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长生觅 > 第六十章 五弦琴
    终究还是无有音讯,三日后,李飞白与陶红儿别过了火光兽一族,越江正北。无心赏景,两个一路疾驰,直奔西梨而去。

    “却不想弄出这许多事儿,在外游历,也不得安宁。”陶红儿看看李飞白,事不相干,奈何风扯。任你云也罢,叶也好,自在其中飘摇。微微一笑,“终于来至西梨近里,此地果然比之他处安然不少。”

    一路过来,遇到几队诧异目光,请过一问,才知道,而今修界出了这样的大事儿。清远真人和袁神通,两位修界顶尖的人物多年不能悟劫,竟然相约离去,不知所踪。更是传言六山书院内,藏有可直通仙界的古阵,可使修士平步青云,直临仙境!只是,开启古阵的窥天镜遗失许久,如今修界,纷纷扰扰,来往奔波不息,一改往日的宁静,正是冲那一份机缘而去。

    临了,看看眼前这两个涉世未深的样子,不忘悄悄嘱咐一声。

    这次,虽未明言,恐怕就是两族之间暗中争抢机缘。听说而今,平日里不常走动的各宗人马,也都频频临世,怕不就是在争相寻镜。弄得四下里风声愈紧,什么乱七八糟的古府,洞藏,深渊,孤涧,也不知怎么就都被挖了出来,处处都是明的暗的争抢厮杀。。。

    话未说尽,言下之意明了。以两个这样出游,还真是有些碍眼。现今虽然未到剑拔弩张的时候,恐怕也是相互提防得紧。

    “正好,本就想寻个地方好好安顿。此处离那西梨不远,少了许多纷乱,也省了心。”

    远远望见半壁青白的西梨山,两个这才左右巡游,避过修士常有来往的地界,寻了脚下这座不起眼的小峰落脚。

    西梨山,西梨即是主峰,独秀。近里四五峰颇显,其余都似这般,不甚高大,却都染了西梨那股温润清雅之气,不见雄浑,只有俊秀。

    小峰有水,清清瀑布独挂,也只几丈高低,瀑下浅涧,涧侧林碧草青。野花肆缀,蜂虫飞舞。微风习来,撩发拂袖,直吹得心明意净,畅快!

    “终于停当了,我也可安心将火灵力尽数融了。”

    “嗯,如今躲得远远,自该安心修炼。近日里,去寻个坊市看看,弄些物什备下,做个长远打算。”

    两个身上本就没有带了许多,寻常的丹药,却是必须的。李飞白未说,更是想着陶红儿的方巾,那日谷中与金姓修士斗法也被毁去,尽数崩碎,连修也无法修去。正好留意了,遇上什么防御法器,不妨购上一件。有那一袋灵石在,购置这些想必不难。

    西梨乃是丹道圣地,周遭坊市众多,丹药,灵液,材料之类良莠云集。根本不用去找,恨不得自己蹦到眼里来。

    第二日,两个就来至一处坊市,不大,倒是秩序井然。远远就可瞅见街中最高处,挑着千净观字样的铺子。这好,首需即是丹药,林林总总的正好略过。

    还未行至近前,两个就傻了眼,相视一笑。眼前千净观的铺子,人头攒动,水泄不通,哪里还有进出的空!不时从里面传出喧声,“接续水,今日告罄!”。。。“初品祛毒丹,今日告罄!”。。。“中品引灵丹,今日告罄!”。。。“隐灵丹,今日告罄!”。。。“千幻丹,今日告罄!”。。。“人限两瓶,过则不售!”。。。

    “这位道兄,这是。。。”

    “唉,近日风声紧起,这丹药,哪还轮得上咱们。。。”

    “怎么?”

    “都被四下的坊市里买去了,出去就是翻倍的价钱。你看那门口堵的,都知道千净观的规矩,这不,哪家铺子不是带了许多人来。。。”

    “。。。”

    “我看咱们还是改家吧。”

    “正有此意,不想来到门口,反而买不着东西。”还真是开了眼去。怨不得方才进得坊市,明明见这千净观的匾额,幌子悬得最高最显,周遭的铺子还是人来人往。

    挨家慢逛。

    丹药倒是买了不少,只是,心里惦记的防御法宝,转了一圈,却是未曾下手。

    盾牌,钟鼎之类,未有入眼的,倒是有那么一副画卷来着,灵秀喜人,要价却是高得离谱,一件法器而已,竟然两千灵石还不许还价。。。李飞白倒是舍得,陶红儿却是将灵石攥的紧紧。这些东西来的容易,恐怕以后再想就难,毕竟两个没有什么来源。为了一件法器如此,却是太过了。想来,也与近里修界动荡不无关系。出来之时,还真是没有多想这些。

    别无他事,此处没有何意的,两个就近又转了两处,竟然还都没有买成。眼看一晃大半日过去,不禁有些意兴缺缺,就往回转。

    “咦?飞白你看那边。”将欲出市,陶红儿不禁眼前一亮,瞪着街市一角挪不开眼。

    街角路旁,一名修士席地而坐,神情落寞,身前地上,放着一张五弦古琴,看起来韵味十足,倒是颇为引眼。只是,仔细探探,那琴却是灵气缺缺,恐怕在法器之中,也只能算个下品,不论是攻是防,难堪大用。

    落寞修士身前,只此一物,再无其他,哪会有人问津。

    离开飞红谷,再无那个心思弄琴,平日也少有心思逛逛坊市,不想今日出来,竟然会碰上。法器如何暂且不论,那份古朴韵味儿,看得喜人。周四和在修士坊市,非是好此术者,还真是难得看上一眼。

    “这位道友,你这琴可否拿来一观?”

    “那是自然。”地上修士一看有人来问,面上说不出的神情,伸手将琴递了过来,竟还有些不舍?

    李飞白取了一看,不禁哑然。

    这是什么弄法?怨不得此琴灵气缺缺,无人问津,这。。。

    “道友莫急,道友所看不假。”那修士仿若见多了哑然的表情,面上一紧,急急起身一躬,“在下实在是身无长物,迫于无奈,才将这琴拿了来售。且听我说来。”

    还真是让人哭笑不得的举措,然而听了这厮卖琴的缘由,却又不由让人心生敬意。眼前修士,与李飞白可说是一个模子出来,懵懂修行,有些天分,偏又无门。如此,不求上进,只求个随性而已。闲来爱琴,一直不忍割舍。

    而今老母年迈,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俗世方药,耐不住岁月之力。这才想着跑到这丹药圣地近里来,弄些延寿灵丹,回去替母亲化了。

    “实不相瞒。。。这琴,就是一件俗物,确是一件古物不假,是我幼时打山间拾来的。。。琴上的些许灵气,就是这琴底子上我糊上的这块盾片。。。本想把盾片直接卖了,奈何实在不入眼,无人问津。无法,才想了这不是办法的办法。。。”

    李飞白看看陶红儿,这事儿,听着心里沉沉,“道友这琴,打算卖多少灵石?”

    “只想换些补气丹回去,也不需多少,道友若不嫌弃,就。。。就十块灵石?”

    “飞白,不如,咱们给了十块灵石,这琴,还还于他?”耳边传来陶红儿传音。

    “不妥,如此岂不成了施舍。看他脾性,甚是清高,恐怕更是伤了他心。。。”李飞白回了话,正了正神色,“不瞒道友,我即是冲这琴而来,适才抚弄,甚合我意。十块灵石。。。莫不是我识错了货?”

    嗯?落寞修士一愣,“不行,那就八块灵石?”

    “非也非也,此物应售识者,当由识者出价。”

    “。。。”对面修士一阵犹豫,自己唯一的家当,那块盾片还在上面带着。。。“既然这样,那就依道友吧。”

    “就是这些,你且收好。”李飞白看看左右,自怀中取出一个袋子,“多少就是这个价,莫急着看,不许反悔。这琴,我就收了。”说着,抬手将琴纳入袋中,扭身拉了陶红儿离去。剩那修士在那里站了一阵,咬咬牙,揣了袋子,转身朝市里走去。

    。。。

    “你这是弄什么?”

    “没什么,就是给了一百灵石,又怕他当场推脱嚷嚷。都散了,再看多少也不至于如何。”

    转了一日,左右不是没有相中,就是舍不得,不想最后,一百灵石买了个俗物。

    眼看日往西行,两个就往坊市外走去。

    未待走出多远,突地,身侧一道身影急匆匆行过。李飞白不禁眉头一蹙。怎地如此熟悉?这。。。不会,这过去的,分明是名修士。唉,想多了。却忍不住抬头张望背影,竟然如此相像?

    “怎么?”

    “无甚,适才认错了人。相像的很。”

    正说着,两名修士匆匆赶过,见那前面身影,复缓了脚步。

    心底一颤。这,是吊上前面的了?李飞白心里一阵纠结,心绪难安。突地衣袖一紧,却是陶红儿拽了拽,看着自己脸色,朝前撇了撇,“既然心底难安,何不过去看看?怕是有难。”

    果然,行出有几里外,那两名修士急急撵了上去,“老儿站住!”

    前面人影回头一看,脸色大变。只管加紧疾行,奈何修为不济,越追越近。

    只是这一回头,却让远远的李飞白浑身一震。这!不会连容貌也那般相似,真的是他?心底疑虑难消,脚下却突地提气运法,直追上去。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