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重生大唐皇太子 > 第三章:得,全到齐了!
    虽然被打断了话,但是李治好像心情很好,倒也没有生气,反而兴致勃勃的望着殿外,他也想知道到底是谁敢如此无礼。

    在李治和李弘的双重注视下,来人终于走到了李治的面前。

    李弘细细的打量着这个男子,五十上下,正是官员年富力强的时候,一身紫袍,佩金鱼袋,相貌堂堂,一双眼睛滴流乱转,让李弘感到不大舒服,虽然对他感到十分熟悉,但是李弘却想不起来他到底是谁,毕竟李弘才刚刚穿越过来,原身的记忆还没有完全接受,所以只能大概认出比较亲近的人。

    在李弘思索之间,那人已经来到李治身前,一撩衣袍,跪在地上。

    “臣李义府参加陛下!”

    李义府!

    李弘突然想起了面前这个人的身份,中书令,同中书门下三品,检校御史大夫……一串串的头衔让李弘眼晕,同时刚刚提起来的心也渐渐沉了下去。

    纵然是李弘的历史再不好,也知道这位大名鼎鼎的“李猫”,此人是有名的口蜜腹剑,面上随和有礼,与人说话总是和言悦色,但内心偏狭嫉妒、阴狠残忍,所以才被以“猫”喻之。

    最重要的是,李义府乃是他那位母后手下的得力干将,难道说刚刚他阻止自己是武后的意思?

    可是武后又是如何知道自己准备重建东宫六率,李弘背后一阵发冷,难道武后的消息网已经如此灵通了吗?

    不过眼下李弘没心思想这个,李义府此来若真的是武后的意思,那事情就棘手了,他这位老爹素来耳根子软,怕是真顶不住武后的几句劝。

    “李卿平身吧,尔刚刚为何在殿外大呼“不可”啊?”

    李治的心情看起来还不错,没有责怪李义府殿前无礼,反倒颇为平和的问道。

    “呃……回陛下,臣方才在殿外想要觐见陛下,忽然想起先帝与高祖之旧事,一时恐慌之下,方才殿前无状,请陛下恕罪。”

    李义府顿了顿,继续说道。

    “人道天家无情,岂不知若非隐太子欺人太甚,先帝又何必举兵犯禁,以致骨肉相残。”

    不愧是在朝堂混迹几十年的老油条,李义府眼睛骨碌一转,便将此事巧妙的圆了过去,顺带把枪口转向了李弘。

    靠,这个该死的老东西,老子招你惹你了,李弘脸上的冷汗“刷”的就下来了,终于忍不住在心里爆了粗口,他当然听得出来,李义府这个老东西说了这么一大堆,重点只有最后的四个字。

    举!兵!犯!禁!

    这可是诛心之言啊!

    先帝自然是他那大名鼎鼎的祖父李世民,高祖是他的曾祖父李渊,他们俩之间能有什么旧事,当然那场震惊一时的玄武门事变,李世民冒天下之大不韪诛杀了隐太子李建成,强逼李渊退位。

    这个老东西肯定是在殿外听见了自己准备重建东宫六率,才故意如此说的,这针对性也太明显了,当年李世民之所以能够发动玄武门事变,最重要的就是掌控了皇城的大批军队,李义府分明是在影射李弘,说他意欲效仿李世民,重演玄武门之事。

    果然,李义府话音刚落,李治的脸色立刻就变得难看起来,转头看向李弘的目光也多了几分复杂难明的意味。

    “父皇明鉴,儿臣……儿臣……”

    李弘额头上的冷汗直冒,却是有点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说什么?李义府只是影射,没有提及他李弘一字一句,若是此刻贸贸然解释,岂不是坐实了自己居心不良,一直在暗中窥测神器。

    可是若是不解释,天知道李治心里会脑补成什么样子,武后已经够不好对付了,要是他再失去了李治的支持,那他这个太子可就真的只能等着被废了,能保住一条命都算是不错了。

    一念至此,李弘心中越发焦急起来。

    “皇后娘娘驾到!”

    吴良辅的声音恰到好处的响起,却让李弘的心彻底沉了下去。

    得,这下子全都到齐了,李治这边还没搞定,武后又掺和进来了,武后会支持他重建东宫六率吗?肯定不会!

    李弘自幼被立为太子,受的是正统的儒家教育,那些个东宫的师傅们天天对着李弘说什么“女主朝堂,绝非正道”,让李弘从小和武后就不太亲近,这几年李弘渐渐年长,朝堂上更是有各种杂音,要让武后退回后宫。

    再说原本的那个死鬼李弘这几年更是屡屡冲撞武后,让两人的关系几乎降至冰点。

    这次遇刺事件就可见一斑,李治一直守在他的床边三天三夜,而武后这个正牌的母后却直到现在才姗姗来迟,可见李弘和武后的关系已经恶劣到了何等地步!

    “臣李义府参见皇后娘娘!”

    “儿臣见过母后!”

    武后面上笑意盈盈,如墨般的乌发中央的如意赤金冠贵气逼人,左右各簪一只凤钗,肤如凝脂,素手纤纤,丝毫不像是四十上下的女人,虽说武后比李治大了好几岁,可她如今看起来反倒比李治要更加年轻几分。

    “臣妾见过陛下!”

    武后对着李治行了一礼,便在李治的身边坐下,然后对着李弘说道。

    “弘儿身子尚且还虚,快起来吧,李卿也平身吧。”停了一下,武后似是察觉到殿内的气氛有些不对,转身对着李治问道。

    “陛下这是怎么了?脸色如此难看,弘儿大病初愈,陛下怎么也不给弘儿赐座……来人,为太子和李相赐座。”

    说罢,便有小侍女上前给李弘和李义府赐座,不管暗地里武后和李弘的关系如何,面子上的东西总是要做的。

    李治见到武后过来,脸色变得柔和了许多,脸上也有了些许的笑容,语调玩味的问道。

    “媚娘,弘儿刚刚对朕说,他想要提前回长安,重建东宫六率,媚娘你意下如何?”

    李弘分明看见,武后脸上的笑容一僵,又迅速的恢复了原状,当下心中暗叫不好,看来武后果然反对此事,于是便抢先开口道。

    “母后容禀……”

    李弘将刚刚对着李治说的那般理由又搬出来,对着武后说了一遍,说罢停了一下,正好看见武后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心中不由地一阵叫苦,这理由连李治都糊弄不了,更何况他这个手腕过人的母后。

    “皇后娘娘容禀,臣以为,此次太子殿下东都遇刺,实乃偶然,只需加强护卫即可,何况太子殿下尚且大病初愈,不宜劳碌奔波,东宫六率事关重大,太子殿下亦未曾接触过军事,故依臣之间,此事还是暂缓为好。”

    李义府阴测测的声音又冒了出来,让李弘一阵心烦。

    等等,“未曾接触军事”,李弘心中一喜,对着李治说道。

    “父皇,儿臣亦知对军事知之甚欠,故儿臣思衬,重建东宫六率一事当由老成持重的老臣担当,儿臣在一旁协领即可,何况儿臣身为太子,若对军事一窍不通,岂不是贻笑大方。”

    “哦?弘儿是指……”

    李治赞赏的看着李弘,想来是已经明白了李弘的意思。

    “英国公!”

    李弘平静的抛出一个名字,让李义府脸色一变,显然是意识到了什么。

    英国公李绩,原来叫李世绩,官拜司空,太子太师,后来为了避他那个祖父李世民的“讳”,改名叫李绩,是李世民给李治留下的一干辅政老臣之中硕果仅存的人物,虽然这些年已经渐渐不再干预政事,却是毫无疑问的军方第一人,极受李治的信重,由他来操持此事,想必李治应该能够放心了吧,李弘心中暗暗想道。

    “哈哈哈哈,弘儿你这个机灵鬼,媚娘,你觉得弘儿此议如何?”

    李治大笑几声,言语中充满了赞赏之意,却没有直接答应,反倒是转身对着武后问道。

    “陛下心中已有计议,何必过来问臣妾,这些打打杀杀的事,陛下决定就好。”

    武后带着几分嗔怪说道。

    “不过此次弘儿遇险倒真是提醒了臣妾,东宫的武备的确过于薄弱了,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打东宫的主意,简直是不将皇家放在眼中,弘儿既有此心重立东宫六率,倒亦无不可!”

    武后平静下来,望着殿下跪着的二人,眉眼中流露出几分煞气,让李弘感到一阵心惊。

    “既然如此,弘儿便先行赶回长安筹备吧,不过这东宫六率,哪有不由太子指挥之理,朕随后便下旨,命英国公辅助太子重建东宫六率,一应人等皆听从太子调拨,不过弘儿你要记着,三个月后朕回京之时,若是毫无成效,那此事便不必再提了,朕乏了,弘儿和李卿先回去吧!”

    眼见武后并不反对,李治大手一挥,准了李弘的提议,不过末了还是不忘给李弘上了道枷锁。

    英国公辅助,一应人等随自己调拨?李弘要是真的敢信,他这个太子也就做到头了,不过这一切都没什么,无论怎样,东宫六率都是太子的亲卫军队,只要先建起来,不愁自己掌控不了。

    “太子殿下,咱们走着瞧。”

    临出大殿,一脸阴沉的李义府对着李弘恨恨的说道,然后便快步离开。

    直到出了大殿,李弘才松了一口气,摸了摸后背,早就已经被冷汗湿透了,这君前奏对果真不是容易的,不过是这么一小会,他便像是在鬼门关走了好几遭。

    李弘身为太子都被折磨成这样,真不知道那些个臣子们天天面对着李治和武后,到底是如何坚持下来的。

    不过,李义府这个老东西的态度,有些奇怪啊……

    李弘眯着眼睛看着快步离开的李义府,心中思量道。

    “殿下!”

    小丫头千儿的身份低微,够不上陪着李弘进殿,只好在殿外等着,眼见李弘一脸苍白的出来,立刻紧张的迎了上来,扶着李弘,脆生生的叫道。

    算了,不想了,李弘一放松下来便感到一阵眩晕,他毕竟刚刚大病初愈,又经历了如此紧张的奏对,不感到疲累才怪。

    随手拍了拍小丫头白嫩的小手,说道。

    “没事了,咱们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