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长生觅 > 第六十五章 祸起系生死
    “南边……”执杖老者神色犹豫。越过这玉龙山,往东往南,而今哪里还有立足的地方。

    若要过去,还真是须得小心谨慎着些。传来的这股气息,内里那股纯粹的灵力,实在是强的离谱。眼下宗门的境况……若是寻了,说不得,即是转机?当年辗转,好不容易在南边弄出点家业,都被那个姓晏的给毁了去!

    虽然心有怨念,却也说不上什么恨。师兄一脉掌管宗门,每况愈下,行事却更加的不可理喻,不停劝阻,那种修炼法门,还真是招人嫌恨,唉……

    在石屋的昏黄之下沉思许久,回到眼下。这个东西,即便自己不去,也挡不住师兄遣人过去,不吭不哈,何若一同看看?

    神情不由一阵犹豫黯然。想当初御灵宗堂堂一流大宗,竟然落得而今这个地步,名存实亡,与那些顶端人物的行路方向怎能说没有关系!

    万物有灵相通,修者感灵而相依相持,本是正道,只是……唉,修者欲与灵兽心意相通,却是须得花费许多心思,若想摆脱强行收服临阵倒戈的风险,还是自幼兽时分同生共养才好。这,却需得一份漫长的岁月……这中间,要想清心寡欲,静守一隅少有分离,实在是对御灵者心性的一大考验。毕竟,在成长之前,却是没有那种似储物袋一般的法子,能毫无羁绊,好好装了幼兽一同外出。

    不知从何时起,就慢慢兴起拘了灵兽血脉融合的做法。一个两个偶尔为之,还不显。这速成的门道,却是即刻在门里大受追捧。一时红火,终成大祸啊!四下里拘兽吞噬,乌烟瘴气,弄得人族不耻,视为邪道,妖族更是共起而攻……

    唉,老者独自轻轻叹息,御灵兽皮卷的真意,倒是渐渐被人忽视不记了去,遵行者无几。结果落得这样的田地。

    受不得那漫长的起步,相通的用心,却去强求拘血脉自强,假外力强行提升,强于一时,得那些血脉的些许皮毛,终是外物,更不可延续,焉是长理?终归不是正途。

    若不是对此刻掌事师兄失望,宁离师妹又怎会黯然离去……她那性子,唉,却不知而今身在何处……

    转身对外呼唤,“周哲。”

    “师尊。”进来的青年毕恭毕敬。

    “为师有感,南边不远,有极重的阴魔之气,又无生相,应该不是什么活物,想来是什么物件出世。我能有感,你那师伯必已知晓。来日,必定会遣了你与那孙正坤去,越了玉龙前往查探。务必寻得那具阴魔之气的物件。若是真得了这东西,或许就是本宗的转折。”

    “师尊……”周哲禁不住一喜,转而脸上晃过一丝疑虑,“只是,若是寻来了东西,却不知作何打算……”言语闪烁,却是不敢直问。

    “唉……我知你心中疑问。”执杖老者面上褶子又重几分,“你的心性,一直不屑你师伯一脉的修法……这个,为师也不怪你。”低头沉吟片刻,“而今说是宗门……只是了了几人苦撑罢了,连你宁离师姑也自离去,却不能说就是大逆不道。只是,宗门如斯,作为一宗之主,你以为,他的心里会好受到哪里去?而今一直延习那强拘血脉的路子,说不得,却是一心焦灼现状,只盼能立竿见影去……”说到此处,也是一脸愁容,“宗门落到现在地步,没有一个心里好受去。”

    “是弟子有欠思量了。”

    “你的心思,却是正途无疑。不必自责。融灵共通之法,方是兽皮卷的真意。你师伯虽然心急了些,还是支持吞噬血脉的做法,但也从来未曾指责过问你什么,只怕也是有那心思,想在你的身上,看到此路重兴的希望。”

    “这……弟子未曾细究这些,不查师尊师伯的良苦用心,还心生怨念,真是孟浪了。”周哲神色一正,不由深深一躬。

    “哎”老者摆了摆手,“都是为宗门想,不必如此。”转而眉头一皱,低声转了话锋,“只是这孙正坤,醉心于那一路的修法,乐此不疲。你若与他一同出去,还需多多留意些个。若是寻得那物件,此子抵不住诱惑,怕会心生歹念。他那阴毒法门,以你现在修为,断不可与他拼死相争。届时若真有意外,你只管保住性命就是,切记。这传讯符,你好好收了,有甚应付不了,即刻传过讯来,见机行事。”

    “是。”郑重接了玉符,周哲转身出门,一番话,说得心里沉甸甸压抑。

    …………………………

    “咦?倒是奇了,这等偏僻地方,今日竟然热闹起来……”老敖想通了换取魔龙之灵的办法,一时心情大好,好生痛饮一番,这才整了衣容,正经摆出一副前辈高人做派来,就要前往说道。

    还未待出去显摆一番,神识之下,竟然一南一北,来了两拨人?这是要有热闹瞧了。

    奇怪,北边的一伙小家伙,一直不吭,行些邪门小术,平日里也没什么动静,懒得去管他。这是为了哪般?支使两个小子过来……不想会有热闹瞧,在这地方还真是少有。寻思着,复又坐下。

    ……

    “师弟快些,那阴魔之气,却是不远了。”

    半峰林间,一前一后两名修者由北一路绕行而来。前面带路的修士往山下瞥了一眼,招呼一声后面的周哲,抬手打一道法力入了手里的兽皮。其上那道隐隐亮起的符纹,顿时耀起,明艳之光刺目。

    “这么亮!竟然在这般近里,嘿嘿,恐怕师尊师叔都不曾想到。真是天佑!”说着,眼中闪过一股热切。于半峰之上抬眼南望,极目天际,长长呼一口气,“他日,这眼下,就没有我们不能去的!”

    周哲在孙正坤身侧立定,望一眼,一片远景苍茫。微微一笑,“本就是天下共有,无我无他,也是时候该出去看看世界了。”

    “走!”两个静立片刻,抬足而下。手中兽皮符纹越行越亮,不由得心下轻颤起来。

    “此地竟然有人?”周哲又瞟一眼兽皮,所指处,远远的,却是一间木屋隐于林间泉边。“师兄,符纹指的,是此地无误?”周哲稍稍迟疑,若真是这里……难不成已是有主之物?却不知内里情形如何。

    “正是此地无疑!师弟让开,待我去看看。”

    周哲突地一阵寒栗,侧里一看,边上的话音刚落,还未近前,竟已运起法来,“师兄,还是我先行打探一下为好。”

    “磨叽!”脚下不停,“此次前来,此物无论如何必须占了。无需打探,待会儿若是好对付,灭了就是。若不是敌手,你我联手也得牵着,等到师尊来此,自然解决。”

    “……”眼见旁侧甩下一句提气而去,周哲暗叹一声,急忙跟上。这厮这般冲上去,怕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善了了。

    “师弟只管看好四下,莫让遗漏了或是来了后援。这里我来。”却是已经探得屋内李飞白三个,根本不是对手。

    “先生!红儿!速速退出!”正值静坐,突地一道神识扫来,只管探查!李飞白禁不住浑身汗毛直竖,骤然一阵寒意升起!

    敌袭?什么东西?这神识怎么就那么让人心惊!却无那功夫细想。话音一落,三个“轰”地蹿出屋去。刚刚蹿至半空,扭身去看,斜刺里。一道身影“嗖“地冲至近前,不由分说,一掌拍下。

    适才还正打坐的木屋,霎时击成了一地碎屑……定睛一看,后面又跟上来一个,瞬息御至近前。

    “红儿,护了先生先走,我来拖一拖他。”这是哪里惹了如此杀星来。看修为,探查不出,看驰来的架势,远非自己能及,怕是筑基修士?一来就是两个!

    “飞白……”陶红儿眼看来人的势头,提气上前,却被李飞白回手一挥阻了。

    “不是犹豫时候,速退!”李飞白一声断喝,黑剑御起,不求有功,阻扰片刻,先生两个逃了就好!瞬时,幽幽黑芒如走游龙,将两个来人绕在其中。

    哼哼,小小神桥修士,还想顽抗?“雕虫小计,想走?”孙正坤一手拍开身侧剑影,抬手凝法一指,一道惨白的寒寒霜气“倏”地朝携了先生的陶红儿打去。“都留下!”

    “小心!”

    “小心!”李飞白险险召回灵剑,御剑斜劈,惨白霜气一顿,去势一缓。刚想松口气去,突地,那霜气中无声无息,弹出一蓬细细毛针,密密层层,不及反应,顺势激射而去!

    “歹毒!”措不及防,李飞白反身挥剑,却是连一丝也没有击落!

    携了先生,避无可避。陶红儿竖起罡气,将先生挡在身后。抬手聚气朝外拍了出去。细雨一般的毛针,层层叠叠,拍散了些许,却未尽除。“噗噗噗……”穿透罡气的毛针击上护体法衣,一阵急急细碎声响。

    “红儿!”李飞白扭身飞扑过去,随着那一阵细响,陶红儿和先生已被击飞了出去。“噗通!噗通!”两声落地,没了动静。

    “唉……”先前那声小心,却是周哲喊的,只是眼前形势,三两下急转直下,再如何也晚了。

    眼前三个不过两个神桥,一个淬体而已,还怕跑了不成?何不问过再说?抬手就要灭了三个,周哲心底却是有些看不过去。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