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长生觅 > 第五十章 一场混战
    李飞白执意,苏老汉自然感恩接受。

    凭了他自个儿,说是要去救族人,其实哪有什么好法?倒是抵死一拼的想法多些,要不也不会早早就计划着将孙女先送走。能得眼前的几个相助,这事儿,还说不定就真行得完满了。

    眼下,就等弄好了两个了。尤其是这苏老汉,受了法禁,看斗法之时表现,此刻也就是比李飞白略强些的样子。若不将他先解了,就算是再有热血,去了怕也是难有作为。

    万钧所伤,神识震荡。这个却没什么惯常的丹药来用。几个身上本来就没有几样,翻了几下,也只有几颗不知是什么时候剩下的清心丹,平日里针对无法平心入静的辅助东西。聊胜于无吧。万钧也没那许多的讲究,直接服下,闷不吭声,在那里死扛头痛。

    李飞白和陶红儿又投向苏老汉,见他点头,运气于掌,搭脉探查。

    果然如苏老汉所言,体内的法禁,确是简单,没有什么繁复的弯绕,只是几点精纯无比的火灵力占了神桥主枢之窍。在苏老汉的指引下试着触碰,并不严谨,倒想是随手设下的。

    反而是这一点火灵之力,真是非比寻常,丝丝几缕不显,灼灼之意,竟然让而今的李飞白都有些忌惮!

    撤了法力,抬眼一看,正见陶红儿也在那里皱眉。“红儿也在奇怪?也不知这厮是天生的异种还是修炼了什么特殊的火法。。。”

    “却不是这。。。”陶红儿低了头,怔了一会儿,“适才。。。我体内的魔气竟然有些反应。”

    竟有这事儿!真是意外。

    李飞白禁不住一喜。自己的想法,却是被那天曜晶给带偏了,只想着连这冠绝天下的天曜晶都无甚大用,对于其他的火灵力,再不敢奢望,倒不曾往这上面去想。不想竟然从这儿下来了!世事一饮一啄,果然不是人力可揣的!

    本来没什么想法,只是一股侠气挺着,欲伸正义。这样,不管这姓金的到底是什么原因,更是不能放过了!

    “苏老伯,这一缕火灵力驱出,还请能交与在下,正有大用!”

    “这有何不可?”苏老汉听得两个的对话,看看陶红儿,“不知姑娘有何不妥,老汉也是修习火法,不知可否帮上?”

    “谢过老伯了,我所染魔气,颇为特别,却是须得正好相克的才有用处。。。”

    “这金魔的火灵力有用?”

    “不是十分确定,却也有些感应。”

    “哈哈哈。。。如此正好!真是报应不爽。来日将那厮反拘了,抽了他的火精,让他也尝尝滋味去!”

    李飞白和陶红儿轻轻一笑,“老伯,还是先将你体内的那禁制解了吧。”

    “哦!正是。”

    。。。。。。

    “师姐,左右都探查了,就是这里的气息最强。”

    分散查找的两路姐妹汇拢,将定分尺又催法试了,确认无疑。只是,找到了地方,却让这队人发愁了。

    定分尺所指的,就是眼前的洞口,然而这熔洞入口,分明是一处兽居之地。虽然不大,正好堵上。

    若仅仅是这样,恐怕还自好说些。这一处稀稀拉拉,坐地不大的石砌村落里,而今各个面带愁容,暗中发出愠色。村子里外,看不出多少,三三两两的红鬣猪怪,手拿刀棍,洋洋意得,似是巡逻?

    “竟然赶上两处妖人打架。。。这倒是难办了。”筠阳一蹙眉,没想到会碰上这样的情景,“看样子,不是打打杀杀那样干脆解决的事儿,却是在这里看管。”

    “咱们去引出来几个试试?”

    “也不知道这里情况,引出几个来灭了倒不是大事,看样子,正头都在洞中,谁知道洞中又是什么情形。。。不急,先观察一阵,摸清眼前的情况再做决断。”安排几个退后,寻了隐蔽处,小心探望。

    幸得这次出来,催得不急,若不然,说不得还真得冲上去参搅去。

    “师姐快看。。。那边有修士过来。”

    “嗯?”筠阳一愣,“人妖在一起?咦?跟那书生走在一起的,不正是被看管的妖人?”

    “看他们鬼鬼祟祟的,怕不是过来打算救场的吧?”

    “正好,嘿嘿,赶紧打了了事。”

    “那边的几个修为,恐怕不好对付这许多的猪怪。”筠阳略略一观,“噤声,且看他们如何做法。”

    。。。。。。

    那日,陶红儿取那一缕火灵力一试,魔气退缩,果然有用!几个对那从未谋面的金姓修士更是势在必得。待万钧无恙,立时随了那苏老汉,朝这村子赶了过来。

    “这啰猪也不是善战之辈,平日里懒散惯了,小心些,隔一段引出几个来,应该不难。”

    “嗯,待会儿先行试试,出来的少了,就一哄而上解决了。出来的多了,万钧你绕至后方去,瞅空就打。总之,不要让他们聚拢了,轻易发出音波就是。”

    “到时往外多跑跑。”

    “红儿却是要多小心些。。。”李飞白扭头去,不禁抚了抚额头。

    村里啰猪尚有二三十,一哄而上自然不妥,只怕惊了洞中的那个。稳妥之计,几个想了这诱敌分歼之策。奈何苏老汉一提这啰猪的性子,李飞白几个都是不禁哑然。

    这啰猪,本事不大,好吃懒做还胆小好色。。。原本苏老伯倒是不错的人选,奈何那边人多势众,只怕苏老伯解了禁,一下上去就把那金姓修士给召了出来,如何应付得来?不用争抢,这首次的诱子,只能是陶红儿。。。

    “知道啦。。。”陶红儿瞥了一眼,捂嘴一笑。后面苏老汉“咳咳”两声。

    几个边走边议,渐渐行近,心思都在啰猪身上,却未察觉一侧还有修士隐着。

    寻了个地方隐了,陶红儿笑笑,大模大样地朝村子走去。

    “哪里来的女修?站住!那个!就是你,站住!”

    “啊!”陶红儿抬头瞄见个猪头,一惊惊呼,扭身就跑。

    “敢跑?给哥站住!”忽忽地就追出来两个。

    “再不站住,莫怪哥哥们不客气啦!”

    “小女子无意冒犯,还望高抬贵手。”陶红儿惊慌立定,深深一躬,“我这就退去,几位哥哥还是莫要为难了。。。”

    “谁让你退的!给哥哥过来,好好查验查验。。。嘿嘿。哎,小妞还跑!追!追!”旁边一队啰猪听到动静,一看绝色女子,哪甘落后,呼啦一下,跟着冲了上来。这倒好,前后一下冲出来十个!

    “万钧,稍后我们在前面迎敌,你只管在后面偷袭。”李飞白也一下被这阵势下了一跳,这。。。也来得太多了点。。。

    “嘿嘿,一下出去十个,有的好看了。”筠阳几个在暗里看了,不禁有些好笑,看那些猪妖腆着脸的贱样,又恨得牙痒,“等等看着,若是这边真正不敌,出手救下,也好问清里面的情况。”

    “师姐,你看,那边后面还有一个女娃。在偷偷缀着呢。”

    “哦?”筠阳转头一看,可不正是苏囡囡,正在后面偷偷往这边张望,斜挎一张大弓,后背背着满满一壶箭矢。圆嘟嘟的嫩脸,凝眉窥视。

    呀!如此可爱,圆圆脸蛋白中透粉,两只眼溜溜有神。小嘴轻撅,凝神看着这阵势,还不惊慌。。。这不正是师尊要找的童子!简直是天作的啊!

    “待会儿注意,一定不要伤了这个女娃儿。”

    陶红儿不紧不慢一路退去,后面一堆猪妖,乱哄哄紧追,未过多久,就绕过几处低丘茂林。暗里一侧,李飞白几个紧紧吊着,一侧是偷跑出来的苏囡囡,撒丫子飞奔。及至后面,又缀上一队千净观如蝶的女修。。。

    这阵势,还真是蔚为壮观。

    “差不多了!”苏老汉低声示意,身形一提,蹿了出去。尚在空中,手下即刻运法,一股灼热气浪,直朝啰猪后背轰去!李飞白御剑,直击侧里的一个,唯求出手奏效。万钧拎了棒子,也朝侧里的那个冲了过去,趁着此刻不提防,打一个少一个!

    旁边苏囡囡,追得气喘吁吁,此刻顿住,长出几口气,也取下肩上大弓,抽箭搭弦。

    “倒是果断。”筠阳摆手按下几个,隐入一侧林中。

    陶红儿转身一笑,玉手一扬,一道莹白之光,对着最近的一只激射而去。

    “还想动手?”

    “啊呀!小心!后面偷袭!”

    突袭之下措不及防,眨眼被苏老汉拍了三个倒地。李飞白万钧两个也是一击中的,放倒两个。手下不停,万钧朝地上弹起的补一棒子,扭身朝另三只横扫阻了。李飞白的剑,却是朝着前头扑向陶红儿的两个打去。

    上来就陷入混战。趁着猪妖未回过神来,几个不敢丝毫停手,一搅到底!

    “当当当!”万钧左右点开,对着眼前的一个一通硬砸撂倒。眼看旁边被苏老儿又抽翻一个,斜刺里冲过去,“嗵嗵!”补上两棒,打得地上尚未喘息醒神的当场震晕过去。突觉前面疾风袭来,正想后蹿翻躲,只听噗通一声没了动静,却是被李飞白绕回的剑割颈而过。。。

    乱!

    “这书生的剑,御使得真不了得!”筠阳不禁多看了几眼。于乱中穿梭,那神识的掌控精到,有些骇人!

    “呀!那边爬起来一个!前面女的危险了呢!”

    千净观的正在这边着急,一道箭矢“嗖”地射至,正中扑上去的啰猪后腰。“啊呀!”去势顿消。。。

    “轰轰!”

    “当当!”

    “嗖嗖!”

    一鼓作气,根本没有一刻停止喘息。哪有那种威仪堂堂的严阵以待,你来我往。只见不停的左右周旋,前后兼顾,见缝插针。。。倒是有个好处,直至最后,也没有一只啰猪腾出空来,使那音波。

    “呸!”万钧又踢一脚地下的啰猪,棒子一扬,“过瘾!再去,再去!”

    李飞白几个却是往外张望,“囡囡!还不出来!”

    “爷爷。。。”

    “我出了三箭,两箭都中了呢!”嚷着,小嘴儿撅起,埋了头,只在那里把张大弓死死拽住。

    “唉。。。万一哪个蹿出来,你还能抵挡?”抚抚囡囡的头,苏老汉哪说的出责备的话,“下次再有,躲在一边,万万不可冒然出手惹了注意。。。”

    “嗯!”重重点头,也不知是不是听在了心里。

    “咱们就这样吊着,且看下面再说。留意些那个女娃。莫要有什么差错。”经了方才的一战,对这几个却是有了信心,不妨看戏。看几个在那里抓紧调息,筠阳扭头吩咐,“若非万不得已,不必出手。待到洞中有了动静,几个真顶不住了,咱们再出去救急,到时也好落个人情。”

    “是!”

    。