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长生觅 > 第五十二章 惊变
    抬手料理了剩下愣神的两个,也不去管地上残喘的啰猪,陶红儿顾不得身心俱疲,急冲到李飞白身侧,仔细一探,身上好好的,却不是打斗的伤害,稍缓了一口气。

    “这是怎么了?”万钧急跑过来,适才乱斗,只见最后的黑芒一闪,却真不知道前面什么情况。一看,却只是昏迷不醒。

    “应是无有大碍,看他无甚异样,只是昏迷,像是神识困顿所致,恐怕还是刚才那一剑所至。赶紧先弄回去,歇息了再看。”

    “适才那剑,倒是真了不得。这厮,早有这本事也不用。。。”

    “休得胡说,适才那一剑,精妙绝伦,分明就是偶有所悟,你以为说来就来了?还不快些背他回去。”

    “陶姑娘说的对,与乱战之中得悟,本就极其惊险,更不是想有就有的。由此看来,飞白平日里,必是醉心御剑之道,揣摩体悟不妥,才是一遭开悟之基。”

    一边说着,也不敢耽搁,万钧扛着李飞白,陶红儿在前,苏易缀后。急急赶回了歇息地去。

    “师姐。。。师姐!”

    “嗯?”筠阳看着瞬间倒了一地的啰猪,还在走神,“哦,咱们也走。今日竟然一下斩去那许多的猪妖,看来,再有下次,洞中必然会有动静。倒是奇了,外面打成这样,猪妖也死得所剩无几,里面竟然不管不顾?”嘴里嘀咕着疑问,却也未怎么放在心上。不顾就不顾,来日总有露头的时候,自己这边不动一丝一毫才好。

    观了这几个整整一日的时光,也不像是难相与的人。若是最终胜出,这借地收取火精之事,想必不会推辞。

    “云淑可曾回来?”

    “尚未归来,不过,待看到那几个回去了,必然返回。”

    “嗯,给她传个讯去,只要女娃无事,还回昨夜之所。”

    “师姐总是惦记那女娃做甚?”

    “倒不是临时起意。。。来时,师尊交代,看有机灵,心思纯净的小童,让招个回去呢。”

    “嘿嘿,那感情好,这女娃儿,长得瓷人儿似的。端是喜人。”

    “只是不知人家爷爷舍不舍得呢。”

    “我看差不离,别的,他哪儿求去?这些妖人,整日里都是打打杀杀,哪抵得咱们那里清闲修炼。”

    筠阳却是未再插话,清闲倒是有的。师尊,姑姑们怎么想的,无非也就是一时兴起。或许是看上妖人寿长些个?却不是真的放下成见,想扯上什么关系去吧。

    闲时曾经听说,昔年观中立有圣女,就是恋上妖人,被镇压废了。若真是放下,何至于此?似乎后来听说那妖人乃是出自隐世的昆虚,又掉头去找。。。这说法也不知是真是假,竟然弄出那样打脸的事儿?打那以后,就再也未有过什么圣女一说,不正是避当年的嫌讳。人妖毕竟有别,旁的宗门,从未有过这样做的。而今弄什么侍童,这事,谁说得上好坏去,走一场罢了,怎么说怎么做。

    。。。。。。

    “醒了。”

    “红儿,呃。。。”李飞白刚刚起身,却是依旧头昏难耐。

    “先躺下歇着吧。”

    “飞白醒了?”

    “我,这是多久过去了?”

    “一日而已。小兄弟,觉得怎样了?”

    “倒也无旁的,就是昏沉的很。”想起自己乱斗时候的那剑,定是神识不济,强自发了所致,“那些啰猪最后怎样?”

    “呵呵,小兄弟那惊艳一剑,几乎全灭了去,余下几个,也是重伤,还真是神来之剑!”

    “当时也是情急之下勉强为之,现在再想,恐怕也是使不出来。。。”

    “乱中顿悟,还是厚积薄发。而今有此一感,何愁今后。”

    “这后面该如何去,我却是拖了后退。。。”

    “这两轮下来,就去了二十多个,剩下的了了,就是过去,恐怕那诱敌的法子也行不通了。早惊得不敢再出来了。你只管好好养息。我与陶姑娘已有商议,待你好了,咱们就不必避讳什么,只管去袭扰就是,能灭几个是几个。届时那金魔肯定耐不住出来。恐怕下次,就是对决之时了。”

    也只能如此,原先打算,三三两两引了,却未想这事儿来得如此之快,竟然两下就成了这样。以啰猪的性子,必然惊心得很,再有下次,十有八九,也就是最终一战。

    “倒是有一事一直不明,那金魔既然指望啰猪看守,若说第一次措手不及,第二次弄成那样,为何不见那厮出面?”

    “我也奇怪这个呢。也不知那厮与啰猪到底弄的什么勾当,如此看来,却是根本未把那些家伙放在心上。只是,不论如何,灭了啰猪,对他也是一点好处没有啊。”苏老汉也是想不透这间的道理,“那厮从来到这里,就神神秘秘的,谁知道到底在想些什么?”

    未得解惑,李飞白撂下疑问,又倒头下去。不管怎样,下回自见分晓。

    转眼又是一日,终于无恙。

    “此次过去,那金魔必定出手。飞白兄弟飞剑灵动,到时先引了那些个啰猪去。我与陶姑娘两个去斗那金魔。”

    “飞白明白,成败在此一举,定会竭力!”

    。。。

    “来了,来了!速去禀了!”

    此次啰猪们,早早警觉。果不其然,寥寥几个哪还出来。也不叫嚣,勾头就麻溜的直接往洞里禀了去。

    李飞白几个一看,还说什么,飞剑,巨针“嗖”地御出,上来就打。

    “哼,跑就跑了,我不找你,还来送死。别愣着,一起上去!”洞中修士疾驰而出,手中亮出一杆乌黑油亮的利爪,“解决了几个,火法即刻传了你们。”说着,运法一催,黑爪长起桌面大来,“嗖”地朝苏易打去,带起一片暗影,却腾起一股灼热来。“纳命!”

    “小心!”这来势不可小觑!在此那许久,苏易却是头次见这厮使出法宝,竟然如此怪异,忽忽也无火焰,飙射之际却带起一股逼人的热力来!声势骇人。惊醒一声,急急提了法力,也是一阵热浪凝起,侧让不及,迅疾拍了出去。

    陶红儿这边犹自被两个啰猪阻了,万钧抡起棒子,直冲了过去,“什么玩意儿!鸟人?”

    金姓修士突地脸上一抽,低头去看猴子,手下一顿,爪子去势缓了一缓。“轰”两厢击在一处,顿时炙热排空,苏易身形连晃,险险止住,那边的修士却是动都未动,还在愣神看着万钧。突地,黑爪一招,翻回来,直朝着万钧扣去。

    逮空喘了一口,苏易心中一震,这厮,也不知是怎么修的,看起来修为相错不多,法力竟然如此精纯,真不好对付。扭头见他都将注意投在了万钧身上,却未再击来?正好!身形往边上一错,侧里击去。

    万钧哪会畏惧什么,眼见那黑爪夹着热风到了面前,挥棒就是一记硬挡。“哎呀!”

    “当”地一下,一声惊呼!手下传来巨震,登时要抓不住棒子,身形“呼”地倒翻而去。旁侧几个还没反应过来,已是直直打飞了村外去!只听外面一阵咕隆翻滚,“呸!呸!”吐个不停。

    一切只在电闪雷鸣之际,那金姓修士转身腾手,正截下苏易一击,反手一爪,逼退回去。苏易正欲提气再来,只见那金姓修士竟然不再理会,转身径直追着万钧而去。

    这是怎么回事儿?“纳命来!”顺手拍了旁边的啰猪,替陶红儿解了手,两个急急追了出去。

    “这厮竟然是魂体凝成?却似有恙。”侧里旁观的筠阳在那里看了,也是奇怪,洞里竟然出来这么个怪物。

    “师姐。”

    “暂且观了,我看那些个看守猪妖,未出全力,一个书生乱窜,竟然就牵住了。指不定一会儿怎样呢。”

    突地,村子所在山谷,整片空间灵力一颤,众人不由一阵心悸!怎么!未待众人反应过来,只觉村外灵力一聚,瞬时,一片暗红带金的幽光闪过,四下仿若天色无光,一片焦灼之气顿时弥漫开来!

    空中,凝起一道法相!不是甚显,略略恍惚,却直逼得众人侧目!一只巨鸟,三足张扬!

    “法相?那是法相!”

    “三足巨鸟?”

    “这是传说的金乌?”

    “姐妹们,速去,这个定要拿了!”愣神片刻,这边几个却是一下惊醒过来。怎么也想不到,竟然遇有这等传说之物的法相!即便本体不是金乌,也必有同宗血脉,擒下这个,擒了它,还愁什么火精!

    “快!”这等机缘,梦里难求!

    不好!李飞白这里,缠着啰猪,却也看到那修士直奔万钧而去,突地冒出一尊法相!危矣!这厮,竟然不管不顾就朝万钧去了,还弄出个法相出来!

    丢下啰猪,就往那边驰去。咦?这,这是什么玩意儿?金乌?金乌!真有这等传说之物!阳火之祖,这这这。。。一时找不出言语来,得了这个,红儿的阴魔真气岂不是迎刃而解!

    几下里都往村外法相疾驰而去,留下一众啰猪,愣在当场。

    “轰”空中再一阵颤栗,灵力骤卷,又一尊法相显空,正是万钧那尊顶天立地的暗金猴像,在对面逼压之下,迸了出来。

    “哈哈哈!果然身具法相!天赐机缘,天自佑我!”那修士显像,逼出万钧,哪还在意其他。有这个吞了,抵我无数修行!

    。。。。。。

    远处林里,一道沉思身影猛地一震,抬头略一凝眉,一晃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