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重生大唐皇太子 > 第四章:太子回京
    长安城。

    天色临近黄昏,明德门前传来一阵马蹄声,尘土飞扬中,一队人马现出身形。

    打头的是几个一身劲装的壮年男子,虽然未曾佩戴兵刃,但却说不出的骁勇挺拔,几人时刻机警的扫视着四周,护卫着一辆造型古朴的马车,缓缓向明德门驶来。

    李弘掀起马车上的布帘,望着雄伟的长安城,心中不禁惆怅万千。

    自己终于又回来了,可是这里却不是记忆中的那片土地了,没有林立的高楼大厦,没有穿行的汽车,只有冰冷的城墙静静的伫立着。

    “咳咳……”

    李弘忍不住咳嗽了两声,便有一只白嫩的小手伸出来,放下卷起来的帘子,把李弘按在了软榻上。

    “殿下,您看,又咳嗽了吧,奴婢早就说过,您身子尚弱,经不起如此颠簸,您非不听,就算殿下要回长安,也不能如此轻车简从,若是刺客再来行刺可怎么办?”

    小丫头千儿的口气满满的都是幽怨,这些日子,小丫头也觉得殿下和以前有些不同了,比往日随和了许多,因此在李弘面前也随性了几分。

    这些话若是放在以前,可是断断不敢说的,以前的李弘虽说仁厚,但却从不把她们这些侍女放在眼中。

    不过小丫头的转变倒让李弘有些头疼,思量着自己是不是有些太宠着这丫头了。

    他自己的身子自己清楚,不过是昏迷了几日,没什么大事,至于刺客,根本就是子虚乌有之事。

    李弘清清楚楚的记得,自己是被人下毒才差点挂掉,不过眼下自己手中的力量太少,不足以查清此事,而且李弘隐隐感到,这件事情干系不小,只能慢慢的暗中探查了。

    无奈之下,李弘对着小丫头说道。

    “千儿,去倒杯茶!”

    小丫头终于停下埋怨,不情不愿的转身去倒了杯茶。

    不过李弘倒觉得,一路颠簸这句话有点过分了,这架马车虽说不是正牌的太子车架,但是也不是寻常货色,不仅车内空间不小,摆得下一张足够让人躺下的软榻,而且若是行进速度不快,就连千儿手中的茶水都不会有一丝晃动,让李弘大为感叹古人的智慧。

    小丫头小心翼翼的端着茶杯送到李弘面前,却看见李弘嘴边挂着一丝戏谑。

    “喝了它。”

    “啊?”

    小丫头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望着李弘,一脸迷茫,显然没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可爱的样子让李弘忍不住伸手在小丫头嫩滑的小脸上捏了一把。

    “我说,你喝了它。喏,一路上说了这么久,渴了吧?喝口水润润嗓子。”

    小丫头愣了一会,才明白李弘是在调笑她,顿时羞红了脸,这番小女儿姿态倒是惹得李弘哈哈大笑。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李弘也终于到了东宫前。

    李弘并没有从大明宫的正门朱雀门进入,而是直接绕到了皇城的侧门延喜门,然后悄悄的用太子令牌进了承天门。

    毕竟这次李弘返回长安,是以低调为主。

    一来礼仪繁杂,大队人马行程缓慢,李弘等不了那么长的时间。二来,那天在洛阳宫中的奏对肯定早就泄露了,有些人,比如策划中毒事件的人,肯定会提前给他下绊子,等太子车架慢悠悠的回到了长安,黄花菜都凉了。

    所以李弘才抛掉了大队人马,自己带着千儿和十几名近卫先行一步赶回长安。

    站在东宫门前,李弘有些发愣。

    “千儿,这……这是东宫?”

    李弘看着眼前略显破旧的宫殿,乍看之下,这就是一座普普通通的宫殿,在殿门林立的大明宫中毫不起眼,如果不是殿门上的“东宫”二字,李弘绝对不会想到这就是一国储君的寝宫。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是啊,殿下,您不记得了吗?”

    小丫头有些担心的看着李弘,殿下这次醒过来之后好像变了好多,有好多事情都不记得了。

    不过幸好殿下还记得千儿,小丫头心中莫名的有些欢喜,可是抬头看看东宫,又莫名的有些失落,太子妃娘娘……就在东宫里面呢。

    “自前朝以来,为了使储君知勤俭,东宫一向不许奢华,所以显得有些寒酸,而且太子妃娘娘一向不喜这些……”

    不知为什么,千儿的声音慢慢低了下去,口气中也多了几分莫名的意味。

    可惜李弘却没有注意到小丫头的变化,他站在东宫门前,心中有些纠结。

    小丫头一提,李弘才想起来,自己在半年前已经有了太子妃裴氏,那么眼下,那位自己的“妻子”应该就在东宫中等候。

    一想到这一点,李弘就迈不开这一步,虽说已经接受了这具身体和李弘的身份,可对于这个李弘来说,那毕竟是一个陌生的女人,就这么贸贸然的自己要和她一起生活一辈子,让李弘着实有些接受不了。

    眼见李弘半晌没有动静,小丫头大着胆子问道。

    “殿下,奴婢……奴婢去通报太子妃娘娘,请娘娘出来迎候殿下。”

    小丫头不情不愿的挪着步子向前。

    “别……别去”李弘蓦地惊醒过来,一把抓住了小丫头的手臂。“让我想想……让我想想……”

    小丫头被李弘一下子抓住,还以为李弘生了她的气,心中莫名的有些委屈,眼泪滴溜溜的在眼眶里打转,待到听清李弘的话,心中又涌起一阵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感觉,乖乖的回到了李弘的身后。

    “我们去政事堂。”

    李弘犹豫了一下,没有惊动东宫的守卫,转身走了。

    政事堂,是宰相们议事的地方,唐初,只有三省的长官们,即中书令,门下侍中,尚书省左右仆射,有资格进入政事堂。

    但是自从他这位老爹李治登基之后,为了打压长孙无忌等一干老臣,常常赐予某些官员“同中书省门下三品”,让他们得以进入政事堂议政,后来逐渐引为常例,凡是宰相,皆挂此差遣。

    “同中书省门下三品”看起来是个品级,但实际上却没有品秩,而是一个差遣,用前世的话就是,拥有和中书省门下省的三品官员一样的权力,所以凡是有这个差遣的官员必定有本职,这些宰相互相轮值,有难以决断之事才会聚集在一起,共同商议后上奏皇帝。

    眼下虽说已经是晚上,但是政事堂应当尚有宰相值班,算了一下时间,大约李治的旨意这几日便应该送到了政事堂,若是没有意外,此刻应当已经开始筹备东宫六率的重建。

    可是想起那天李义府的话,李弘总是隐隐感到有些不安,觉得即便有了李治的允许,政事堂这边还是会有一些波澜。

    说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是在唐初,相权有时候的确能够驾驭皇权,皇帝的圣旨必须要经过门下省复核,才算是合法的圣旨,若是宰相们认为圣旨不合理,封驳圣旨的事,以前也不是没有。

    一念至此,李弘禁不住有些埋怨自己那位老爹,此事他老爹态度本就不坚定,武后也态度暧昧,若是政事堂对此提出质疑,说不定重建东宫六率的事真就泡汤了。

    李弘正思量着趁其他的宰相不在,到政事堂将此事彻底敲定,于是快步疾走,希望在宫门落锁之前赶到政事堂。

    只是李弘不知道的是,此刻的政事堂一片灯火通明,几位宰相都聚集在一起,正是因为那封从东都洛阳发来的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