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长生觅 > 第五十六章 沧海曾经有显时
    “实不相瞒,李道友,我们这次出来,就是为取火精而来。若非如此,又何苦一行数人,不远千里,从西梨跑到南疆,来这连云山。”

    筠阳看看面前略显尴尬的李飞白,早在斗法之时就听他有那样一说,而今说是救人急切不错,然而身负宗门之命,这金乌法相的修士虽是偶遇,也是几人拼了力,又假了青云鼎之力才得的东西。。。况且那神秘修士插手,言语中虽有不满,显然与师祖识得,对自己小有惩戒,最终还是将那修士投回了鼎中,拿出来,这如何使得?

    “道友所言,筠阳自然明白。只是,恐怕筠阳也没那个胆量,私下里将这耗费众人心血的东西交与道友。这个,还真是为难,请道友见谅。”拒了李飞白,抬眼看那脸上颜色,心下略略不忍,“回头,我们将这交与观中,融了火精,只怕这涤魔的能力,更上一层。若是道友不嫌,来日去到观中,筠阳替道友引路,求师尊允用。可好?”

    来日去求,只怕真要是取了这厮的火精融了,更是珍惜万分,还会管我这无名无份的人?这与没说有何区别。

    李飞白道一声谢,退回屋内。唉,这样东西,稀世难求。早想到有这结果,不去问了,却始终放不下。说实话,这样东西,真是有心去抢,只不过真是打不过这一众人罢了。

    陶红儿轻轻行到飞白身后,将一手牵来,握了,一笑,“何必执泥于此。红儿却是觉得,得了一缕,本就是无意偶遇,已是天怜,再思其他,却是自寻烦恼呢。缘有深浅,即是如是。飞白以为呢?”

    明知是宽慰,又能如何?或许,他处还有机缘在吧。此心不灭就是。

    转眼又是一日,对于苏易过来询问的东西,陶红儿与李飞白却也是不明就里。只是,怎么看,这些个莺燕娥黄之流,却不像是有什么恶意。有什么也不至于专来设计一个平平小妖。这苏老伯,关及亲情,倒是顾虑多了。

    那西梨千净观,天下数得着的顶尖宗门,本就是走的外丹一途,各色丹药神液,外里都是求之若渴,万金难得。是天大好事啊!苏易虽也这样想,却挡不住心里翻浪。也罢,去跟那边说了,来日随那几个一起,一直送到西梨。也算求个心安。

    短短时日,在这连云山里,就如此多的曲折。。。却似冥冥之中自有定数一般,先前别去两个,临走不能成行,又失了万钧。而今回首,看这层峦如浪,却是让人睹之心塞。

    天际流云不断,风扯如梳,只添别恨。

    事已了,就剩两个,止不住心中落落,却没有离意。四目相对,自打眼中看出,还是想着在这里呆上一段时日,来等万钧吧。

    偶过插手,就是有什么不明要问,也无需直接带走,这样弄走,恐怕绝不是简单的事儿,或是另有所图。却不知这猴子,怎么就让那样的人物上了心?如何也揣不明白。

    虽然心底明白,再回此相见机会渺茫,哪能放得下去,等,再等。

    。。。。。。

    是夜,一道袅袅雾气飘至山中,渐至村前。

    “会是这里?”

    雾气隐于石后,自其中缓缓幻出一只似龟的头来,仿若虚影一般,“可惜现今,能用的手段却是不多。”嘀咕着,又幻出一只肉爪,却是捏出一个通明的禁制球体,一根火气旋绕的黑羽悬浮其中,“原本好好的,你却是尘心不泯,世事不再,又是何必。”

    “怎么就到此绝了,没了一点气息?”话音里一阵迷惑,言语间,那爪子对着通明的黑羽之球一点,一道白霜般的气体打过,在球外绕行几圈。而后肉爪一抬,轻轻一挥。霎时,那道白霜悄然雾散,化为无形,尽然就将整个山谷给笼了进去。

    “我说又不见了。。。你这运气,唉,才露个头,竟然被人拘了。。。”须臾,那雾气中又是一番自言自语。将爪子轻轻一勾,倏然无声,那四下里散去的无形雾气袅袅升起,复又汇拢,渺渺冉冉,凝为一道白霜之气,入爪不见。

    缓缓悠然,雾气轻轻飘向村外西边,正是筠阳几个的落脚之处。飘忽停在树间,些许一缕,就在那里,却又宛如无物。

    转而自那雾中,飘出一道无影之气,杳然向筠阳而去。片刻,竟然直入储物袋中,如入坦径。一堆七个修士,毫无知觉。

    “这鼎?怎会有姜氏的气息!怨不得将气息封得死死的!”

    入袋的那道虚气猛地一惊,险些化实逼出袋外去!一时间,恍惚住了手,愣在了那里。姜氏的鼎,怎么被弄成了这个模样!

    小心了,掂量许久,复又谨慎去探,不由得一阵摇头。

    “可惜啊。。。拿了如此神物,竟然着意杀伐小术,嘿嘿,怎么说这些傻子。。。可怜姜氏,当年遍尝百草,为天下驱灾避祸,以大德成就此鼎,这鼎却是后继无人,不懂御使之道。”

    念及遥遥遐远,那道虚气竟然忘了来意,摇头晃脑感慨起来,“用心杀伐,却是正与大德成就背道而驰,嘿嘿,恐怕累死你等,也无法能通这鼎万一的真意。非大仁义者,却连这鼎也归于平庸了。。。可惜,姜氏啊姜氏,怕你也想不到吧。。。”

    一时话中,满是苍凉。

    饶是此鼎而今如斯,不复往昔,这虚气却是郑重其事,一丝也没了先前的那份随意。轻放出一缕神识,缓缓送入鼎中。

    “昏迷在这儿等着被人化去,空余一道火精,还是随我回去吧。”一看鼎中的金姓修士,那虚气却是忍不住一乐,“汤谷寂寞,起码有一条命在。哈哈!”

    复送出一道法力,将那金姓修士裹了,默念法诀,竟然随着那道气息一同隐了去,无一丝踪迹!

    就要携了离去,转头又想起什么,回头看看那鼎,停在那里。“既然回去,总不能拿得一干二净,好歹用了姜氏的东西装你。。。”却不知,心里到底是在想些什么。又行一法,从那金姓修士体内拘出一道灼热红火,投回了鼎中。

    “这些东西,就算你出来这阵儿闲逛无功吧。”嘿嘿一笑,这才转了出去。

    无影虚气投回雾气,顿了顿,虚虚向那装鼎的储物袋拱了拱手,再不耽搁,悠悠然,复向北荡去。

    那一顿之间,空间一闪,恍若看见那雾气里,气象万千。

    。。。。。。

    “怎么了?”

    筠阳紧紧蹙眉,摇了摇头,“太过蹊跷。。。”盘膝坐下,将鼎打出,“你们且来看了。”

    “竟然会是这样?青云鼎会自行化去吞噬东西?”

    “之前却是未曾见过,所以才说蹊跷。本体不见,却还有一缕火精在这儿。只是这缕,怎么觉着少了许多去,不似当日斗法之时那样。”

    “莫不是有人偷取?”

    几个都转头看向说话的,“呃,我也只是觉得理不清去,才这样说。”那说话的女修即时一愣,知道自己言语差错。筠阳有伤在身,几个自然将她围了护着。东西在鼎中,鼎在筠阳袋中。。。这话说的。

    “从即刻起,咱们几个都不再分离,时刻守了。”筠阳虽被这话说的有些生气,却也提醒了一点。既然弄不清去,至少几个不再走单。相互即是监督,万一将来追究,也是个清白的证明。

    “还是不在此地耽搁了,即日就去问那女童的事儿,一同回去。不行就此作罢。对了,此事,万万不可张扬对外。”

    无声无息,即使如那日的神秘人物,恐怕也会有些动静。说是被偷,又留下一道来,怎么可能?至于为何,却是如何也想不通去,只有回去如实禀了,再做定论了。

    心下却是不甚安宁,这处小小僻壤,太多蹊跷骇人的事儿!

    苏易却是不曾料想,正打算去找几位,一群女子竟然一个不拉寻到了屋里,连那日受伤的女子都跟了过来!更是如坠雾里,一群仙子涌了过来,这阵势,是要作甚?连李飞白也被引得过来观看,如此兴师动众,以为出了事去。这群人放在这里,还真是不好惹。

    待张嘴一说,还是囡囡的事。松了口气,却是看出,这群人恐怕是不会再等。顺意将意思一说,还担心一群人会嫌,不想筠阳一口答应下来。这倒好,再跟一个去,到时多个见证。

    “几位仙子,打算何时动身?”

    “你这里若是没什么交代,明日启程就好。”

    。。。

    “明日里,苏老伯就和囡囡,随那西梨的一起去了。他俩这一走,还不知何时转回。咱们。。。”

    “心里搁不下,还是就在近里守了吧。”李飞白忍不住一阵空落,压不下心底那一丝等归的祈望。只是没有想到,那几个西梨女修竟然就这样决定回去了,连伤都未好,如此急切。连着此地,就两个熟识的,也一并去了。。。“我去跟苏老伯言语一声,这一去,恐怕更需时日,再见也难了。”

    “唉。”陶红儿叹息一声,望着身侧山岭,只是出神。

    是日黄昏,两个无意。踱至一侧山巅,四下随望。

    生而来之皆过往,几处着意,是随缘走,不舍初心。凉风里,枝影横斜,一对身影,衣袂轻摇。展目去,浓淡层叠,万峰无际。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