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长生觅 > 第五十八章 风起云涌
    清远正在那里感慨,只见一队人从六山方向疾疾驰来,转眼到了眼前。

    这。。。清远一怔,转而摇头。看来方才还是动静有些大了,竟然把自己的掌门徒儿和一干长老都弄了出来。这时才反应过来,方才却是应该再往外去远一些,那样的波动,也难怪。

    “师尊?”鉴元远远观了,山巅之上卓立一人,竟然是自己师尊,不禁一阵错愕。

    “嗯。”清远看看一众不解的眼神,将手一摆,“无事,都回吧。”

    无事?那样的动静,虽然不曾有什么惊天动地的,那一声如闷雷一般的震动,绝不是寻常修士能弄得出来的。这才阻了那些巡山弟子,与几名长老匆匆赶来,不想,却是师尊在此。

    几个看了看眼下满是齑粉的大坑,心下骇然,却不敢多问,既然清远真人在此,又没有想说什么的意思,一个个都咽下,拜过而回。

    清远犹在原地,目看几个离去,心底还在思量着适才和袁神通的一诺。望着一干人的背影,夜色之下须臾远去,突地心下一颤。是了,这些个,从来都是如此,来去匆匆,然而,真正经历了什么?如此也是一生,平平而过,待回头去,除了打坐参悟,偶尔如嬉闹般动动手脚,竟然再没有什么?还真是好生无趣!

    这般机理不动,一个如是,各个如是,缘从何来!

    明理容易,将行却难。早在心中想通的事儿,经了袁神通那一说,生生坐实了去做,却心生迟疑。唉。。。一众人没入夜色不见了踪迹,却不知身后那人,看着自己来去的背影,已定了心。

    “鉴元,待回去安顿了,过来见我。”一道神识传音放去,清远不禁复扭过身,望向袁神通去的方向。眼下的清屏山,一脉重重,渐远渐暗。然而极天之际,却有一线光明。

    。。。。。。

    蒙山,一处不显的小山包上,一名精壮修士正仰面望天,却是一脸的不解。

    袁圣这是何意?秦正独自站着,犹在回味适才袁神通的话。

    何时竟然不声不响的出关去了,却又突然回来这样交代?只是这样做,难道没有想过后果?

    修界其他宗门之类,都是章法森严,唯独这蒙山一脉,都是仰望袁圣威武而来,却从来无有什么法度体系。来了,就分出几处山头去,各自为寨。与诸侯分据无异。

    有袁圣在背后站着,常日里,自己坐在主殿上,偶尔听听那些家伙的来往是非,能管的说说,不能管的,其实还是他们私底下过手解决。然而再如何,毕竟还有一个主殿在,还有一个说话的地方,还有最后无法决断的指望,唯是袁圣。

    要走?都走?突然这样安排下来。。。深意何在?

    “唉。”叹一口气,秦正竟然在夜风里打了个寒颤。这几十载来日见消瘦的身形,更显几分落寞。

    真正跟随袁圣一路过来的,也就蒙山主峰的自己这一殿人,几百修士而已。现今,要自己带了这支人马出去,他却又不回蒙山,就这样走了。莫不是,不知匡雄几个的狼子野心?少了顾忌,不知会闹出什么。唉,蒙山,这往后,还有蒙山吗?

    “只管放出话去,就说我闭关无果,云游去了。”这不是摆明了要他们闹去。

    手一翻,拿出一块玉玦,法力一贯,显出一面铜镜影像。“窥天镜。。”秦正嘴里喃喃。

    六山书院有古阵可通天?这般隐秘的事,这六山竟然瞒了天下!而今,又要把这个消息放出去,今后,修界之乱可想而知。一切,都看这镜子的。只是,听说这窥天镜遗失不知多久去了。如此关键,开启古阵阵眼之物,想那六山,必定一直秘密找寻,若到如今都没有一点头绪,眼下出去,就有了?

    机缘,机缘。。。

    那清远老道竟然也答应一同离去,这些个高人心里,到底在寻思什么?莫非,就是嫌这修界沉积,有意如此?唉,不去想他,既然这样安排,就这样吧。

    最终,抛下了心中万般疑惑,将头一地,不再踯躅。

    适才袁圣身后那个,是哪里来的小家伙,从未见过,竟然随行带着?却又怎么被禁了手足?倒是有趣。方才被袁圣的安排骇住,竟忘了问上一声去。若是有甚深意,来日恐怕还会见着,到时再问吧。

    蒙山主殿,秦正召集一众部属,斟酌再三,还是将这安排传了下去。

    “什么?殿主,袁圣不归,咱们再这样离去,这蒙山岂不是名存实无了?”

    “不如,离去之前,先拼死将匡老儿几个收拾了再说。”

    。。。

    “不必多言,只要袁圣还在,就是乱,又能如何?而今之际,寻镜才是关键。只管按袁圣意思去做,袁圣与清远老道一起,两人必定心有计较。指不定,却是有所悟而不便言明罢了。多年后,还不是一切照旧。”

    “是!”

    “将这消息传与各峰去吧。”

    一众人鱼贯而去,引得殿内烛火乱颤,四下柱影一阵恍惚零乱。。。秦正独坐殿上,怔了半晌。这一去,各峰自顾吧。突地一笑,呵呵,眼下最愁的,恐怕还轮不到自己,六山那边,不知道思及以后,会是个什么摸样。古阵通天,嘿嘿,虽说修为不够,一样扛不住压力,耐不住,寿元将尽的修士,左右都是死,哪个不想拼死一试?寻镜之事,怕是立马也会风卷修界去。。。这天,注定是要变了。

    。。。。。。

    “若那袁神通果真这样,天下哪还有太平!”鉴元大吃一惊,霎时脸色变了。这样一来,今后六山的日子可有的忙活了。不知多少修士日夜惦记这阵的事。

    清远只是静坐,默不出声。那袁神通既然过来如是说了,六山古阵之事,必定会顺手就捅了出去,他可不会替自己这边顾虑什么。至于这身后的事。。。抬了一下眼皮,看了看眼前的鉴元,那就是该你们掂量的事儿了。

    太平。。。不弄出些风浪来,待你们到了回首时候,不是反过来怨我?嘿嘿,这个徒儿,还是不够开窍啊。我走了,你这掌门不才是真的风流?

    鉴元不听上面言语,心底疑惑。抬眼去看不再发话的师尊,却是闭了目去。突地心里一惊。师尊既然与那袁神通议定此事,岂会没有想过这些?恐怕早就心有定数。这样说来,是有意如此。。。两位修界顶端的人物,这是铁了心要让修界大乱一番。

    起身深鞠一礼,“鉴元明白了。”

    “明白就好,如何安排,你去与他们商议吧。”清远微微一笑,挥手示意。鉴元躬身退了出来。

    。。。

    “师尊。”

    “免礼,过来说话。”鉴元召过许逸,“我与几位长老议过。明日起,你将内院二百弟子领了,分组下去,继续探查窥天镜下落。我六山古阵之秘,不日将传遍修界,四下各宗,都遣人去,将此事言明。务必先于那妖族找到窥天镜来。”至于那什么约定,却没有提起细情。这样的决定都能下来,还有什么不能做的,指不定过些时日,两位又想出什么新花样来。

    “清远师祖不日将与那袁神通一同远行,归来无日。再行出去,不必顾忌什么,只管放手去做就是。不去震些宵小,恐怕日后麻烦更多。”

    “弟子明白。”许逸听过,面色沉毅,波澜不起。

    “你却无甚诧异?”

    “何需诧异,事无不可挡。修行之事,风波烟雨,无中生有,来去自有道理。故无所惊。”

    无所惊。。。鉴元心底一震,不由深深看了眼前的青年,心下大慰。

    “只是,师尊说那袁神通也将离去,以蒙山的状况,必将大乱,那边妖人,强者颇众。却是要多加留神。”

    “这个为师自然明了,此次出去,还有两件事。其一,那些昔年遣散的外院宗众,可去悄然打探一番,有精进的,或是门下有可造之才,可将此变言明,有所准备。其二。。。在外遇有有可用之才,你可斟酌了,开了方便之门,引来外院审核,多些打算也好。此事,却需谨慎小心,不日天下将变,不可为宵小所趁。”

    “是!”

    。。。。。。

    五日后,袁神通依旧携了万钧与清远一道,飘然而去。

    蒙山里,主峰一干人马传了口讯,也自离去。大小七十二峰,六大峰主,一时无声。只是,连山风都显得凌乱躁浮。

    六山书院,内院弟子分了几十组去,四下布开。巡山弟子,翻了一倍。

    。。。。。。

    西梨山千净观,一位妙然道姑凭栏而立,“那两个,这是要弄乱天下去啊。呵呵,这么多年,终于还是憋不住了。这劫,就要因此而起。倒真是好打算。”

    “师尊,筠阳一行返回观中。”

    “哦?可有收获?”

    “此次出外,遇了风险,颇多怪异。筠阳受伤,至今未复。不过,却是带回了一样神异东西,还需师尊鉴过才是。”

    “神异东西?”

    “因缘际会,说是拘了一道金乌火精来。。。”

    “金乌?”妙然女子手下一颤,不见动静,无形之中,身遭的灵气却是一阵翻涌。这等传说的东西,怎可能?脑海中霎时闪过当年的错乱之事,一时无语。

    静默片刻,压了心下诧异,“让筠阳来见我。”

    “是,我这就去唤。”

    看着离去的身影,梵心仰首,竟然赶在此时出来这样的东西,真假暂且不论,这变天之说,恐怕真不是那两个胡乱臆想来的。。。暗有天和。说不准,还真是天意?

    。。。。。。

    赤岩山,晏舒负手而立。不想那两个,还真是说走就走了。坐关这许久,怕是真的无奈了?且看能折腾成什么样来吧。

    蒙山内乱恐是要不了多久了。西梨那道姑倒是真沉的住气,怎就不见有什么动静?

    “晏风,过来。”

    “父亲。”

    “来日,你也领几队人下去,寻寻那窥天镜去。天下将乱,行事只管放手,一潭死水,而今马上变成一锅粥来。机缘自在风云起,去闯闯吧。”

    “是!孩儿这就去安排人手。”

    天风起,一时间,云涌烟乱。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