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长生觅 > 第六十二章 楼外烟云又几重
    左先生醉心于李飞白拿出的法卷,正好在此盘桓几日。李飞白与陶红儿趁此,未回小峰,每日继续盘桓与近里坊市。五日后,终于为陶红儿购得一件护体法衣,也算功德圆满。几下算算,除了这法衣花去千多晶石,其他加在一起,也只是几百而已,出来许久,终于对这些分门别类的物什有了一个大致的衡量。

    “先生要回去?”

    “嗯,其实心里也没有多大的愿想,而今却是满足了。”左先生感慨一声,“到了这般年岁,突然就了结憋了一生的执念,倒也不曾想过再有什么进步,如此不是正好?”

    “先生既如是说,与孩儿一道在此有何异处?”

    “哎,如今真是老了,却是一点也容下热闹,只想躲得远远的去。玉龙山,地僻人稀,一派自然,比这里清静得多,悠然望山的日子,无求无虑才好。。。”说话间,又取出那包果子,“这果子,留给我也没甚用处。”伸手递给了李飞白。

    “先生既然淬体,怎说没有用处?”这如何使得?“这果子正好拿了,而今知晓了,就是不能生吃,还做了酒也好。”

    “唉,小子莫要推了。这几日老夫就想,当时脑热跑来,就是坏了心性。如今既然还习了你那法卷,也得了灵剑,已是上天眷顾,再不思还,就是真的又踏错了。”先生将包裹往飞白怀里一推,“修道自然随心,莫再劝了,我意已决,明日就走。”

    “这。。。”李飞白接了包裹,禁不住心底一颤,看看陶红儿,老先生这份心境还真是自然洒脱到了极致。既然求了一生终于如愿,竟然还能就此放了眼下。

    此种赠与,已出礼让之围,但取之。先前只是咬下一小半,就眼睁睁看自己法力涨上一截,真是神异难想!入体之气精纯,较之自己体内,犹有过之,汗然之余,心中对这修行,却是有了一丝敬畏之心。

    本是无涯之事,从那红尘脱出,却是投入又一场更是充满未知的求途。楼外有楼,山外有山,先是遇了金乌法相,而今先生遭遇,得此朱果,谁能道明,却不是哪山星光咋现,仙云流转投下的机缘。

    一程烟雨一程风,半边潮起半边平。心念闪转天地换,俯仰之际又一生。

    自然随心。先生一言,本是无意,却让李飞白突生顿悟之感,突地想起万钧常挂在嘴边的话,“随心就好。”修行,迷蒙未知之路,哪是对错,哪是真假,哪是早晚,哪是得失。。。

    “先生虽然那样说想,而今风起云涌,世事纷扰,只怕这一路回去,不会再像当初那样让人安心。”

    “红儿知晓。”陶红儿看了那边犹豫吞吐的李飞白,轻声一笑,“先生那句随心,红儿也是颇有感触呢。既然飞白担忧先生安危,何不一道护了先生回去?”

    “嗯,正是此意。”李飞白心下一宽,舒了笑容,“那我这就去和先生言明。”

    第二日,日丽风和,三个洒洒飘然而去。

    望着那空空草庵,浮出身影邪邪一笑,“终于还是回去了吗?却是让我好等。。。”手里半颗封印朱果,拿捏把玩着,复又收起。扭身,跟了一行而去。那一身修为,早胜筑基。

    。。。。。。

    这一处,苍茫雄浑,巍巍绵延几千里。峰峦丘陵,深渊沟壑,也无流霞也无烟,青青山腰步闲云。淡然平凡,拙朴不经,处处无意似有意。

    山丘矮岭,老树盘根,一道溪水,掩于翠草之间,弯曲绕流,静寂无声。枝桠影下,一身布衣的清瘦中年静立,遥望远处隐隐雄峰。许久,突地收了翘望,低头沉思片刻,缓缓步回屋中。

    “双儿。”

    “父亲。”

    “去把屋里那几幅字画,还有那些个闪光耀眼的物件都收了吧。”

    纤纤柔柔的白嫩女孩儿抿嘴一笑,“知道啦!金爷爷来了?”

    “呵呵,去吧。只管收了。不过这次来,只怕他也是心乱。”

    “白小子,就你心思最多,却总是顾忌别人。”正交代着,还未见人,远远传来一声闷闷的不满。

    “今日这是刮的哪里风,不在你那园里好好呆着,怎地想起我这破陋茅庐来了?”

    “。。。你这厮,岂会不知我来作甚。”

    “我却没那猜度他人的闲心呢。”

    “你,唉。这才多久不见,嘴也奸猾了。。。”

    “双儿,你且下去吧。”眼见那一身华服耀眼的胖胖老者落在屋前,中年男子扭头,朝身侧探头的女孩儿摆了摆手。

    “哎,双儿走什么。”老者伸手一招拦下,“一家人,咱们说的,无需避讳。来来,今日正要说说出去外面的事儿呢,双儿不听?”

    正抬脚往外行去的女孩儿一顿,扭头望向父亲。眼中一丝挣扎幽怨,却是定在那里,再走不动去。

    “唉。。。”中年男子,看看女孩儿,瞪了一眼在那里嘿嘿的金胖子,“你这厮,自己看不好孩子,又来鼓捣别人。”

    “嘿嘿。。。白小子,晶儿出去这许久了,怎么也是喊你一声伯伯的吧。每次问你,都说无事就罢,你这厮,还有没有一点做伯伯的样子。亏得那时每天在你这里鞍前马后的,是不是,双儿?”金胖子正了正神色,将脸一嘟。

    “双儿去个给爷爷弄壶茶来,今日和他好好论论!”朝着女孩儿丢一个眼色,扭头又是神色一正,“近来,总是心绪不宁,怎么着,今日也得给个准话,要不,我干脆在你这儿住下得了。”

    原先鞍前马后?中年男子不禁瞪了瞪眼,你们爷孙俩在我这儿,瞎捣鼓的还少?我这点东西,烂的烂,不见的不见!扭头看看墙上,架上,案上,不由一阵揪心的疼。可算这些年安生了点,又弄了点东西出来,这一说,不禁心里又是莫名的一慌。

    “噗呲!”转回的女孩儿看见父亲那副神色,扭脸捂嘴,憋不住一笑,抬眼一瞄,赶紧又正下神情。

    瞟了一眼旁边侧耳的女孩儿,又斜眼看看金胖子“外面的事,确是有变,晶儿此时,困却不封,并无危害。你的心思,我又怎会不明。”中年男子踱了两步,思量立定,“晶儿打这里出去,你说我就不挂心?只是,我连番算了几次,这中间,一片混沌,无有明示。却是身牵劫乱之象。”

    “身牵劫乱!我说近来怎么总是心神不宁的。这又是怎么个说法?快来讲讲!”

    “卦象混沌,正是天不许察,足见此劫不小。”男子顿了顿,皱了皱眉,“不过,晶儿却不是应劫之主,只是因缘牵扯,不得脱身。而今却是只看出这些。”

    “还有你看不出的东西?”金胖子此际一脸肃然,没了一点玩笑。“一片混沌。。。什么劫竟然这样卦象。”

    “混沌之象,自然是天掩。此劫。。。必是大乱,只是未到时候。”

    “唉!未到时候,未到时候。。。怎会又扯上什么劫乱去!你可算准了?晶儿到底如何?”

    “劫起掩象,只知此际未发,再难窥得什么。说是推算卦卜,哪不是仰天机窥其一?既然是劫,天既不显,都是枉然。”男子看看满脸焦色的金胖子,“这些你会不懂?而今可不许去插手。”

    “呯!”地一顿足,这道理怎会不懂!只是,只是。。。

    唉!卦象既成,身牵沾染,不是主应还好。若是此时在这乱象里面横插一脚,指不定又变成什么象去。

    团团转了几圈,心里煎熬,却是左右不自在。没了一点说话兴致,“我且等你的话,走了走了。”扭身而去,唉声叹气。

    “父亲。。。”

    看着女儿眼神,中年男子不由错过身去,只是,那清瘦身影掩不住,一丝轻颤。“去弄些吃的来吧,怎么突然觉得饿了。。。”

    女儿离去。踱至窗前,男子双眉紧蹙,负过手去,长叹一口。眼前群山,还是那番摸样,只是有些恍惚,是余晖影的?还是心里乱了。。。

    许多话,却是说不得。卦象里,此地也在其中,应在哪里?同样不显,却是与双儿和晶儿关联紧密。。。莫非始终挡不住,双儿必得出外不成?这黑渊,多少岁月未曾有过动静了?竟然也有蠢蠢之象。

    唉,这劫乱,怎会也有双儿的牵连?早在心里不知翻弄多少遍去,却终是看不出前路。

    思飞遐远,不由心底一黯。

    昔人一去,却已不再。。。心中一阵沉沉惋痛,却是我害了她去。。。那外界世上,应是还有一枝,而今花在何处发来?

    突地四下里乱象纷起,我又当如何处之?一朝因缘起,千年未分明。。。明睿双目,竟然黯淡。却是要脱去这外衣,返了朴心,投身局内,才有解说?

    复望眼,辉映青山依旧!呵呵,自己怎么也变得这般城府了?当年那个踏歌而行的少年,就被岁月淹没去了吗?乱则应之,说不得,这才是最后了结。

    。。。。。。

    赤岩山里,金晶儿一阵喷嚏,“这是谁在说我?”百无聊赖,把手里果子一丢,“都要闷出鸟来了!”

    。。。。。。

    “师姐,六山书院的古阵之事,可是真的?既然有那样传送法阵,咱们却不去找镜,跑来这里。。。”

    “师祖安排,必有玄机,不必妄自揣度。”筠阳也未弄清什么,守了这些空无一物的地方,到底是何打算。这次连师尊也是不明就里。“说是守了,却无时日之说。安下住所,平日里只需左右探查着些,修行不可荒废。”

    说着,兀自坐下,静心行法。却不知为何,来至此地,自己心里烦乱难抑。

    。。。。。。

    “师兄,这一路下去,是往何地?”

    “寻镜之事,本就无踪。修行之人,只管随感而行。有些东西,却真是说不出明理。应在何处,自有显时。”

    一队人,随着许逸向北而去。却不知,不是冥冥中有定之人,哪里会有什么感应。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