一闪,对着许敬宗说道。

    “许相,说起来,孤请旨也并不容易,虽则父皇勉强同意,但是李相当时确是不同意,幸好母后替孤在父皇面前美言,方才有这道圣旨,许相还是不要再为难孤了。”

    一句话说完,李弘明显看到许敬宗的瞳孔缩了一下,暗道果真如此,许敬宗其实根本就不在乎东宫六率能否重建,只是东都传来的这道旨意乃是来自李治,而并非来自武后,许敬宗拿不准武后的意思,所以才一直磨磨蹭蹭,犹豫不定。

    “哦,太子殿下所言属实?”

    许敬宗的小眼睛闪着疑惑的光芒,太子这次回来,和以前着实大不相同,让他有些拿捏不定,这小子不会是在诳他吧?

    “自是属实,孤在东都遇刺一事,让父皇母后大为震怒,尤其是母后,调动禁军大索全城,想必许相应有耳闻,父皇母后也是有感于此,才特准孤重建东宫六率。”

    李弘心里乐开了花,语气却一本正经,让许敬宗渐渐放心下来,毕竟这种事瞒不了多久,若是假的,武后一旦回转长安,立时就会被揭穿,所以许敬宗不大担心李弘真的敢骗他。

    可惜许敬宗没想到的是,李弘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真的就敢诓骗他!

    当日在洛阳宫中,武后明明说是由李治定夺,到了李弘的口中,便成了替他向李治美言,支持此事,要知道,默认和支持可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这其中的区别大了去了。

    不过李弘倒是不担心被戳穿,反正等到帝后回转长安之时,太子六率早就建起来了,再说,许敬宗也不可能跑到武后面前,问她是不是支持自己重建东宫六率,无论武后心里是怎么想的,旨意既然已经下了,她肯定会和李治保持一致,所以李弘一点也不怕许敬宗会知道真相。

    “既然如此……”

    许敬宗看了看李弘,果断的说道。

    “许相,不可!”

    戴至德却突然出言阻止了许敬宗。

    可是许敬宗却根本不理他,对着众人一锤定音般的说道。

    “便依太子殿下,明日将旨意明发天下,开始筹备重建东宫六率,各部全力配合太子殿下与英国公,好了,今日议事到此为止。”

    说罢,许敬宗转身对着李弘说道。

    “殿下,老臣年高体弱,先行告退,请殿下恕罪。”

    然后便离开了政事堂。

    看着许敬宗的身影消失,李弘才深深地舒了一口气,瞥了一眼脸色涨得通红的戴至德,说道。

    “孤乏了,先回去了,诸位相公也赶快回去吧,夜寒天凉,诸位相公小心风寒。”

    说罢,李弘大步走出了政事堂。

    “殿下留步……”

    背后传来声一阵喊声,李弘眉头一皱,反倒加快了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