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重生大唐皇太子 > 第五章:真有人敢使绊子……
    政事堂。

    虽说已经到了晚上,可是几位宰相却罕见的聚集在了一起,盯着桌上刚刚从东都发来的旨意,静悄悄的没有人说话,气氛有些尴尬。

    “咳咳,陛下的旨意已经到政事堂有几日了,三日前几位意见不合,无法决断,如今太子殿下已然起驾回转长安,东宫六率一事究竟如何处置,今日也该敲定了。”

    静默了一会,年迈的许敬宗抚着硕大的肚子,笑呵呵的说道。

    “这还用得着议吗?陛下已然明发了旨意,自然是应当尽快筹备东宫六率,至少要在太子殿下赶回之前点齐兵员。”

    门下侍郎郝处俊一向是个直性子,急急地开口道。

    “郝相此言差矣,东宫六率兹事体大,岂可轻忽。我且问你,长安武备乃多年成例,如今若是多出一个东宫六率,该如何安置?一时之下又如何点齐如此多的兵员?何况这几年连年天灾,户部哪有余力支持东宫六率重建?”

    刘仁轨捻着下巴上的花白胡子,却是分毫不让,一连串的问题让郝处俊一时语塞。

    “这……这……你这是强词夺理!若是一切都准备好了,还要我等做甚!”

    郝处俊气的脸色都变了,却回不出刘仁轨的问题。

    “呵呵,郝老头,都一把年纪了,气性还是这么大,来喝杯茶消消气。”

    许敬宗笑眯眯的递过来一杯茶水。

    “唔,既然各位意见不一,那我等便据实上奏陛下,如何?”

    “大善!”

    刘仁轨瞥了一眼气哼哼的郝处俊,露出一丝微笑,抚掌说道。

    “可!”

    按理说,尚书省的左右仆射一向不和,很少有意见统一的时候,但是这次,戴至德却一反常态,沉默了片刻,选择同意了此事。

    “你……戴至德,你这个老匹夫,对得起太子殿下吗?”

    郝处俊猛地转身指着戴至德,脸色尽是惊讶。

    在场的几位无不是心思玲珑之辈,说什么据实上奏,李治的这份旨意本就语气不定,若是政事堂一封奏折上去,这件事铁定是没什么希望了,最让郝处俊惊讶的是戴至德的态度,且不提他与刘仁轨素来不和,便是他的身份,也不该做出如此选择。

    因为戴至德虽然是尚书省右仆射,身上却还挂着太子右庶子的衔,可谓是太子殿下的心腹,如今却如此态度,不得不让郝处俊有些气愤。

    “郝老头,你……你真是有失体统!你难道不知,昔年炀帝便是因穷兵黩武,才令天下民不聊生,太子殿下身为储君,岂可轻启兵锋,戴某身为太子右庶子,身负劝谏太子之责,绝不容许殿下走入歧途。”

    被人指着鼻子骂,戴至德脸色微微一变,但是还是忍住怒气解释道。

    “那好,既然各位的意见统一,那老夫这就上书陛下,陈明……”

    许敬宗仍旧是一脸笑容,不过话语之中却明显忽略了郝处俊的意思,这就打算把此事就此敲定,不过许敬宗话说到一半,却是被一声清朗的声音打断。

    “许相且慢!”

    “嗯?”

    许敬宗有些不喜,他身为门下省侍中,手握批驳大权,加上年岁又长,又是武后的心腹,已经很久没有人敢打断他的话了,抬头望向门外,许敬宗一眼便分辨出来人的身份,一时竟愣了。

    李弘其实来了有一会了,只是政事堂这几位吵得厉害,没有注意到而已,看见这几位宰相都在,李弘本不想现身,毕竟太子私自回京是一条不大不小的罪名,本来李弘算好了,今日是他的老师戴至德值班,所以想着拼上一顿骂来政事堂将东宫六率敲定下来,没想到来了以后才发现所以宰相都聚在这,而且最令他感到愤怒的是,戴至德竟然也反对他重建东宫六率。

    “许相一向可好?”

    李弘面色有些阴沉,大步走进政事堂,对着许敬宗问好,毕竟许敬宗的资历在那摆着,三朝元老又位高权重,纵然李弘心里再恼怒,该有的礼节也不能丢。

    “臣等参加太子殿下!”

    眼见李弘出现在政事堂,众人的反应各不相同,郝处俊面露喜色,刘仁轨一脸阴沉,许敬宗愣了一下,倒是没什么异样,笑呵呵的答道。

    “有劳太子殿下挂念,老臣一切安好。”

    李弘一个个跟众人问好,随后便在主位上坐下,沉吟了一下,说道。

    “孤刚刚在外听闻,诸位相公要就东宫六率一事上奏父皇?”

    “唔,此事我等正在商议。”

    许敬宗抚着自己肥硕的肚子,含糊的说道。

    “不过既然太子殿下来了,自然要看太子殿下的意见的……”

    这个老狐狸,自己刚刚如果不进来,他肯定就此掐死了此事。

    “既然如此,便请许相将父皇的旨意明发天下吧。”

    李弘往椅子上一靠,懒洋洋的说道,许敬宗愣了一下,有些诧异,太子殿下何时变得如此……不要脸了,自己不过是跟他客气客气而已,他竟然顺杆爬了,政事堂议事哪有如此随便之理。

    不过这倒许敬宗有些哭笑不得,话已经说出去了,要是不办自己的脸面可就没地方放了。

    可若是就这么就通过这道旨意,许敬宗心中也有几分犹豫,只好暗自给刘仁轨打了个眼色,那意思是,你再不说话,我可就真的听太子的了。

    “太子殿下请慎重……”

    果不其然,刘仁轨看到许敬宗的脸色,一下子就跳了出来。

    “刘相!”

    李弘突然提高了声音,不过随即便放缓了声调。

    “孤刚刚在外面,也听到了几位相公的争论,刘相提出的疑问,孤自会给刘相一个满意的答复!”

    刘仁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李弘打断了话,脸色一时变得通红。

    自拜相以来,便是李治和武后也给他几分面子,哪敢有人对他如此说话,只是碍于李弘的身份,他一时又不好发作,只好气哼哼的坐下。

    “那老臣便等着太子殿下的解释!”

    眼见刘仁轨一脸羞窘的坐下,郝处俊心下大快,果真是风水轮流转,刚刚他被刘仁轨逼得进退不得,转眼这个老东西就落得跟自己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