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长生觅 > 第六十三章 初识老敖
    打西梨往北又有千里,人迹渐稀,许久还不见一座村落,令人不禁生出步出尘世之感。

    玉龙山,天高地旷,远远得见,却复行了两日才至近前。果然如先生所言,不似人境!非亲至,难以名述。

    山下暖暖和和,草碧禽鸣,瓜果遍地,繁花锦簇。及上去,层林若染。再上,叶林化针。至林末山腰,草甸与雪交融,却是开满了不知名的花朵,密密层层,自下望去,如锦带一般。遇上烟云飘转时,如画境无二。

    “好一处人间仙境!”

    “呵呵,我初来时,即是被这景致所迷,留了下来。”

    林内泉边,一栋木屋。还未入内,就迎来一阵醇香酒气。李飞白一阵诧异,这酒香,怎地这远就飘了出来?正欲扭头去看先生,只听旁边一声惊呼,“哎呀!不好!”话音未落,先生已是急急奔了过去。

    李飞白与陶红儿一愕神,闪身跟上。难不成有什么意外?

    跟进木屋一看,不禁哑然。先生正在那里蹲着去扶地上的酒桶,一只见底,另一只余下些许,却是打翻了去。地上殷红的果酒汁,已近干涸,看来不是打翻了一日两日了。

    “唉!这厮真是鲁莽,这许多,真是可惜,可惜。”而今知道了这果子的不凡,那里能看见这般浪费!“来日见他,定要好好说道说道!”

    李飞白看看陶红儿,原本以为那老敖是如何的高人形象,不想一来,竟然碰上这偷喝的景象。大出意外,不禁都是一愣,转而忍不住笑出声来,“哈哈哈,看来,也是个妙人。”

    未过两日,这天,屋外就摸来一人。

    “咳咳……那个,左兄可在?”

    “老敖。”先生放下手中法卷,起身往外,“在,在!还不赶紧进来,你需我请吗?”

    “嘿嘿……前些天回来,你却不在,嘴馋没把住……”门外矮胖邋遢的老头伸头一望,“啊呀,这是有客啊。”头往回一收,顺手整整衣衫,“老左也不吭声,我这样,真是失礼失礼。嘿嘿。”

    先生正欲搭话,不料话锋一转,“就你那酒量,自个儿也陪不了客,别冷了场子,我来凑个数。”不等先生反应,抬脚又踏进屋内。

    嘿嘿一声,也不讲究,拿袖子忽闪忽闪掸了两下,往旁边木墩上一坐。

    老敖?缘了先生那如梦的际遇,李飞白两个在心里,不知把这个人物设想了多少回去。不想才来此地就碰上了!却是哪有一点心里所想的仙风道骨模样。两个不由相视一望……想到了一处,不觉放出了神识,仔细探查,

    还真的无有一丝灵力波动,就如常人一个!相视一眼,都是一愣。

    “咦?”老敖突地眉头一皱,“老左……你这两个客人,是仙师啊!仙师,我可是见过。啊呀,俺们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竟然有仙师来了!老左你这厮,也不跟我提点一声。”那敖老头瞪了不大却溜圆的两眼,打量一番两个,大喇喇起身,还真就起身鞠躬。

    “敖老伯折煞我二人了……”李飞白与陶红儿猛地醒悟过来,适才那番,却是不敬,大大失礼!面上一红,急急挡了让过,“小子是先生学生,自幼追随先生。无有先生,就无有飞白。怎当得起老伯之礼。”言毕,与陶红儿一起,深深一躬见礼。心里一阵愧意忐忑,再不敢造次。

    “哎哎哎,不必不必。”敖老头嘴上嚷着,却是一脸乐呵受了。转身坐下。眼角划过一丝笑意。

    “老敖,飞白实诚,你就别再折腾他了。”

    不想老敖未接话,又一转,来了一句,“唉……这一来,就不好总来你这里了……”

    “又怎么了?”

    “才反应过来,连你在内,你这里都是得道的高人。我却不称,一届凡夫粗人,唉……”

    “敖老伯怎能如此想法,修与不修,与长幼尊卑怎能混为一谈。只是行路不同罢了。老伯此言,是要把我两个羞死去啊。”

    “是吗?真是这样?”

    “老伯何必如此,让飞白无地自容。”

    “嘿嘿,那就好。”敖老头脸色一缓,“我只听说,你们修仙的,都是飞天遁地,呼风唤雨,无所不能。法宝飞剑,更是来去无踪,还能变幻。我却是没有见过呢。”言毕,两眼一眯,一脸期冀。

    “老伯说笑了。我两个,而今也是才入得修行的门槛,尚是懵懂摸索的末流小子。”李飞白抬手又是一拱,“况且,小小术法,与悟道本是两说。大道通明,才是真正高人。平常斗法手段,却不是修行之人本该倾力追逐之道。我们比起那些境界高远,心意出尘的高人,根本不值一提,入不得眼呢。”

    抬眼再看,那边却没有罢休的意思,起身一躬,“老伯要看,小子就来献丑一番。老伯请来。”

    “好,好。嘿嘿,还是老左有福气。今日,倒要开开眼啦。”也不管先生讶然的眼神,起身跟出屋去。

    先生被这似今日一出一出,弄得摸不着头脑,只是知道他平日里就是心直口快,无甚遮拦,也不好多说,一起来至屋外。

    “老伯请看。”李飞白抬手,幽黑之剑在握,左右瞅瞅,一侧正有一块人高的巨石,甩手剑去,黑芒横横切过。伸手召回,抬掌一挥,将上半截击落,平滑如镜。手下再起,切出四个石凳来,运法搬了。几个呼吸,成了一副石桌椅来。完毕,转身一躬,“老伯几个,坐下试试?”

    “不错!”敖老头大步上前坐下,左右扭扭,突地盯上李飞白手里的飞剑,“这个。。。你这把黑条条,还真是锋利,比我那砍柴的家什可强得太多了!让我看看?”

    黑条条……李飞白面上一红,将头一低,“老伯见笑,这有何不可。”

    敖老头握剑在手,眉头轻轻一蹙又展。“怎么就突然有股子心惊……”拿剑在旁边石上“咣咣”乱砍几下,却不见李飞白运法御使那时的锐利灵动来。没了兴致,丢还回去。

    是日,李飞白与陶红儿下手,弄些菜肴,一番尽兴。

    席上,先生只是小口抿酒,老敖却是只管大口海灌,李飞白小口陪着,几口下去,也是忍不住面上绯红,气海翻腾,再看老敖,自始至终,只如饮水一般,却是无有一丝不适?

    李飞白两个相视一眼,心底微骇,却不敢言说什么。

    “左兄,实不相瞒,我这次来,是有点事儿来商量。”吃了人家的,敖老头倒似有些嘴软起来,“我那里离你这儿,有些距离。你也知道我的酒量,这酒正对我的胃口,时不时就想来上几口……只是这样来回奔波,还真是有点不太方便……嘿嘿。”

    “这个……”先生看看剩下四桶,却是望向一旁的李飞白两个。一直想不明白,这酒为何对老敖无一点作用。何况而今,知道那果子珍异无比,这酒……

    “先生,这酒能如此,还是仰仗敖伯的果子。本无什么得失之说。”

    先生一怔,“呃,是极。飞白,你帮着搬去吧。”

    “哎,不用不用。剩四桶酒,却是你酿的。你两桶我两桶,挟走正好。嘿嘿……就知道左兄不会吝啬这点东西。”说着,上去一胳膊一个,挟起就走,“那我就先行告退啦!”矮胖的身躯,再一边挟个大桶,横着就拽了出去。一会儿,屋外就传来欢愉的小曲。

    “适才还是飞白你转回的快,为师却是有点拎不清了。”

    “凡事都是个抉择得失,若是没有敖老伯的果子,而今只怕更是不济。先生莫急,这里剩下的酒,足够先生饮用许久,剩下果子,由我和红儿为先生化开……”

    “唉……我哪里是为我,是想能让你俩多得些来。今日你也得见,这老敖饮这个酒,根本就没有一丝反应,没甚用处。虽然不知道这究竟为什么,却是想着另弄些酒,将这些换下来,留给你们。”先生摆了摆手,“而今能走到这一步,对于为师,已是造化匪浅。你俩的路,却还长着。”

    “孩儿惭愧。”李飞白对先生深深一躬,“先生既然教过孩儿顺心随意,孩儿亦当如是才对,却不敢痴心奢望什么。”

    说到老敖没什么变化,今日里一起饮酒看了,李飞白却是不禁有些心颤。如此饮法,即便先前探查没有看出什么,怎能说是常人?这老敖前辈,不知什么来历,恐怕只是不愿在自己几个面前表露吧。

    看看先生。先前先生不知,经了西梨那一场,不见得先生就没有诧异过这些,却是一副不想往深处探究的样子,还能这样做了常人一般的交往,能平心如此,还真是看清放下了许多……自己先生,才真不是常人啊。

    心底一笑,就此随性过去也罢。

    …………………………

    敖老头一笑,胳膊下的酒早已不知去向,却是将这边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原本以为知道了朱果的妙处,合伙算计,又来贪图。连番试探之下,就算是装,几下来回里,也能看出些许心境,倒算纯净。那小子的剑,嘿嘿,宝贝啊宝贝!却得想个法子,将那东西弄出来。

    也罢!看你们几个还顺眼,就给你们先料理了这尾巴去吧。想着,伸手一抓,什么动静也无,正远远窥视的那跟来的修士,一声惊呼未及出口,身形一闪,竟然被凭空摄去,眨眼消逝不见……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