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长生觅 > 第五十三章 再变
    “金贼束手!”李飞白疾驰而至,正看见万钧满嘴是血,双目无神,一脸煞白的站在那里。身后的法相业已隐去,先前被那金姓修士硬生生逼出来,内里三藏皆是受损。而后又险险避过那厮一记擒拿,这时,那苏老汉和陶红儿才急急赶至,抬手阻了过去。

    只见万钧此刻,杵着棒子,浑身颤抖摇晃,“呼次呼次”重重喘息着,却死死不肯倒地。李飞白心里猛地一揪,何时见猴子这样惨过!

    “猴子!还不速退!”万钧抬眼一瞄李飞白,面上也做不出什么表情,就想张嘴去接话,憋不住一口鲜血涌出。。。

    金贼该死!火往上涌,胸中顿时气血翻腾而起。手下急掐了诀,一声暴喝,“天阙!”霎时,空中黑剑忽地涨起,一丈多长,若铁铸门板一般,也不管那金姓修士比自己境界高出许多,也无心去讲什么技巧,一股脑地砸过去!

    苏易与陶红儿一看这架势,本已疲惫的的心劲儿又提了起来,先前怎么也料不到,这厮如此难以对付。法力精纯不说,那黑爪灵动,忽大忽小,连扣带勾,还散着隐隐灼热,连苏易这本是修习火法的都有些耐不住去。陶红儿更是才上来,就有些不支。先前那厮一见了法相,更是如疯魔了一般,一边施法,一边嘴里狂叫不止,癫狂不可靠近。

    “当!”一声巨响,灵剑被磕得倒飞,黑爪却也失了气势。

    “天阙!”顺手召回,李飞白已是愤怒冲霄,不管不顾,“霍!”又直直劈了过去。

    “当!”又是磕翻出去。再来。。。

    “快!速速拿下这厮!”

    正值几个拼力之时,筠阳一行疾疾御至,也不搭话,立时周遭围了起来。

    “我助诸位拿下这厮!”筠阳大喝一声,手中早已召出灵剑,御剑就打,一手却是唤出一道近乎透明的丝索来,握在手中,只等伺机而发。

    “哈哈哈。。。宵小之徒,都来叫嚣!”金姓修士突见又蹿出一群,莺莺燕燕,手下却一点都不含糊,眉头一皱。嘴上叫着,脸上却是有些肉拧。妈的,多少岁月了,今日竟然被一群乳臭未干的小子弄得束手束脚,啊啊啊!

    看看那边的猴子,手下越发快了起来,一柄黑爪,如游影一般,“呼呼”左突右打,来回穿梭翻飞。眨眼之间,满空幻影重重。

    情急之下,突地不知从哪儿蹦出来一拨人来,微愣之下,李飞白几个也顾不得多问什么。来人一出手,一队都是剑修,压力骤减。

    小小山谷中,幻影叠叠,各色法宝纷飞乱射,一时间,阴阳倒错,天昏地暗!那金姓修士深陷重围,以一敌众,宛如天将一般。哪里像是一名还未筑基的修士!

    “而今有人来助,耗了这厮,能生擒这厮最好。”先前一番交手,真是有些出乎意料的勇猛难缠,几个连能否真的赢过这厮都不敢想,现今来了一队帮手,才敢提起这事儿。

    “自然,却需跟那边打声招呼。”苏易侧目看一眼陶红儿,点头应声,“克阴魔,这厮却是天下一等的正主!”如今多了一群人合力,倒是真有几分把握。

    陶红儿听得两个的话,如今却是能腾出手来。一面将巨针御了,顺手召出方巾。手一甩,凝成绳索,只待时机。

    “几位道友,还望能携手制住这厮,却是我们急需之物。先谢过诸位了!”弄不清来者何意,只见一个个如出水芙蓉,一脸正气,想来也不是恶人。这时候,哪有时间委婉辗转,李飞白对着那边的筠阳直接道出情由。

    “。。。”怎么出这样状况。。。筠阳几个一听,心底一咯噔,手下不缓,却是微微蹙紧了眉头。

    “小儿,想拿住你家爷爷,哈哈哈!”

    还未待筠阳迟疑如何回话,中间金姓修士听了这话,一阵狂笑!突地气势再提,一手运爪不停,一手几指一翻,眨眼,召出一道凝练红芒。如有灵性,方寸之间,上下穿行游动,立时将四周空间炙得扭曲不已。

    手下轻轻一甩,那红芒“忽”地见风就长,火链一般缠上了黑爪。“呼”地一圈划过,这黑爪之威更盛,那股热力,烤得一众慌忙后撤,大骇之下,更是认定,这厮,恐怕真是身具了那传说的血脉!单凭修习火法,就这样的修为,一众人围了,哪得还有如此逼人的威势?

    提气护体,众人正要复起围势,金姓修士突地将红芒旋绕,灼浪逼人的黑爪往前一打,迫开两边,身形虚晃,“嗖!”直冲了出去。正是那边喘息的万钧方向。

    “不好!”一众人等惊呼,这一蹿出去,凭他一身难以揣摩的本事,哪还是好弄的!

    “嗖!嗖!”两声,却是陶红儿和筠阳两个,一直忖着机会,最先回过神来。两道索如电闪一般,急打过去!“呀!”那厮一晃措不及防,被缠了半身,“咕咚”坠落下来,正在万钧近前。

    “鸟人,你飞不动啦!”万钧缓了一阵,方才的一切,尽落眼底,心里明白得紧,抓了这厮才是正题!而今被绑了落在眼前,看你还怎么威风!提棒就行了过来。

    “哼!”眼见后面又追过来,金姓修士一丝冷笑,张嘴一吸,“倏”地将那道红芒吸入腹中,“无知小儿!妄想!”浑身气息一变,轰然,法相骤起!

    “不好!”

    “万钧小心!”

    随着法相一展,金姓修士身遭如磁石一般,四下灵力急聚如陷,转眼,周身变得犹如一块红光透射的火炭,周身火烟缭绕,双目如炬,仿若火狱魔神出世!

    陶红儿,筠阳顿时吃紧,直觉得自己连索的神识如被烙了,哪还控得住去!几个过去的,更是不能近身,急忙将罡气竖起。

    “想跑!”万钧也是一阵错愕,不想这厮这么难缠,手段更是惊天动地。离得最近,顿时灼得要冒出烟来!却是不愿退去。“法相?那就拼拼,爷爷也有!”“轰!”地一声也放了出来。

    两厢抗了,压力骤减,一步步往前。

    后面筠阳一众看了,心底暗暗吃惊。方才只是远远看见,一心都在那火精的事儿上,未曾细究。而今近里对上,这厮竟然能与金乌法相抗衡!这又是什么?却是猜不出来。这次出来,还真是眼界大开,竟然能碰上这样的场面。恐怕说出去都没几个会信!

    “开!”眼见对面的猴子越走越近,金姓修士突地大喝一声,“嘭!嘭!”两声,身上两道索霎时都崩了去!陶红儿脸色一变,身形一晃,险些跌倒,嘴角立时沁血。筠阳闷哼一声,心念急转,迅疾盘坐,两手掐诀如飞。

    “休逃!”余下众人手中家什都运足打了过去,只见那厮法相一震,却不是欲走。

    “嗖”地凌空跃起,躲过众人攻击。身在空中,双臂一展,长衫衣袖呼咧咧一阵抽动,身影一幻,竟然渐渐隐入了身后的法相之中!

    忽地!天地一震。几丈高大的金乌法相突地巨翅一扇,活了过来!身影急错。那般巨大,却嗖地闪出如电,三爪盖顶抓下,直取万钧。

    “万钧危险!速退!”

    见那厮法相加身,万钧却是胸中气涨,眼中精芒直闪。退?怎能退!

    此情此境,豪气干云,脑中灵光电闪,这个法相化身,我也会!长啸一声,四下山摇水倒!暗光一闪,丈多巨猴法相融为活体,挺身扑上。两尊魔神一般身影,扭打一处,霎时,地震天翻,乱石飞射!

    “不行,万钧怎敌的过这厮!”

    李飞白,陶红儿在一旁焦急万分。那厮的法相幻身,足足大出万钧两倍去!饶是这暗金巨猴力大,却是不支。。。不过几下,就被那金乌的巨爪掀翻开去,砸得地动山摇!“猴子!不可硬拼!”眼下情形,几个凝神御器,却收效甚微。

    只盼那法相幻身也是时效不长才好!猴子可得顶住这一刻!

    。。。

    “嗡。。。”李飞白与陶红儿,苏易正在这边焦急冒汗,侧里,突地一声轻音响起,几个听了,由不住心下一片清明。

    转眼之间,一圈青色光华如云似波,缓缓荡漾开来,中正平和。所过之处,祥瑞气涌,空中之气,恍恍忽宛若绽莲。一股扑鼻药香,弥漫而出,令人气定神宁。一时间,竟然盖过了那边的天翻地覆!

    几个惊诧之下,扭头一看,后面那名领头的女修,盘坐如画,手中掐诀翻花。身前,一尊古朴的药鼎,清韵四溢,流光环环,盘旋而起。

    “去!”只见那女修手举一指,一道淡青光芒自鼎中射出,落在正扭打一起的两个法相幻身上。

    这是。。。李飞白几个看得出神,不明所以。正自诧异,只见万钧两个的身形被青芒笼了,偌大的身躯,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渐渐化小了去!随着这边的繁复手诀,被那道青芒就这样拘了过来,顺着那淡淡光芒回收,缓缓往鼎中坠去。。。

    李飞白几个,面面相觑,这是何方神物!

    却是连万钧也弄了进去,这如何使得?却不知如何应对才好。

    “哼!”突地,凭空一声闷哼响起,四周空气若凝,一干人都定在当场,再不能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