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长生觅 > 第五十一章 倏忽一剑
    草草收拾了战场,几个就地调息。这一场,没有什么持久消耗,只是神识紧绷,略显疲惫罢了。舒缓些个就好。

    方才的一通乱斗,全占着突袭的先机,得势就揪着不放。几个啰猪一上来就死的死,倒的倒,疲于应付。若真是两方对阵,即便有苏老汉修为高些,恐怕也不至于这样迅雷不及掩耳就解决了。少不了手忙脚乱一阵。

    一来就料理了十个猪妖,还真是超出了几个的预料。

    “这二轮过去,那边定会有所警醒,恐怕不会再这般顺畅了。”

    “届时苏老伯上去,只管扰一下就走,但护得自己周全,不必恋战,跑了就是。”

    “这次那些啰猪,只怕不会还像追陶姑娘时候那样,只追不打了。。。”苏老汉沉吟一下,“我自来把握吧。莫忘了,我是偷跑的。那些啰猪还背着那金魔之令,指望我寻熔流主脉来着。”

    李飞白几个一怔,相互看看,想想方才也是。。。也只有是看见美女,才会毫无顾忌,也不出手,就那样傻乎乎跟出来了。心底都是一沉。

    苏老汉看几个明白了这理,一摆手,“也无妨,只是这退时,恐有纠缠,走不了那般利索,引得费力些罢了。只要出来,还需雷霆一击,速战速决。”

    “苏老伯还是顾好自己在先,若是真纠缠不休,万不可硬拼。回来再想他法也不迟。”

    “嗯。”苏老汉抚抚苏囡囡,“听哥哥姐姐的话,再不许偷跑!”

    “囡囡知道了。”看几个说话商量的语气不是那般轻松,苏囡囡重重点了点头。

    。。。

    这苏老儿一露头,啰猪那里立时炸开了锅!立时被四下里齐齐瞄上。

    “苏易!抓住他!”

    “苏老头,还敢回来,跑不了你!”

    “活的,要活的。死了还有个屁用!”

    。。。

    后面李飞白几个一看这情形,还真是比想的还要不堪。。。不禁拧眉,暗暗担忧。

    根本不等说话,四下里“嗖!嗖!嗖!”地蹿了过来,还未及苏老汉身侧,远远的凝了法力就打,甚至有的将手里的刀都甩了过来!

    不好,这苏老儿竟然会被啰猪们如此看重,上来就一忽隆乱打!别说留手诱敌,苏老汉才抬手挡开几下里的攻击,一眨眼,竟然已是身陷重围之中!李飞白几个顿时变了颜色。再不去救,苏老汉此次想全身而退恐怕都难。

    “爷爷!”李飞白一把按下就要蹿出去的囡囡,“囡囡莫急,我去搭救。”

    “我去!”万钧“当”地一声,忽地拎棒站了起来。

    “不可!”李飞白伸手一拽,“这不是逞勇的时候!我的飞剑灵便的多,你们且在此候了,我过去也不恋战,只求解围脱身就好。”

    “飞白小心。。。”

    说着,足下运法,疾驰而去。

    “这几个恐怕难了。。。”筠阳在暗中看了,不禁也提了心。只看那边老者上前,也是未料到上去就是纠缠不清。唉,看形势,指不定又是一场混战,却不会再像方才那样顺意了。也不知洞里有些什么,会是什么反应。

    “妹妹们看紧了,指不定一会儿有什么状况。”筠阳低声交代一句,眼直瞅着阵中。

    “老伯,我来也!”

    李飞白疾驰之下,手里已是不停,掐诀将剑御了出去。

    “助我掠了前面几个,速退!”

    “苏老头还找了帮手,截住他!”

    “都围上!都围上!”

    。。。

    才交上两手,立时几只啰猪分出,朝李飞白围了过来。

    就是此时。李飞白见苏老汉那边压力一减,低喝一声,“苏老伯,快走!”法力提起,身往后掠,躲过一轮,手中灵剑却是拖着暗芒,一片横扫过去。苏易会意,也不搭话,两掌一拍,也是一同打了出去,灼浪,暗影,各自排开一半。两个身前立时闪出一片空当,斜视一眼,两道身影“嗖!嗖!”往后急退。

    “追!”

    一群啰猪,拧身急缀而来。呼啦一片前呼后拥,一时也辨不出多少去。

    陶红儿,万钧这里,手下都捏出了汗。这阵势。。。上来就是乱打,根本缓不过手。一会儿一同冲出去,恐怕也是难以周全了。

    “囡囡,你速退去,回去昨日隐身地方。切切!”

    苏囡囡面上焦急,却明白此时自己在这里,只是几个的累赘,不敢违逆。两眼盯着阵前,看爷爷和李飞白离了包围,且占且退,心下稍缓,也不迟疑,大弓往肩上一背,掉头就跑。

    “师姐,那边的女娃跑了。”

    “哦?”筠阳只顾盯着这里的追打,却未留意,“云淑,你跟过去。莫要惊她。”

    。。。

    “逃了?”熔洞中,面色泛白的修士起了身,正欲出洞,复又转回坐下,“折腾去吧。妈的,弄不好,还得换个地方。。。这儿却是可惜了。。。”左右看看,盘膝坐下。

    今时不同往日,这般缓慢的恢复,要到哪年哪月去了!却不是冒然露脸的时候,唉。。。可恼那厮,都是旧识,竟然下手如此狠辣。莫让我修好了,哼!

    不过须臾,乱哄哄一群就近了万钧和陶红儿的藏身之地。

    “等下过来,咱们冲他侧翼,先乱了他的气势,再往前去汇合。能战就战,不成就逃。你可莫要热了脑子。”

    “嗯,万钧明白。”

    “走!”两个御身而出,万钧将棒子抡圆了,朝着侧里就是横扫。陶红儿将巨针御了,直刺其一。

    “有埋伏!”

    前面苏易和李飞白看了,也掉过头來,抬手就打。只是此次,哪个心里也都没底,是拼命,还是阻一阵再逃。。。也只能战过再看了!

    “小友注意,此次啰猪众多,上来就纠缠不清。莫等他们结阵放出音波来,实在难以应对,就赶紧招呼他两个,速速退了。”

    “明白。”

    苏易错身挡在了前面,耐不住对面啰猪,虽是修为不够,参差不齐,联手之下,却是声势非常。李飞白两个全力施为,也只是堪堪顶住七八个,后面的又侧里绕了上来。

    后面陶红儿两个那里,先时打翻了两个,却也是扭脸就陷入了缠斗。

    “今日不可力战,速速唤了他俩!”

    “万钧,速速过去汇合!”陶红儿扭脸一瞅,这猴子只仗着一身是胆,横冲直撞。奈何猪妖势重,这一阵儿,已懂迎让,渐渐打出了章法。身在围中,那般蛮打却是吃了大亏,身上挨的越来越多。“快。莫在此恋战!”

    啰猪虽然不是多么灵光,却不傻。见前面的难打,后面的势弱,立时又转上来俩。

    “姐姐过去,我来断后。”万钧觉出不对,只把棒子一通横扫,不让近身,且战且退,却是始终摆脱不开,举步维艰。

    如此耗着,怎生是好!

    。。。

    “师姐,恐怕几个坚持不下多久,却也不愿单独逃了。咱们。。。”西梨的一群人,侧里旁观,瞧得清楚。那几个阵里的,这般打下去,哪能维持多久?必然出事儿。

    “随时准备着,待会儿几个出了状况,咱们即刻出去,莫让出了性命。”

    陶红儿两个被死死拉住,自己这边被缠上的更多,鞭长莫及。啰猪们虽然受伤的不少,阵势一拖,左右呼应,进退之间得了喘息,自己这边却再难有一击奏效。

    苏易有意护在前面,挡了多数攻击,恐怕也撑不过太久。这般拼耗,想走都难!心念急转之际,却见后面的啰猪腾出手来,竟有结阵之象,不好!

    只有让啰猪的阵脚乱了,才有转机!苏老汉无有御器,眼下几个里,却是唯有自己能行。。。众多啰猪,而今又是胶着之中,盯得死死,一柄剑就这样打出去,就算伤得了一个两个,指不定半道就被打飞了去!

    却需一下乱了对方的阵脚,多伤几个才行。

    压了纷乱心神,李飞白在御剑中,试着将神识散出,拢了过去。亏得神识够强,又有过几次拼死的感悟。饶是如此,欲将这些啰猪各个锁定,哪是那般容易。

    神海中,那道紫幕星砂在凝神之下,缓缓亮起。。。一点,两点,三点。。。灭了!再来,一点,两点。。。五点。。。又灭!

    凝神,凝神。。。这般分心,实则大忌,却顾不了许多了!

    苏老汉突地察觉身边小子手下的剑少了几分凌厉,一看那神色,竟似不在眼前,恍惚飘然于外。这家伙,难不成这时候悟了?心下骇然,却是再度提了法力,左右支挡开去。

    多一个,再多一个。

    一点,两点。。。一点,两点,三点。。。十四点!紫幕之上,十四处光点,突兀醒目,宛如点珠,串成一线。

    再想去拢,却是受于神识,难增一分!

    也够了吧,以此解围无虞了。。。神色一肃,李飞白突地气息一变,似出尘天外,举手投足,若与天和。那道翻飞的剑影,往身遭一收,剑身暗芒,再次敛聚,不争不显。

    去!瞬时,神海光幕,十四点线倏然一闪。

    空中幽黑灵剑,宛有灵焉,脱出如矢,似穿珠引线,掠去,掠去,掠去。。。一道黑色幽芒,点点击破,流畅写意,游鱼一倏!

    忽。。。出此一击,李飞白却是突地一阵委顿,只知道没有虚发,连看一眼收效也撑不下,径直倒了下去。

    前面的啰猪,随着一剑穿过,定在那里,须臾,“扑通扑通。。。”栽了一地。。。

    苏易,陶红儿几个,还正提气运法,抡棒飞针。黑芒一闪,眼前的啰猪已没了反应,倒了下去!都是一愣。方才还正苦撑的一个乱场,眨眼横七竖八。唯余两个活的,顿时傻了眼,哪有再战之力?

    “飞白!”

    “小兄弟!”

    观战的筠阳几个,自李飞白气息一转,就觉得此子神飞,也未在意。倏忽一剑,霎时让一群人半晌呆立。

    “此子一剑,宛如神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