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长生觅 > 第五十九章 林动波兴
    说是守上十几日,这一待,不觉就过去了月余。

    苏易并未返转,想来,必是守在了西梨就近,不安心回来。看他那时在谷中,一心都在囡囡身上,先是费尽心思安排囡囡逃离,再有不信西梨那般女子的招揽,迟疑不舍。果不其然,就是跟去还不放心。

    李飞白与陶红儿在先前养伤的洞中,度日如年。心思纷乱,哪里静得下来?这许多天过去,依旧毫无消息。即便原先就料到难有回来此地再见的一天,终究还是有那么一丝祈盼搁不下。

    “唉。。。再待上几日,还是。。。”李飞白独立树下,望着奔流不息的翠罗江。又在那里商议,这话,先前却是说了几遍了。

    “嗯。”陶红儿倚在洞口石壁上应了一声,如此一味在这儿排解不开,终归不是办法,“三日后,咱们就走吧。”说着,抬眼望望江北,“离了这地界,好生寻个地方。”西梨。。。但愿如那海前辈所言,能避了纷扰,安心修炼就好。

    谷中闭塞,火光兽那里少有外界联系,两个在这洞中,更是无从知晓外界情形。只在这里商议,却不知外面,月余时光,已是风起云涌,再不复往日。

    修界不论人妖,凡是多少排得上的,都早早得知了六山书院的通天古阵,更是知道了那窥天镜法宝之外的奥妙,竟还是开启古阵的关键要物!不必刻意安排,早已是撒开了去。就是那些散修,渐渐也闻得些风声,片片传开。

    先前只知窥天镜乃是六山的镇院之宝,似乎是上古所传。毕竟无人见过,遗失日久,也少有人提及,渐渐被人忘了去。偶尔惦记想起,窥觑向往,也就是那样想想罢了,哪有这般上心!

    通天古阵可直达仙界,传闻如是,再有那些添油加醋的,更是说的神乎其神,甚至连所需修为都抛到了一边,仿佛跨界传送就如探囊取物一般。明白人只是笑笑,更多的却是记在了心里。既然都没有试过,谁敢说不是呢?

    短短时日,数千年不见有甚波澜动静的修界,激流暗涌。

    。。。。。。

    “林长老。”

    “嗯,”看看眼前比来时高出一截的林瑜,轻点下头,“不错,短短时日,修为精进。在外院中,也有了几分响亮的名号。”

    “一直谨遵林长老教诲,不敢懈怠。”

    “再有几月,就是今年评定考核。原本,我还打算让你在外院再呆些时候。。。”林行远顿上一顿,“不料冒出这样的变故。却是不能再等。。。”

    林瑜自然知道这老太爷说的是何事,这两日,书院上下议论纷纷,却都是心里憋足了劲儿。时局动荡,正是用人之际,机遇良多。怎会不心思骚动?果然,这才几日时间,老太爷便寻了过来。

    “若想尽早赶上这场事儿去,这样修为,只怕就是入了内院,跟了出去,也显不出什么。”林行远看看林瑜,“你的剑法,不可懈怠,按外院传说,对于剑道,倒是有些领悟,只是,修为太低,出了去,却还是难有作为。。。原本我是不会主张你假丹药之力提升,而今,却是无有其他妙法。”

    “但遵林长老法谕。只是。。。”丹药?瞥了一眼搁在案上的方玉匣子,林瑜不禁皱眉,一阵困惑。

    想不到老太爷竟然有此提法,如此揠苗助长?丹药提升。。。拿来冲关倒是挺好。平日里就依了这个,法力虚浮无根,怎能精纯,如此岂不是自毁前程!倒是听说西梨那一脉,专精外丹一途,也不知是否还有什么其他法门?老天爷今日如此,这是?

    嗯,不枉自己来这一趟。看了林瑜欲言又止,林行远暗自点了点头。此子能有这样反应,心性倒还不错,值得自己用几分心思。哼哼,若是真就欢欣雀跃起来,就此打住,放弃也罢。

    “我知你心里顾忌。”说着,这才从袖中取出一本薄薄法卷,“这里还有一法,勤加修炼,自可祛杂存精,替你夯实了。只是,单凭这个,难以收效彻底,若想真正掌控飞进的法力,唯一可行,还是勤加运法施法。”

    “来日里,多去校场,也可多多体悟剑道。自可抵了去,不必太过担忧。”

    “多谢林长老教诲!林瑜必焚膏继晷,不敢懈怠。”

    “这些引灵丹,你切切收好。此法,也不可在外人面前演练。”递过法卷,林瑜埋头抬手接过,心中沉沉,“自当勤勉,否则,这般纯依了丹药之力,你心里也知道后果。”林行远又再沉声警语几句,“来日若是入不得内院,这就是最后一面!”言毕,不等回话,飘然而去。

    林瑜看着眨眼而去的背影,长出口气,回到案前。寻思一会儿,伸手拉开那方匣子。满满一匣,乳色莹润,颗颗如玉,怕是有百十之多。轻轻嗅了嗅,一股淡淡不显的清香。“呼”地长出口气,随手合上匣子,却是一粒都没有取。

    抬手,拿起那册法卷,投神细观起来。。。

    接连几日,只是将那法诀吃得纯熟无虞。这才取出一颗丹药,吞了下去。

    这时局,自然谁都不愿错过。但要拿修行根基来赌,却是无法安心。若是再晚来上两年,这些取巧之道就可省了。唉,既来之则安之吧。时势运也,也不可太过拘泥。

    既有祛瑕之法,哪敢丝毫松懈。流霞校场之上,从此日日剑影不绝。

    “那是林瑜师弟,果然不是常人可比。剑道在外院已堪一绝,竟然还日日习悟不妥。。。”

    “只怕用不了多久,咱们六山就要再出一个许逸了。”

    “如今这样形势,也难怪。时势出英豪,诚然,诚然。”

    。。。

    “还有心在这儿看别人,如今外院也被分配巡山。指不定哪日,出了乱子,就被派出外面去了。妖族而今闹得厉害,还是自己多弄些保命手段吧。”

    “听说外面已是风风雨雨,人、妖两族却是在憋着劲儿。说是寻镜,而今闹得事事处处不可开交。。。”

    “走走走,散了散了。。”

    有了寻镜这一捻子,自然无处不是泾渭分明。

    。。。。。。

    金晶儿窝在赤岩山中,倒是不用担心有甚危险。晏云那厮越来越是嗜睡,好生恼人!别时哭哭啼啼答应的好生修炼,终究还是按不住自己性子,坐不住多久。心底里抵触得紧,不想搭理那许多,自个儿游逛。幸得宫里倒是不做什么限制,只要在宫里,想去哪儿去哪儿。

    于是乎,前殿后院,左洞右窟,上林下池,钻窟窿打洞,摸了个遍。只是,不让离了主峰,这地界就这么大,总有玩完时候,哪是长久之计。未得多久,哪还有什么可耍的。

    飞白,猴子,姐姐,却不知现在何处。

    就连那个看起来还算实在的晏风也跑得没影儿,那个会变戏法的蝶姨,起初还来看看,而今也突然不见了。

    唉,这整日的看了人来人往的寂寞,才是寂寞啊。。。早知如此,还不如听了白伯伯的话,不出来了。双儿姐姐不是也闹着出来吗,凭她本事,也不来找我。哼!

    。。。。。。

    “师祖,这火精。。。”

    “却是从未见过。霸道如斯,取那天曜晶来,也不过如斯。”梵心观火,久不能静,“筠阳言说法相之事,这个做不得假。只是却只余火精不见了本体。。。实在出奇。青云鼎,虽说残破,也经历代祭炼,竟然脱出?这世间,还有这等本领之人。。。”梵心抚案出神,脑中却是揪出经久的那段旧案。

    莫不是,那昆虚之内又有奇人出境?只有那里,无法想象。昔日圣女,再不得路径,枉费我几十载时光。。。唉,不提也罢!当年不可寻,而今正值天生乱意。。。难道我西梨山就是独与这昆虚有缘,又有显现?

    心念急转,“外面寻镜之事,闹得怎样了?”

    “嗯?”不想师祖转得如此之快,一时未反应过来,“却是闹得沸沸扬扬,炸锅一般。什么寻镜,而今人妖两族已是处处针锋相对。。。”

    “呵呵,他俩要的,不就是这样了。”梵心低语一声,话锋一转,“去,传了真明,真玄两个过来。”

    “是。”

    。。。

    “师尊。”

    “你们来日也安排弟子,出去历练历练。”

    “我俩也正有此意,如今时局,倒正是塑人时候。”

    “嗯,旁的不说,你们只管安排。让筠阳带了一队人,按这路线寻过去。”抬手甩出一枚玉玦来,“不管有无所获,只管严加注意这其中几点标记。”

    真明接过一看,一脸疑惑,交与真玄。

    “不必疑虑,只管去做就是。”梵心抬头负手,“哼哼,天下蜂拥,指不定,这天会变在谁的手中。”

    这。。。分明是当年寻昆虚不得的路线。真明、真玄退出殿外,面面相觑。这路线,事关隐秘,当然都记得清楚,“当年那是圣女依稀领着,弄出这路线来,最后还是无果而终,师祖这是。。。”

    “节点不再,恐怕就是内里控制,而今再去。。。唉。”

    “只管安排吧,时势如此,出哪儿都是出。指不定就有了机缘。”

    两个自去。

    栏前,妙然女子静望天际,嘴角轻轻露出笑意。

    “你们寻镜折腾,却不知我这里玄机复涌,呵呵,来日且看,缘在何处。”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